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特权病患 01 (心理医生盾x双重人格冬 半AU)

 从业之初史蒂夫就被告知不能爱上自己的患者,而他恪守这项标准的前提是,他没有遇见巴基。
 
 心理医生盾x双重人格冬 半AU



01.

 没人理史蒂夫。

 这里乱糟糟的,他走在原本空寂的走廊上,就像电影开拍一瞬间伴随着电梯到站亮灯涌入一大群人,他们迅速移动塞入走廊。史蒂夫立刻让道,任由背后的人挤到他前面。几乎是立刻一张担架滑过他的视线,出现一张仿佛调色盘打翻了的脸。血污黏在他纠结起的看不出颜色的黑发上,身上的衣服沾满泥巴和血块,让他整个人都显得血肉模糊。唯一看得清楚的就是他那张半阖上的眼睛,呈现出一种失神的绿意。
 就在史蒂夫愣住的时候,那双眼睛却猛地锁住了他。

 像是看见猎物,瞬间染上警惕和审视,那是一双明锐的双眼,绝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挣扎在死亡边缘的重创者。

 他像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似的,咬紧牙关,立刻有人冲上来摁住他的四肢,还有人上前掰开他的嘴唇,挤压他的下颌。令人意外的是他的好友娜塔莎也在这群人之间,她趴在担架上,以一种史蒂夫无法想象的温柔嗓音低声说着什么。 

 他贴在墙壁上,直到这群人在拐角消失了踪影,才喘出气来。
 史蒂夫坐在角落的椅子上,猜想娜塔莎还有的忙,拿出手机编辑短信。才反反复复删删改改的写了几行,就感觉身边有人坐下,扭头看见娜塔莎美艳的侧脸。

 娜塔莎道:“有没有吓到你?”
 史蒂夫收起手机,偏头微笑道:“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个医生?”
 她拿手勾了一下史蒂夫的下颌:“甜心,你是心理医生。”

 他们站起来,往外走。肩并肩的时候,史蒂夫问道:“我以为你会多花点时间?”
 娜塔莎回答道:“他会活下来的,一定会。接下来不是我的事情。但可能将会是你的事。”

 他回想起之前娜塔莎温柔的难得模样,不由产生了好奇:“你和他关系很亲密?”
 娜塔莎很不客气的回答:“前男友。”
 史蒂夫大声的咳嗽,顿时觉得尴尬。他和娜塔莎没什么,但是他的同事巴顿医生和娜塔莎却是情侣关系。他们歪歪斜斜的走了几步,史蒂夫还在心不在焉的想脑海里徘徊的绿眼睛。

 娜塔莎:“在想刚刚那个小伙子?”
 史蒂夫真的怀疑她有读心术。他犹豫的点点头。
 娜塔莎道:“他叫詹姆斯巴恩斯,是我们的同事。名校毕业前途无量,很有天赋,曾就职于神盾局特工部。他本来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小伙子,糟糕的是,在半年前的一次任务失踪了。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把他找回来的,大家都以为他死定了。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这半年他过的不是什么正常日子,幸运的是,他的命很硬。”

 史蒂夫显得很心事重重:“长时间的折磨可能会导致他的心理出现问题。”
 娜塔莎回他道:“所以,这可能会是你的事。”
 史蒂夫问道:“为什么不会是巴顿?他同样擅长这一领域。”
 娜塔莎翻了个白眼:“我觉得他自己心理就有点问题,甜心,还是你出马能解决问题。”

 果然神盾局的上层们觉得史蒂夫更加靠谱一点,局长弗瑞甚至亲自找到了史蒂夫请求他帮忙,这让他充分理解了娜塔莎字里行间“很有天赋”的意思。就算詹姆斯现在破碎的不能再破碎了,神盾局都决定修好并在未来重新启用他。
 但是史蒂夫不知道巴恩斯特工到底毁到了什么程度,他请求弗瑞给他详细的资料。对方欣然同意了。

 娜塔莎踩着高跟鞋夹着资料来找他的时候,史蒂夫正在画画。他皱着眉头仔细描摹手里的素描,那是一幅肖像画,不变的主角。棕发的小男孩笑容灿烂,绿眼睛璀璨耀眼,看着他的脸你只能想到阳光、花朵之类甜蜜美好的东西。娜塔莎耐心看了一会儿,直到史蒂夫放下画笔,才把资料搁在他桌子上。

 史蒂夫吓了一跳,立刻拿过资料:“你应该提醒我的。”
 娜塔莎朝他笑的勉强:“不差这一会儿。”
 史蒂夫有点害羞的拿资料挡住自己的脸。他的朋友们早就看到无数次他描摹巴基的样子,但他还是每次都感到难为情。

 巴基是他的童年玩伴。史蒂夫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和对方这么要好,他们亲密而毫不设防,就像彼此缺失的一半。曾经的史蒂夫瘦弱而倔强,是班里那些坏蛋欺负排挤的对象,但他从未为此沮丧过。他感觉巴基像是他臆想出来的朋友,或者是上天派来给他的守护天使,当他因为母亲的病重而蹲在公园的椅座靠背后面偷偷哭泣的时候,穿着小运动衣带着棒球帽的巴基对他说了第一句话:“爱哭鬼,有什么值得哭的?”

 从此以后他只要感到难以排解的忧愁时就会不由自主的跑到公园里去,让他不敢置信的是每次巴基都会在那里。他们没有交换过姓名,因为史蒂夫以为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彼此作伴,所以把时间都毫不留情的浪费在其他事情上。如果他知道巴基有一天会突然不再出现在公园的话,他一定不会吝惜区区几分钟去追问巴基的名字。

 下雨刮风都无法阻止史蒂夫天天去公园蹲守,但让他失望的是,巴基真的没有再出现过。
 他只能给小伙伴取外号叫巴基,因为他的绿眼睛让人想起森林和幼鹿,后来学会了绘画,他也只能把记忆中的巴基留在一册册素描上。

 他不是没有试过寻找巴基,但是在偌大的美国宛如大海捞针,当他们在公园没有来得及互换姓名和联系方式而错过的时候,或许就注定了彼此只是生命中的路人。

 但当史蒂夫打开资料,他呆住了。
 他像雕塑似的怔在原地,耳边嗡鸣失声。

 他们给的资料很详细,从巴恩斯特工的出生到他的失踪,以及大量血腥暴力的,被人恶意拍摄的充满残酷意味的虐待照片。
 照片里最上方二十三岁的巴恩斯特工意气风发,笑容灿烂富有魅力,往下移定格的结束之照却是他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周围插着各种医疗设备,眼部高肿遍体鳞伤,以及他被石膏绷带牢牢困住的左臂。
 他的病情分析是肋骨断了两根,右手手指折断两根,左臂粉碎性骨折,脑震荡以及多处割伤和烫伤。
 还有更多细碎的伤情描述史蒂夫没有勇气去看。他还活着就是一个奇迹,很痛苦的奇迹。就算他的身体在高科技的帮助下成功恢复,他的心灵因为这些伤口而割开的部分却不能轻易愈合了。

 史蒂夫飞快的拿手抹了一把眼睛,他的注意全被幼年时期巴恩斯的照片吸引了。
 他从未想过重逢来的如此之快,在此时此刻,他却由衷的希望自己不会再遇见巴基,起码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巴基。

 曾经的史蒂夫为此抱有期待和祈求,他在夜里辗转反侧的幻想自己的小伙伴会有什么样的人生,反正不会糟糕,毕竟巴基是如此可爱和美好,他对人生的积极向上和富有活力是史蒂夫羡慕不已的。半年前他来到这里为政府工作,却不知道他的巴基刚刚离开。
 他这个时候没有什么可想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却全都前赴后继的蒸腾上来,混乱瞬间袭击了他的大脑让他浑浑噩噩失去控制,当他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面颊冷冷了。

 娜塔莎还没有离开,她犹豫的说:“抱歉,史蒂夫。”
 他却没有回答,害怕自己的声音会出卖自己真实的想法。
 他只是捏紧了手里的资料,匆匆的抹干净自己的脸颊。
寂静沉默粘稠。终于他出声了,犹带着哽咽道:“我要见他,可以吗?”


开坑啦!我保证在感情方面绝对的甜文!不会我爱你你不爱我balbalbal的!日更或隔天更。

评论(8)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