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蝙蝠侠】最失败的暗恋者 (逆序罗宾 )

#24无差。

#第一次写24和逆序 有点把握不了感情 ooc都是我的。



六月份的时候家庭迎来了新的孩子。


这个马戏团出身的男孩柔软天真,漂亮的脸蛋配上可爱的性格,几乎没有人不喜欢他。但杰森是个例外,他讨厌这个外来者。他并不是家里人自以为是猜测的那样喜欢唱反调,所以任何讨厌都是完全发自内心,不是伪装成愚蠢的斗士非要一较高下。


有些人生来都可以得到别人梦寐以求的东西,漫不经心让事情变得更加可恶。杰森不敢说自己是否心怀嫉妒,因为这只能让他显得更低劣。


他爱达米安。这是个让人嗤嗤发笑的念头,但它在杰森心底发了芽。他怎么会喜欢那个毫无趣味、死板沉闷的兄长呢?事实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果一切喜欢都有源头的话,他也不会在书上读到那么多求而不得的悲剧,他就像拿着勺子试图舀出大海里水流的人,历日已久也不能让爱意减少分毫。


他来到韦恩老宅的第一天,华丽耀眼的吊灯,金碧辉煌的墙壁显得像神殿一般高大,他,一个街头混混的下层男孩,成为大厅唯一的污点。前任罗宾提姆德雷克站在回廊楼梯上俯视他,杰森羞于承认自己因为这个眼神发抖。


他后退一步,撞到身后的人,这是达米安第一次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以某种意义上守护他的形象。没人认为达米安对他有什么不同,他甚至更加苛刻,但杰森是在污言秽语和暴力血腥中长大的男孩,他知道的比别人告诉他的更加清楚。


杰森抱着书,揉着眼睛从沙发上站起来。他看了一眼时钟,十一点了。

“这家里的人都到哪里去了?”他故意问的很模糊,掩盖真实想法,“夜生活很配哥谭啊?”

提姆端着咖啡从他身边路过,杰森瞪了他好一会儿,他才后知后觉的慢半拍说:“嗯?你在和我说话?”

杰森愤怒的捶了一下沙发靠背:“你能清醒一点吗?”

他的哥哥扫了一眼手表:“抱歉,现在不是我的清醒时间。”

“他们到哪里去了?”他决定直入主题。德雷克就是个蠢货,不能走迂回。

“你问的是迪克?”

迪克,多傻的名字啊。

“嗯,是吧。”他说。


他知道格雷森一直很黏着达米安,从他加入蝙蝠大家庭以来,十次有九次都在达米安身边,好像脱离大人监管就会被拐卖的儿童。而达米安对他的态度也很耐人寻味,相较于其他弟弟,他会黑着脸去敲赖床的迪克的房门,也愿意吃掉迪克乱甩出来的蔬菜,就算有韦恩式讽刺,也难以掩盖他喜欢这个新来的男孩的事实。杰森就是知道他喜欢他。

迪克去了哪里,达米安可能就在那。

这个事实让他的心发痛。


“可能去夜巡了,”提姆困得睁不开眼睛,“他们俩人就像新搭档。布鲁斯不在的时候,就他们一起行动。”

“他们不是新搭档。”杰森嘀咕,盯着自己的拖鞋。那是双小兔子的,达米安嘲讽它们幼稚但“可爱”的很配杰森,晕乎乎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就买了回来。

“随便你。反正他们在哪个城市的上空飘荡。”提姆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用手轻轻推了他的弟弟一把,“快睡吧,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课的吧?”

“你也是,早点睡。”杰森不情不愿的说,“我回房间了。”

他等不及提姆回答,夹着书跑上楼梯,差点摔一跤。杰森惊险的抓住楼梯扶手,把头趴在上面枕了一会儿,混乱的大脑变得清晰,发烫的脸颊贴在冰凉的金属上。

“我也要夜巡!”他突然回头大声朝提姆叫道,“我们为什么不去夜巡呢?”

提姆被吓了一跳,咖啡甩出杯沿,落到本来就一团糟的白T恤上。

“你在说什么?”他说,一边猛抽纸巾擦拭他的上衣,“你怎么想的?为什么你总有奇怪的想法?”

杰森做了个鬼脸。

“格雷森有搭档,我也应该有。”他说,“你得配合我,德雷克。”

提姆长吐一口气:“你们最近到底在竞争什么?”

“没。”

他的哥哥只是盯着他。好吧,德雷克总是全家最清醒的人。

“我不喜欢他。”杰森又盯着地面。

“看出来了,这有点明显。”提姆说,“因为什么?达米安?”

“没有。”

“别试图对我说谎。”

“你是谁?”杰森不爽道,“你干嘛摆出好像什么都懂的样子?”

“因为我是你哥哥,而且我真的什么都懂。”提姆大言不惭。

杰森撅嘴。

“那你猜猜我到底在竞争什么?”他挑衅道,“你猜的出来算我输。”

“你喜欢达米安?”提姆说,“小狗崽的喜欢。”


杰森甩上门,他趴在门板上听了一会儿,没有脚步声靠近他的房间。他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脸颊,发烫的过分,一定红了。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小跑回了房间,而提姆没有追上来质问他,这让他感到既庆幸又愤怒。

难道杰森的喜欢在别人眼里不值得一提吗?

他喜欢的可是达米安,他们的兄长,未来的蝙蝠侠。其他人不该感到奇怪震惊吗?

拜托,那是达米安韦恩,而提姆的语气就像这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杰森胸膛起伏,紧张而焦虑。在没开灯的黑暗中,他想了很多,但实际什么也没想。

也许他该看点书再睡,阅读让他平静。

他跑到床边掀起被角钻进去,伸出手扭开床头灯。灯光亮起的瞬间,他惊叫一声,差点从床上翻下去。

“你在干什么?”杰森大叫,一边推开对方的脸,“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迪克的蓝眼睛眨了几下。

“你把我的脸颊弄痛了,”他带着委屈道,“看,这里。”

他侧开脸,让杰森看到自己白皙的脸颊上留下粗暴的红痕。

“咬我啊。”杰森说,“是你先侵犯我的个人空间的。”

“你有好多书哦。”男孩装作没听见他的指控,从杰森的被窝里拉出一堆书,全是达米安送给他的或者他从达米安书柜里抢过来的,兴奋道,“好厉害!我以后也能像你这么厉害吗?”

“滚开。”

“不要。”迪克更加贴近他,“我觉得你对我有意见,我妈妈曾经说过,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就是成为好朋友。”

“我不会和你成为好朋友的。”

“那我们就从普通朋友做起吧?”他故作老成的说,“杰森,你觉得呢?”

“不怎么样!”杰森冷酷的说,“我要睡觉了。快走开。”

“可你刚才打开了灯,”迪克指出,“这说明你没打算立刻睡觉。”

“你干嘛不把观察力用在别的方面?”他烦躁的说,“我不欢迎你。就算芭芭拉,德雷克或是老家伙喜欢你的很,我都不会动摇。我就是讨厌你,也不会和你成为朋友,你快离开,要么我就揍你,我是青少年,青少年揍小孩算不上不公平。”

迪克沉默了,杰森以为他要愤恨的离开,但实际上,他只是撑着下巴凑近他。


“是因为达米安吗?”迪克突然说,“因为我黏着达米安?”

杰森没说话。

“如果是的话,”他咬着下唇,偷偷看了他一眼,“我发誓不会再这样频繁的缠着他了。”

一种烦躁的心情侵染上杰森的心房。

这家里的人都怎么了?

他同时感到酸涩和委屈,迪克才来到这个家一个月,然后他得到了杰森努力三年才能得到的东西,甚至更多。包括达米安的笑容和赞赏,这些都是迪克触手可及的,但对杰森不是。现在,迪克说他不会再缠着达米安,好像杰森得到的一切都是别人施舍给他的一样。

“不需要,”他可能想哭了,但这太丢人,杰森把自己的脸埋到枕头里大吼,“有多远滚多远,他才不是你的。你也没资格说这种话,你真让我恶心,新来的,滚开!”

迪克脸色为他的嫌恶的用词变得刷白,他黯淡的从杰森身边爬开。

他没抬起头,听见门开启又悄然闭合,懊悔替代愤恨爬上他的肩膀,将他压得难以喘气。杰森刚才到底对一个十岁小孩做了什么啊?


半夜的时候,杰森浑身是汗的惊醒,醒来的时候恍惚的以为自己还在那个充满酒精和垃圾腐烂味道的出租房里,他的母亲放声哭泣,将家暴后的痛苦发泄到他身上,全身都仿佛重新疼痛起来。

他重新扭开灯,橘黄色的暖光给他带来微薄的温暖。

“做噩梦了?”

是达米安的声音。风掀开窗帘,他坐在窗沿上。

“没有。”他吓了一跳,但不想让达米安看轻,强装作镇静。

“恐惧并不可耻,回避才是弱者。”他冷漠的抱肩说。

但达米安半夜三更出现在他的房间绝不是因为这个教育意义的原因。

“你和格雷森怎么了?”果然,他烦躁的问,好像不想掺和这件事,“隔着几个走廊都能听见他的哭声。今天晚上他推掉了夜巡说要给你准备礼物,如果大哭大闹算礼物的话,你有必要去隔壁房间拆一下。”

“你在质问我吗?”杰森不爽道,噩梦啊,格雷森啊,暗恋什么的快把他搞得神经暴躁了,“干嘛不去问他?”

达米安走近他的床沿,俯视他。

“你最近很不对劲。”他说,“耗子夜晚不再觅食,这正常吗?希望不要影响你的夜巡。”

“哦,耗子。”杰森重新躺回床,翻身背对他,“夜巡?我以为我已经没这资格了。”

“你在发脾气?”

“天哪,”杰森怼他,“你居然看出来了?”

达米安没兴趣盯着他的后脑勺说话,他伸手拉过杰森,将他翻身正对着他。

“很好,把这精神坚持下去。”他说,“说不定我会认真看待的。”

杰森有点没搞明白他在说什么。

达米安重新走到门边,拉开门,他烦躁的说,“为什么父亲自己不来管你们这群家伙?”

杰森朝他叫嚷:“去啊!去安慰你的乖宝宝格雷森去!”

达米安盯着他,一瞬间杰森以为自己什么情绪都被看穿了。


“希望你搞懂这点,”他突然说,“杰森。如果你能坚持到成年的话,我就接受。”

门缓慢的在他的面前关上了,杰森就像突然失去语言,脑子一片空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的意思是?不,真的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所以这家里的人都知道,他以为自己表现的没有那么明显?……

等等,达米安是答应他了吗?!……

他能睡着的,能睡着的,能睡着的!


“我觉得,我们还是得组个搭档。”早餐的时候,杰森盯着迪克对提姆说,“德雷克,你觉得这主意怎么样?”

“这主意不怎么样。”他的哥哥说,“看到你自己的黑眼圈了吗?你难道不是在说梦话?”


-end-


评论(11)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