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特权病患 08 (心理医生盾x双重人格冬 半AU)

前篇在这里

08.


史蒂夫曾经是个超级士兵。这个外号从入伍就开始跟随他,但他私心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个称号。他的一切突出的表现只是来源于他的刻苦训练,最开始的时候他只能跟在别人后面,到后来他甚至能比同期入伍的人多跑一圈。但往往人们不会注意你有多努力,他们只在意史蒂夫表现突出就像是天生的,他们可以嘲讽这是天赋,所以他们才不能比得上。

也是因为天赋是最不切实际的东西,他们可以鄙视一个天才,因为在别人眼里天才往往严重情感缺失。就像伦敦警局对福尔摩斯一样,他们不太喜欢这个沉默温和的小伙子。甚至因为他表面那些友好而更加排挤。

军营可不管你是否是个甜心。

要说错在一切的开头,史蒂夫就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他是半途被熟识的博士插进军营来的,而在这之前他甚至属于别人眼中将来成天坐在办公室,毫无作为轻轻松松赚取高额薪酬的“心理学博士”,他们认为他又是一个不知人间疾苦有背景的公子哥,尽管他完全不是这样。


就算史蒂夫生性乐观,但他也有点坚持不下来了。他可以自娱自乐,但是却烦于排挤的小伎俩。他甚至在攀爬训练的时候被人挤了下去,暂时跌断了腿,只能冷冷清清的待在房间里养伤。

遇见那个狙击手之前,他正一只手探在窗沿上喂麻雀。

冬天让这些小家伙无处觅食,在史蒂夫窗前叽叽喳喳。他的床头正靠在窗户边,久久不能入眠。他现在也只能靠睡觉来打发时间了。

他在床上翻身几圈,都无法摆脱这个声音。只好努力支起身体,从床头边的矮柜上拿起面包,掰成碎屑。史蒂夫费神的推开窗户,将面包屑洒在窗沿上,那些灰麻雀们立刻扑腾着翅膀来到他的窗前啄食。

他听见这些悦耳的鸟鸣声,头一回感受到难以言喻的满足与快乐。

  

他一连几天都和这些麻雀分享他的食物,直到有一天它们不再出现。他听见那些粗鲁的士兵嘲笑他是娘娘腔,说他们“好心帮他处理了这些烦人精”,在伤好的第一天,史蒂夫就和他们狠狠打了一架。他取得了胜利,但博士出现了,他说他是“逞一时之勇”,尽管他私下赞赏史蒂夫善良的内心,但为了表面上处罚史蒂夫将他的战友打的鼻青脸肿,他还是要回到他的房间关禁闭。

这次没有灰麻雀陪他了。

史蒂夫想象它们还在那里。他悄悄的模仿起麻雀的叫声,非常不像,作为一个初学者他有够糟糕。

突然他窗外传来笑声。

一个压低而听不清音色的声音混合着小雪含糊的说:“女士,你在学歌剧吗?”

他的措辞揶揄而不带恶意,史蒂夫还是有点羞恼,他反驳道:“那么你恐怕没有剧院门票。”刚刚说出口他就有点后悔了,他从未对陌生人如此没礼貌过。但对方显然不在意他的话,反而咳嗽笑着说:“因为我本来就不是观众。我是首席演奏家。”

他听见窗外静了静,一阵熟悉的鸟鸣声突然传来,仿佛真的有灰麻雀在他的窗边叽喳。

 “瞧,”然后那个声音说,“你得付给我演奏费了。”

他大笑,声音远去了。史蒂夫原本坐在床上,他蹭的站起来,跑到窗前。但是他只来得及看见一个被大雪压满头顶的棕发消瘦挺拔的背影,对方左一步右一步踏着雪小跑开了,他快活的像是雪中精灵。而他甚至没能看见对方的脸。


晚上的时候博士找到他,他带着酒坐在史蒂夫对面的床上:“我觉得你应该离开这个地方。”

史蒂夫没有碰他倒给他的红酒,他看向对方迟疑的问:“为什么?因为我不擅长处理关系?”

博士喝了一口酒才说:“现在不是世界大战时期了。世界已经变了,没有人能回到过去。如今的战争已经没有绝对的正义和平,而你,史蒂夫,你抱着绝对赤诚之心加入军队。我只是担心你有一天会怀疑自己身为军人的真正意义是什么。或许你的本职工作更能让你帮助别人。要知道,为世界搭一把手不只有这一种方式。做个好兵固然重要,做个好人同样关键。”

他把剩下的酒都留给了史蒂夫,离开了。留下史蒂夫自己思考。他认为史蒂夫会想明白的。

  

他陷入混乱,躺在床上。突然他的窗户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他吓了一跳。

几声鸟鸣先给他打了招呼。

一个混杂着感冒才有的沙哑声音说:“我认为你得付一定的责任,你这傻瓜。”

“蠢货。”他回嘴道,惊讶于自己突然变得伶牙俐齿。他本来以为对方只是再次学了鸟叫,但当一个小个头挤进房间,他看清正是一只灰麻雀的时候,他怔住了。

那只小家伙不怕生的蹦到他的手里,窗外的人抱怨说:“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只,好好养。现在感觉怎么样?”

他忍不住温柔的抚摸对方柔顺的羽毛,小家伙用它灰溜溜而明亮的眼眸注视着他。

一股暖意注入他的心房,史蒂夫只能说:“你对所有人都这么好的吗?”

窗外的人偷偷笑道:“不是的,当然不是。我只是习惯性的照顾伤心失意的小男孩。日行一善。”

史蒂夫无言以对。他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渴望想要看清楚这个帮助他的家伙。

他这次走到窗口,但立刻窗户被关上了。隔着厚厚的玻璃外面的声音模糊的说道:“我们没必要认识。你可以把我当做许愿精灵。”

史蒂夫被逗笑了:“可是我并没有许愿。”

“你的心真的没有吗?”对方说,“当然,可能没有。我也不清楚。”他声音有点无奈了,“为了捉住这只狡猾的麻雀,我都感冒了。”

史蒂夫的目光看向桌子上博士留给他的红酒:“或许我们可以喝一杯。”他真心诚意的说道。


“不,谢谢你的好心肠。”他听见对方说,“我可不想明天回到总部的时候醉醺醺的,我可是个顶级狙击手。提醒,别惹擦着烈红口红的女人。”他自己笑起来了。

史蒂夫也忍不住露出笑容。

他又说:“我其实很想和你成为朋友的,但是,如果这样,我们的友谊就会过快的蒙上离别的阴影了。”

史蒂夫承认他说的对。


对方将手贴在玻璃上,窗户雾蒙蒙的看不清楚脸,只有那双绿眼睛。史蒂夫也把手贴上去。

这个帮助他的陌生人暖洋洋的说:“加油。我相信你能成为一个好士兵。”

史蒂夫听见自己坚定的说:“我会的。”


但史蒂夫辜负了他的承诺。他没想到母亲过世的消息就这么传来,她是自杀的。一切都变的太快了。

他的母亲患有严重的抑郁,自从父亲身亡之后她的病情更加严重。而史蒂夫选择心理学也是有为母亲考虑的因素在里面,他草草的收拾了行李回到布鲁克林办理母亲的葬礼。而他也再也没有回到军队里来。他怨悔自己没能及时发现母亲的郁结,咬牙决定重新走回心理医生的道路。他对狙击手的承诺恐怕只有毁约了。正因为如此,他总感觉自己背叛了一段没有开启的友谊,并为此愧疚难当。

  

史蒂夫遮住眼睛。

他面前山姆安抚的看着他:“队长,我们都知道你是个很好的心理医生。你就像心理学上的好士兵,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履行了你的承诺。不必太过在意。”

而娜塔莎开着车,表情若有所思:“队长,你认识的是厄斯金博士?”

史蒂夫说:“是的。”

娜塔莎微笑道:“那么我知道你心心念念愧疚难堪的雪中精灵、许愿精灵是谁了。”

一个最可能的答案在史蒂夫的脑海里浮现,狙击手、棕发、绿眼睛。他低头看向腿上搁着的脑袋,后者半长的棕发散乱在他的腿上,眼睛紧紧闭着。

“他现在就在你怀里。”娜塔莎最后显然的几乎不算暗示着说。


所有情绪都涌入他的心房,他感到自己胸腔鼓鼓胀胀着充满着柔软的情绪,他终于忍不住低下头亲了亲巴基的额头,收紧怀抱。然后拿自己的手抚摸他的头发。“天哪,”史蒂夫说道,他罕见的语无伦次,“我到底错过你多少次?”


命运原来对他如此怜悯,曾经无数次把他的巴基推到他的身边。

好在这次他绝不会再错过对方。


好多错别字 吓得我改啊改

   

评论(1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