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特权病患 06 (心理医生盾x双重人格冬 半AU)


06.

微风轻轻拂过史蒂夫的脸颊,他暂时把一切烦恼都抛在脑后,阳光点点洒在他金发上,为一切眼前之景镀上暖色的金边。他从未感觉自己内心如此昂扬,他甚至在原地小步跳了一下,然后踏着轻快的步伐走向自己的哈雷。

每个知道他有一辆哈雷的朋友都不可避免的露出惊讶的表情,因为它真的很酷很潮流,和史蒂夫给人的感觉很不搭。有时候他的朋友们都会怀疑他是个冻了几十年的老人,否则怎么会对现代科技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但是他才走了几步,就站住了,一把捉住擦身而过的人的肩膀。

对方认出了他:“队长。”朝他礼貌微笑了一下,眼神偏移看向放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
史蒂夫说道:“朗姆洛特工。”

他没有笑。一丝异样的感觉像蜘蛛爬过他内心。他说:“今天怎么样?”
史蒂夫真的不适合假意寒暄,他太不擅长说谎而显得非常易于识破。朗姆洛显然看出来了,他毫不在意的又笑了笑:“队长,有什么事情?”他身体显得却有点紧张。

史蒂夫在弗瑞给他的资料上看到过朗姆洛的只言片语。他和巴基的交集比他想的还要多,在巴基和娜塔莎搭档之前他们才是原本的搭档,或许他们曾经还是很好的朋友。但是这个好朋友在巴基失踪期间却从来没有表现出遗憾的样子。

“你是去看巴恩斯特工的吗?”他问道。朗姆洛在他面前不屑的撇撇嘴:“为什么要去看他?”
史蒂夫追问道:“你们曾经是搭档。我以为你们的关系不错。”
他耸了耸肩,回答道:“很遗憾,我们关系不怎么样。他是个不错的男孩,但是很可惜,我不喜欢他。”
他礼貌的告别了,史蒂夫还在盯着他的背影,直到对方紧绷着肩膀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突然有人在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史蒂夫回头,娜塔莎正立在他的面前,她说:“发什么呆,你见过佩姬了吗?”
他立刻回过神来,为这跳跃的话题不解道:“佩姬医生?见过了。怎么了?”
娜塔莎说:“她怎么样?”非常暧昧的语气,“朝我打听过你很多次了,我以为你们能擦出什么爱的火花。”
史蒂夫忍不住叹气:“拜托,我现在对女孩们不感兴趣。”
怪不得佩姬之前用打量的眼神上下摩擦史蒂夫。
娜塔莎哪里都好的过分,但就是过于担心他的恋爱关系了,她的原话是“没想过你这种人居然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语气让史蒂夫感觉自己是个史前巨怪,从此以后她就以给史蒂夫介绍各种各样的好女孩为乐趣并毫不厌倦的把这一任务发扬到整个神盾局,就因为史蒂夫说“想找个有共同语言和经历的”。

娜塔莎:“哦……对女孩们不感兴趣。”她好像弄明白史蒂夫油盐不进的关键了。
史蒂夫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立刻叉手摆在胸前做出防御的姿势,岔开话题说:“你知道朗姆洛和巴基的关系怎么样吗?”
娜塔莎会意一笑:“没事的队长,他们关系就算亲密,也完全影响不了你。他们是纯洁的前搭档关系。”
“……他们关系很好?”
娜塔莎:“听说不错。”

阴影再次笼上史蒂夫的心头,像是暴风雨来前的黑压阴沉。他按捺住异常的焦虑说:“我刚刚看到朗姆洛了。”
娜塔莎挑起眉毛:“我记得他正在古巴出任务。”

史蒂夫转身就跑,娜塔莎立刻追上他,他们再次冲进神盾局大厦。让人不安的是,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反常的就像是突然有人故意清场了。电梯门正好开了,他冲进电梯,扑上去按层数,娜塔莎在他旁边沉思。

山姆被挤在角落里,他苦笑着把自己缩在一边。
为什么他最近老是在电梯里撞见队长?而且总是在这么奇怪的气氛下?
但两人都没有给他解释,山姆原本准备有无数的话想说,但最后还是默默咽下了。

刚刚升上巴基所在的那层,史蒂夫就立刻跑了出去,他身后的山姆犹豫了一下,惴惴不安没敢关上电梯门。
他只能无措问道:“呃,在干什么?”
他不该在神盾局的会议上睡着的,当他醒来人都走光了,刚刚坐上电梯就遇见这一幕。
娜塔莎帮他摁上了电梯门:“搭把手,劳驾。”

这一层的医疗部依旧静谧安稳,但涌动着一种掩藏在表面之下的危机,像是暗藏在寒冷海水下的致命冰川。史蒂夫直奔巴基的病房,门开着,他毫不犹豫进门。

让他意料不到的是,他一进门就被冰冷的东西抵住了脑袋,史蒂夫不动声色的举起了双手示意自己毫无威胁,然而它立刻被手持者收回去了。
“是你,史蒂夫。”熟悉的声音说,对方关上了门,上了锁。
史蒂夫偏过头,看见巴基的轮廓,立刻紧张道:“你怎么站起来了?痛不痛?”
他看见巴基面无表情道:“我把他们引开了。很快就会回来。神盾局也不安全。”

他冰冷冷的语气让史蒂夫意识到他面对的其实是第二人格,那个冷淡沉默的极端人格,和他史蒂夫没有一点交流的经验,只能拘束的站直了身体,好在对方也没打算和他多说话。他好像挺讨厌说话似的。

史蒂夫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巴基就突然推了他一把,他们滚在一边。原本他以为是巴基因为身体的原因站不稳,却发现他表情毫无变化,不像忍受着痛苦的样子。他只是冷冷的问道:“弗瑞有没有给你什么东西?”
史蒂夫放下脑子里的胡思乱想,立刻回答道:“任务书。”
“纸……纸,不是那个,其他东西?”他有点不耐烦了,咬着俄国口音的英语快速说道。
咖啡杯闪过他的脑袋。
“他喝了我的咖啡。然后让我捡了杯子。”他说。
“垃圾桶在哪里?”

史蒂夫释然道:“所以,我们卷入了一场阴谋之中。”
巴基没理他,他用右手支撑起身体,才努力上移了一点,就又像是多米诺牌散架一样哗啦的跌下来了。史蒂夫立刻抱住他,看向他的腿部,那里已经有血隐隐约约的渗出。他的伤口一定又开裂了。巴基在他的怀抱里有点不知所措又咬牙直起身体,这次他成功了,推开了史蒂夫。

史蒂夫却在他面前蹲下来。他回头说道:“我可以背你。”

他们已经可以听见门外整齐的步伐,像是有一群人正在接近这里。巴基没有时间犹豫,这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他爬上了史蒂夫的背,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暖流窜过他的内心,史蒂夫知道在眼下一片迷雾的情况下,他应该忧心忡忡,但仍旧心底雀跃不已。他站起来,背着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却让他有种安心感。

门外脚步声停止了。寂静了一会儿。朗姆洛的声音传来:“我希望你不是在拘捕。”

他听见巴基用从来没有过的冷峻声音说:“我从不知道你还属于执法部。还是说,这是九头蛇新给你的职务。”
史蒂夫怔住,这个杀手式的另类版巴恩斯凑在他耳边又说:“这不是我说的,他大概想说。”
他呼了一口气:“你没告诉别人朗姆洛是九头蛇的人?”
巴基说:“弗瑞知道。他是第一个知道的。”

他突然放缓声音轻轻道:“史蒂夫,我可以信任你吗?虽然我们才见过两面?”
没等史蒂夫回答,他又自言自语说了:“巴恩斯倒是很信任你,那么我应该信任你。”
史蒂夫没忍住插嘴道:“你就是詹姆斯巴恩斯,你是我的小鹿。”
他感觉自己身上的人立刻摇头否认道:“不,我不是。”

他在巴恩斯饱受折磨时诞生,是他的防御堡垒,是他的一段不堪记忆。人性化的只言片语都属于来自幽暗森林的一抹灰色幽灵。他不是詹姆斯巴恩斯。如果这场危机过去,他会毫不犹豫的帮巴恩斯抛弃这段碎片,而巴恩斯根本不会知道他有过这样一个邪恶的帮手。起码现在,他是很有用的。他不会试图夺走美好的巴恩斯的一切,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他能拥有的,他从来都不太贪心。



评论(7)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