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特权病患 07 (心理医生盾x双重人格冬 半AU)



07.



史蒂夫很想和他理论一番,但是他们都知道现在的时机不对。门外逮捕他们的人还在试探。
他只好低声说:“我会找你谈谈的,一定会的。”此时的巴基什么也没说,他面无表情。史蒂夫忍不住猜测他可能在心底不屑一顾。
朗姆洛的声音响起,他用不耐烦的声音说:“反咬一口对你没有任何帮助。”

他们开始攻门了。感谢神盾局的安保,这扇锁死的门暂时没有机会被打开。
巴基把手放进史蒂夫的金发里,紧紧抓住,微微的刺痛让史蒂夫把注意力全部移在了他身上:“到柜子面前打开,我们需要一点东西。”
他立刻听从,移到柜子前,拉开它的抽屉。整齐的枪支和弹匣,就算有心里准备他也足够吃惊。他看见闪光的东西从巴基的手心滑落,原来之前抵住他的不过是一片翘起的金属,这有点好笑。巴基把头趴在他肩膀上,用右手臂去拿柜子里的枪支。
他棕卷发软软的瘙着他的脸颊,而史蒂夫却感觉自己的内心逐渐冷硬起来。

他一把捉住巴基的手臂,犹豫道:“我并非动摇,只是需要一个解释。”他补充道,“后来补上的也算。”
这次他可以感觉到对方在他耳边颤动,大概是笑了:“你很有意思,史蒂夫。”朝他耳朵吹了口气。
史蒂夫有点结巴了,他的耳朵痒痒的,一点点的泛红:“我以为你……”
巴基一边快速的将枪一把把拿起,他根本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空隙去塞这么多武器:“以为我像杀人武器什么也不懂?”
他立刻把头摇的像拨浪鼓:“我不是这个意思。”
但巴基只是冷淡说:“我知道了。现在,拿上你需要的。”
他自己拉开下一层抽屉,又是整齐的匕首,他把自己武装完毕了。

突然他问道:“你会用枪吗?”
史蒂夫回答道:“我不是只会坐在办公室的医生。”
巴基的手搭在了他的胸前,递过一把手枪。史蒂夫接过了。
他有点紧张。他并非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忧虑巴基的身体能否支撑。门开出缝隙了,不出十秒他们就要打开它,然后将会是一场博弈。他身上的人再次搂紧了他的脖子说:“你可以投降的。”
史蒂夫只是回答道:“我从来不投降。”

他一脚踢开了门,立刻有人被压在了门板下,他巧妙的借助众人这一愣神侧身瞬间勾倒包围圈的最左边的人,史蒂夫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到的,他背上甚至背着一个成年男人,但他的动作从未如此敏捷迅速,也许是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被击败了,那么巴基将会失去他的腿。他踢倒对方的时机很合适,射出的子弹刚好击中被他绊倒的男人的大腿,这个位置看上去对方没打算要击毙他和巴基。他感觉肩膀上搁上了东西。
神盾局把大厅修建成罗马式欧洲复古风格,曾经史蒂夫听见过无数次娜塔莎揶揄这和现代冰冷建筑拼凑在一起违和画风,如今他却颇为庆幸他还能找到遮蔽物。而且巴基的房间距离大厅很近,那里他们还能找到楼梯,摆脱这困境。
巴基和他想法显然一致,史蒂夫感觉他的右臂伸出去,一把拽住那个倒霉被绊倒还中枪的特工的领带,把他提到面前。对方跌跌撞撞差点撞上史蒂夫的下巴,他就这样充当两人的挡箭牌。朗姆洛暂时没有打算让人再开枪。
才刚刚移动到大厅,巴基就放开了对方的领带,他快跌下去了,面孔扭曲道:“嘿,队长,你好。”
史蒂夫茫然了一下,这显然不是叙旧的好时机,但他还是扫了一眼他的脸,辨认出了这是他曾经的病人斯科特,一个总幻想自己可以变大变小的《梦游爱丽丝仙境》重度粉丝。

对方朝他挤眉弄眼,不知道是不是疼痛的缘故:“蚁人。想起来没有?”
史蒂夫还没说话,巴基已经闪电出手,掰断了斯科特的手腕。
“可能有枪。”他难得解释道。特工一般都配枪,他们必须对这个突然叙旧的家伙有点警惕。
“嘿,嘿,嘿,你能别这么粗暴吗?”他冷汗已经出来了,翻了个白眼,借着跌倒的动作将一个东西塞进史蒂夫手里,“别乱扔垃圾了好吗?”
他装作昏倒在地,倒地之前还朝史蒂夫眨了眨眼睛。
史蒂夫却没有被他的滑稽动作逗笑,他攥紧了手心的东西,它轮廓分明坚硬的磕在他的手心,就像一把匕首刺向史蒂夫侥幸的内心。

他们默然的闪进大理石柱后,朗姆洛带人很快追来了,巴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手枪,他费力的拉了保险栓,史蒂夫听见耳边一声脆响,不知道是他的骨头发出的咔咔声还是成功拉开了,他感觉背上的人气喘吁吁,这样简单的动作都耗费了他的精力。
他说:“注意。”
硬邦邦的东西伸到史蒂夫的耳边,努力堵住他的耳朵。史蒂夫猜测那是他打了石膏的那一只手。
然后一支枪搁在了他的旁边。
“不!”他大喊道。

巴基开枪了,他一枪打在落地玻璃上,发出噼里啪啦仿佛烟花绽放的碎裂声,但是没有完全让特工们束手无策。他又见枪口移向他们头顶,第一枪他并没能打落吊灯,他的目标偏移了,他快速连打了三枪才让这个庞然大物跌落下来,巨大的烟尘胡乱的扬起,迷蒙了视线。史蒂夫感觉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尽管巴基已经努力捂住了他的一边耳朵,他仍被这射击的巨响而弄得脑袋发胀,几乎要跌倒。

他不敢想象巴基没有人护住耳朵会多么难受。巨大的冲击可能会使他的耳朵失聪,更不要提他承受的后坐力。为了不让史蒂夫的肩膀受伤,他甚至拿自己搁在他耳边的打着石膏的手臂做了支撑。巨响之后,他模模糊糊听见巴基因为疼痛的抽气声,有血滴落在他肩头。然后他的世界变成无声的了,他好像突然失去了某些感知能力,未知的黑洞吸走了他的所有声音,他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色彩过于鲜艳的默片。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他背上的重量,让他像蒲公英一样漂泊无依的意识有了扎根之处。他想到巴基。窃窃私语般的细碎声音终于又钻进他的大脑,让他仿佛被蚂蚁啃噬着理智,太阳穴不停跳动着抽痛。

他立刻告诉自己现在不能倒下,绝不能倒下。
他对自己说:“那就抗争到底吧。出格的事情也做过了。”

作为一个精神上的九旬老人,他终于有了符合他二十几岁青年人的燥热和倔强,自从遇到了巴基,他的很多原则都改变了。他抱紧了巴基,跌跌撞撞的朝楼梯跑去。
他只是刚刚下了几楼,就感觉眼前一片火花。巴基的手垂下来软软的搭在他的胸前。他闭着眼踉跄,摇晃了一下身体。
突然有人扶住了他。

史蒂夫立刻警觉的睁开眼睛,在他面前,山姆露出手足无措的尴尬笑容。
“我本来在电梯那里等你的,但是想想就知道你不太可能坐电梯。”他跟着史蒂夫一边跑下楼梯一边自言自语说,“老天,我恨楼梯。”
有他搭手显然轻松许多。朗姆洛没有派人追在他们后面,只意味着他们选择直接在一楼大厅捉住他们。
他没让山姆背着巴基,他自己毫不放手。史蒂夫疲惫的问:“我们有没有办法绕过大厅?”
山姆胸有成竹的说:“娜塔莎已经安排好了。”

史蒂夫根本不知道神盾局大厦内部建筑还有这么多弯弯道道,当他成功坐进娜塔莎的豪车之后,他忍不住呼出一口气。他们暂时甩开了。
他的腿上搁着巴基的脑袋,他小心翼翼的将巴基放在舒适的位置。娜塔莎戴着墨镜,冷酷的接过史蒂夫递给她的东西,将它塞在满满当当的化妆包里。 那是一个很小的U盘。她和巴基显然都是知情者,他们知道它意味着什么。而史蒂夫早晚会知道的。
山姆坐在副驾驶上,和之前直率的模样不一样,他显得有点战战兢兢:“所以,队长和巴恩斯到底做了什么事?”
显然他是被娜塔莎在电梯上临时抓了壮工的。

史蒂夫沉下声说:“神盾局内部出现了九头蛇。它们有所动作,可能和巴基有关。”他缓和了神色,看向山姆,“很感激你能选择帮助我们。你是最忠诚的朋友,山姆。”
这个黑人小伙已经因为他短短的一句话亢奋起来,不得不说史蒂夫的确有领导别人吸引人追随的魅力。

路上的气氛却有点沉闷。娜塔莎说她找到了一处安全之地,史蒂夫当然信任她。他只是闷闷的低着头,他因为近距离开枪而错位的感觉已经差不多复原了,只有脑袋依旧小幅度抽痛。但巴基晕过去了,他比史蒂夫严重的多,更别说他身体本来就重伤未愈,未知的焦灼让他胃沉甸甸的坠下,史蒂夫压抑自己,他只能不断的摸巴基的头乞求他能少点痛苦,除此之外他无能为力,这感觉糟透了。

突然娜塔莎开口了:“史蒂夫,我听说你以前是军人?”
他点头:“是的。”
山姆转过头来看他。
娜塔莎随口问道:“那你为什么退役了呢?”
这次他却没有立刻回答。回忆将他卷进漩涡,一切让他难以启齿。



不知道现在说还来不来得及弥补……
冬兵严重ooc(跪地)

评论(6)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