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Royjay】回家

爱人这件事真让杰森感到无聊。


爱意是什么,泼洒的滚热的东西,坠落软弱的东西,十四行能够写出的浅薄的东西,能轻易拥有的,让人随便堆在一边的东西,让杰森感到烦、且闷的东西。


灼热的雨季和柔软的肉体相得益彰,杰森愿意把自己随便交给哪个人,熟悉的人。未必很多局限,手掌的纹路,汗湿的头发和俯压下来的温度足够交换。


他不需要很多接吻和温情,也不在意下一刻人生会走向哪条路,只要他把赤裸的肌肤按在砂砾的纹路上,海涛会带走他的渴望与祈求,然后他成了空壳,饱受磨难仍无坚不摧。


但很多人不让他称心如意,如果杰森叫他们滚开,他们会靠近,拿温热的手触碰他的脸颊。如果有什么液体滚落下来,那不是真的,只是一种应激反应,就像贝壳被撬开渗出盐水。他可能在流泪,但管他的,杰森愿意,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罗伊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他没有接。天气已经转冷,他的手指冰凉。杰森从未说过自己怕冷,他只是容易想起很久以前的冬天,他像个鬼魂,谁也不记得,谁都不在意,游荡在街上。那个时候他很冷,一点橘黄色的灯光,就让他容易想起火焰,一切温暖的东西。


他也试图回到过韦恩老宅,那个时候,灯火点亮每一个房间。他几乎能闻到敞亮房间的香气,欢笑声组成的甜品,他像个流浪儿一样彷徨的站在门口,身体肮脏,思想麻木。他的人生就如同现在,只能透过门缝中看见不属于他的温暖,雪花飘飞,电视声外泄,室内室外不同世界,他的世界寂静无声,而里面是不一样的,他走不进去。


他记不清楚了,可能是那时候受了伤,神志不太清明。他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出现在门口,像个傻瓜,让雪落了他全身。可能因为今天是圣诞节,他站了很久,心底隐秘的期望会有人来开门。他该怎么说呢?他想好了,他混沌的大脑居然能想的很清楚。


如果是阿尔弗雷德,他会什么都不说,没必要。如果是其他人,他会斗嘴,假装自己来这里是为了递交情报。但如果是布鲁斯,他什么都不会说,他会走。他走的远远的,什么都不说。但他为什么要把背影留给他呢?他来这里不是做逃兵的。


他想啊想,不知道过了多久,没人开门。他几乎被冻僵成雪人,一言不发。但突然,一股后冲的力量抱住了他,他被牢牢的捆住,牢牢的抱在怀里。身后的人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


“不,”他说,“不要这样。”


是罗伊。他抱住了杰森,他永不放手。他找到了他。


“你的家或许不在那里,”声音的主人哽咽道,“但我这里为你留存一席之地。”


杰森没有动。他干嘛要做出反应呢?有必要吗?


罗伊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围巾,带着自己的体温,围上了他的脖子。他把杰森的兜帽给他戴上,然后帮他把拉链拉好,拉起杰森的手,哈气。他自己也在冷的发抖,凑得过近,杰森几乎能看见他皮肤上因为寒冷而起的小颗粒。他捧住杰森的双手,再从口袋里拿出手套,替他戴上。


杰森还没说话,罗伊率先笑了。他总是喜欢这样笑,好像世界上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熊维尼。”他说,指着杰森的手套,“很可爱。”


杰森一言不发。


“好吧,你比它可爱。”罗伊叹气,“我能怎么办?你不就是仗着我爱你?”


“那就拿回去。”杰森突然别扭,“我不要你。”


“做不到,”罗伊说,“休想。”


他很开心看见杰森不再抗拒说话。他抱住了对方:“走吧,我们回家。”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