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特权病患 05 (心理医生盾x双重人格冬 半AU)



05.



巴基点点头,史蒂夫反复的眨眨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他的脸上立刻浮现出笑容,正打算说什么,一个声音从他们的头上传来:“我不知道你们像小孩一样在床下玩什么树洞游戏,但是请记住,巴恩斯特工的身体可经不起折腾。”
史蒂夫的脸飞快的烧起来了,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穿过巴基的膝盖与地板的空隙,一只手顺势放在他的脖子下,艰难的将对方从床底抱出来。巴基发出一声吃痛声,他就立刻僵住了,试探的问道:“我弄痛你了吗?”

还没等巴基张口,已经有人替他回答了:“你的腿部也有不同程度的挫伤,但你却轻举妄动。巴恩斯特工,床上比床下安全。”
巴基大喊了一声:“对不起了,佩姬女士。”

而史蒂夫终于皱巴巴的把巴基从床下抱出来了,他专心致志的忙着眼前的动作,这样简单的举动都让他渗出冷汗,全身都有点酥酥麻麻的战栗。巴基一边拽起史蒂夫的领带帮他擦汗,一边笑嘻嘻的说:“没想到你会系着花哨的星条领带,很衬你的身份,美国队长。”

史蒂夫看上去像是要把领带咬在嘴里吃下去了,他匆忙解释说:“是寇森帮我选的领带。”
对不起了寇森。他在心里默念。

他庆幸巴基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在他怀里的巴基佯装偷偷说:“这是佩姬女士。我的治疗师。”
令人意外的是,她根本没理巴基。这位漂亮女士有着打着波浪卷的棕色短发,妆容得体,全身散发出得体的知性魅力,很难让男人移开视线。她那双会说话的明眸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史蒂夫:“你这样是很没礼貌的。”
史蒂夫手忙脚乱:“哦,对不起。”
他就站在原地,一双真诚的蓝眼睛注视着别人,表情无辜很难让人升起责怪之情。
佩姬盯着他,他紧张的站直了身体,就像接受班主任视察的学生。

佩姬突然松懈下来,把她那副严肃的面孔抛开了:“你可以把巴恩斯特工放下了。注意一点。”
史蒂夫这才松了一口气,走到床前,轻轻的将巴基搁在上面,动作就像对待一片放在水面的羽毛,生怕一个呼吸就让对方打旋随水飘走了。佩姬按了应急按钮,立刻有一群专业人士涌进来,他们用眼神打量他,客气的把史蒂夫请出去了。巴基只来得及朝他安慰似的眨眨左眼。

他们突然出现让史蒂夫意识到这些人早就出现在门口了,在他和巴基挤在床下的某个时候。奇怪的是,他并不觉得难堪或者是羞耻。

他站在门口,有点徘徊不去,像个约会等待姑娘出门的毛头小子,期望巴基在里面得到专业的医治,又胡乱猜测他是否新伤添了旧伤。就在他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的时候,有人捡起了他放在地上的饮料,插上吸管喝了起来。
史蒂夫因为这吵人的吸饮料声转过头,却发现弗瑞局长正举着他的咖啡:“嗨,美国队长,我们需要谈谈。”
……
看来这群人的确是在门口听了墙角。
史蒂夫不动声色道:“那么就说吧。”
弗瑞:“这里可不是个好地方。”

他只好跟着对方走到走廊尽头,站在空无一人的楼梯口。弗瑞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直入主题说:“你对工作的态度很好,但是也太好了。我们不希望你和巴恩斯特工有过深的交集,他是个危险人物。”
一个从床底出来都需要人帮助的危险人物?

史蒂夫想起巴基在他怀里轻飘飘的重量和从病号服空隙漏出来的显而易见的青紫勒痕,突然抑制不住,怒从心起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受害者也成为需要提防的危险人物了。”他呼出一口气,显得有点咄咄逼人。
弗瑞还是用波澜不惊的话语说:“他在九头蛇待了整整半年,我们谁都不知道这半年发生了什么。”
他意有所指。巴恩斯或许被策反,他很可能已经被九头蛇作为一种打入神盾局的利刃利用了。
史蒂夫立刻说:“这半年他发生了什么,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你像是现在一样时刻注意巴恩斯特工的话,他本该待不到半年的。”
弗瑞说:“真想不到,你会用这种讽刺性的语气。”
史蒂夫:“我还能更加讽刺一点,要试试吗?”

巴基就是他的软肋,他相信既然弗瑞能弄到巴基从小到大的资料,那么对他来说,调查清楚一个活的像是九旬老人的史蒂夫的生平应该更加容易,他没有打算隐瞒这一童年事实,巴基是他生命中永远浓墨的一笔,是他让史蒂夫的生命有了色彩,巴基对他很重要,别人只需要明白这一点。

弗瑞却没对他挑衅性的语言露出任何不满,他只是说:“我也希望你能坚持这一点。九头蛇在找他,保护好巴恩斯特工。”
他出人意料的语气让史蒂夫有那么一刻迷惑了,但他很快坚定:“当然,我会的。”

很少人知道史蒂夫在当神盾局心理部的王牌医生之前是个军人,虽然他只服役了短短一年多就因为个人原因退役,但不可否认的是比起一些神盾局的特工,他在格斗方面甚至能远远领先他们,更别提他有一个谋略惊人的大脑。

弗瑞静静的注视着史蒂夫,他们就这么看了一会儿。
他拿出夹在手里的纸张,走过史蒂夫身边,突然问:“你知道我们怎么找到他的吗?”
史蒂夫立刻反应过来弗瑞说的他指的是巴基,他轻轻摇了头:“我不在意。”
但弗瑞还是说了:“一个月前,我被九头蛇的人刺杀。我注意到他们之间有个新面孔‘冬日战士’。”
史蒂夫猛地转过身。
“他很像巴恩斯特工,但他不是巴恩斯。”弗瑞丢下这句话,然后仔细看向史蒂夫的面孔。他没有一点变化,还是那样沉稳。
他笑起来:“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弗瑞把手里喝空的纸质咖啡杯捏瘪了,他转身抛出纸杯,它却跌到垃圾桶外面了。他只是最后说:“麻烦你了,史蒂夫。帮我捡一下。”顺着走廊他快步消失了,留下史蒂夫站在原地慢慢的收紧了手。

他缓慢的走上前去捡起纸杯丢回垃圾桶。终于找回思绪抬起手看被递过来的纸张。

那是任务下达的命令书,奇怪的是,内容看起来不像是个任务。
巴恩斯特工要在出院后搬到史蒂夫的家里和他同住。从现在开始,史蒂夫成了巴基的专属心理医生了。

原本应该让他开心的消息却让史蒂夫愁眉不展,他在脑海中思考神盾局的用意是什么。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巴基的病房门口,门没关,裂开一道不大的缝隙,仿佛在等一个人的拜访。史蒂夫才把手放在门上,已经有愉快的声音传来:“嘿,史蒂夫,我让他们不要关门,留给你。”
巴基的声音让他暂时放下了这一切,他立刻推开门。对方已经在病床上躺好了,医疗设备也重新挂在了他全身。

史蒂夫拉过椅子坐在了他床边,放缓声音说:“现在感觉怎么样?”
巴基笑道:“不错。我之前有没有吓到你?抱歉,我不常这样的。”他有点苦恼的皱皱鼻子,很快他又振作起来,“真想不到,我是说,我不过只是在地上打了个滚,我的左臂就开裂而右腿复发了,那我以后怎么办?你们是不是要跟在我后面像妈妈一样说‘别动那里’‘别乱动’。”
他大声叹了一口气:“我把话说的像是某些色情电影,看来我真的是脱离人世太久了。如果能早点摆脱这要命玩意儿,我一定要去酒吧喝上好几杯酒,当然,史蒂夫,我会请你几杯的。”
史蒂夫只是说:“嗯?是吗?”
巴基又说:“肯定啦,像你这种奶油甜心,会有人前赴后继的请你喝酒的,我那几杯也就可有可无了。”

史蒂夫伸出手,摸了摸他棕色的头发:“知道吗,巴基。你没必要在我面前勉强自己开心。我是你的医生。”
巴基在他手下不明显的瑟缩了一下:“好吧。我瞒不过你。”

他瞬间卸下笑容,闷闷道:“我现在这样,真的能够出任务吗?我连下床都困难,真的能够继续我的特工生涯吗?”
巴基显得非常忧心忡忡。
史蒂夫活跃气氛道:“你觉得佩姬女士会让她的不败神话砸在你手里吗?”
巴基只用想了一下,就大笑起来,他一边咳嗽一边说:“噢,你说的没错。有佩姬医生,我还用担心什么呢?她连英俊的巴恩斯特工都不搭理,更别说允许健康之神从她手里抢人了。”
他傻笑了一会儿:“和你说话真有趣。我真想我们生活在一起。”
史蒂夫则微笑的注视着他。他暂时不打算告诉巴基他们可能会住在一起。

到巴基的休息时间了,他现在因为药物的作用而嗜睡非常,史蒂夫离开之前再次摸了摸他的脑袋。巴基把脑袋躲进被窝里嘟囔道:“你不能再摸我的头,这让我感觉自己的头发可能会掉光了。”
除了发至内心的笑容,史蒂夫不知道自己还能给出什么。他离开了病房。

直到进了电梯里,史蒂夫对着光可鉴人的电梯门看着自己面无表情的脸,突然转成一脸傻笑。他赶紧咳嗽几声收敛了表情。
“队长……?”山姆战战兢兢的说。
史蒂夫一脸严肃的朝他点点头,然后绷不住又低下头笑起来。
山姆:“……”



今天去看了电影 回来之后总感觉我忘了啥 码字!
吓得我立刻打开电脑 还好没有打破我的日更承诺 呼气

评论(6)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