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锡兵与舞女 (一发完 非童话au)

冬兵不会骑自行车。

这话听着有点难以预料,但细想又在情理之中。

虽然九头蛇曾经的顶级特工上能开飞机,下能炸汽车,但真要想象这样一个人形兵器岁月安好平凡普通的握着自行车把手,蹬着踏板在一群常人走过的绿荫道上骑行,总感觉怪怪的。就好像吃鱼没有刺,汽水没甜味,麻辣酱没花椒一样的奇怪。

所以当史蒂夫提出要大家教冬兵骑自行车的时候,大家也只是有点意外,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没说出口在心底的想法是,冬兵好像突然活了过来,原来他也有不会的东西,他也不是设定成机器的那样无所不能,不是按一下按钮就能把食物几分熟的神奇微波炉,这个缺掉一块人生的男人,并非打磨精准的武器。

其实从遇见史蒂夫开始,他就是一个人了。


不会单车,不像正常人,但什么是正常人呢?

他们这群人,说是异能者,或者超级英雄,实在太过官方抬举。如果低落能像锯子一样切割,复仇者联盟早就是甜甜圈联盟,因为他们队长史蒂夫心底藏着情绪,把整个胸膛都剜去了,只空出漏风的身躯,耍帅装酷站在楼顶,全都是风穿过身体发出的呜呜声,实在太难听,吵到大家了。


在找到冬兵之前,史蒂夫不太像个真人。

没人像他那样,常有人说越是坚定的人,目标越明确,人生也就更加轻松。但人有爱恨情仇,痴缠怨怼,目标也要分三六九等,史蒂夫好像从出生开始就给自己的人生选择了困难模式,他的目标越明确,枷锁就越重,但就算跌倒,他也要爬过去。他的目标很简单,也很明确,一个人。

天,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走心的目标,对美国队长来说,他的志向不应该更加远大一点吗?执着的、被过去困扰着的,真的是美国队长吗?


山姆不是第一个这样发问的人。

他是看着美国队长和他的助手的故事长大的,和很多平凡普通的孩子一样,枕着巴基熊读睡前童话。最开始的时候,山姆看格林童话、安徒生,为火柴流泪,接着他的阅读刊物中多了东西。

史蒂夫的故事在前期也像童话,一个瘦弱的年轻人,怀揣入兵的理想,有一个始终支持他的好友,最后成功实现理想,但就像很多童话的后续并非完美,美国队长像划过夜幕的流星,很快燃烧着从那个时代消失了。但他确实是坚毅的象征,屹立不倒前行的目标。如果这样的人还能被过去击倒,那也太可怕了,所以美国队长不应该是这样。

山姆在心理辅导室遇到了很多人,以为塑料袋是炸弹而嘶声力竭的退伍军人,被闹钟倒计时搞到崩溃的人质,但他自己还是不明白这一点。美国队长是美国队长,他们是他们,谁都可以倒下,但史蒂夫不可以。


他可能表现的太明显了,当史蒂夫注视着隔着玻璃那头接受检查的冬兵的时候,这个男人突然开口问:“你还有关于莱利的记忆吗?”

山姆的心底抽了一下,这是他不愿意提起的过去,他亲眼看见自己的好友在自己面前离开,而他无能为力的要发疯了,行尸走肉一样浑噩的过了一段日子,最后选择封闭了这段记忆。

史蒂夫好像在自言自语,没在意山姆保持沉默。

“我和巴基以前去过巴厘岛,他不是很喜欢那里的游乐设施,总说自己感觉要被甩下来了。我没有太大感觉,因为自己并不会因为这个呕吐,但巴基说这感觉非常难受,他希望我一辈子都不要像他一样,否则会失去很多乐趣。”

“我那个时候在想,有这么难受吗?真的有吗?我看他绑好安全带,注视他脸颊变白,体会不到,甚至有点好奇,在想如果光是看,能知道是什么感觉就好了。但后来我知道了。”

手指甚至触碰到了彼此,指尖的一滑,巴基掉下去了。史蒂夫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天旋地转,原来,是这种感觉,原来注视着巴基的噩梦成真,是这种感觉。

“对不起。”史蒂夫说,他对山姆道歉,“我不是有意提起。”

不是谁都会原谅一个突然揭开别人伤疤的人,但如果揭开伤疤的人自己伤的更深,伤口发脓,深入骨髓,这一切埋怨就失去了意义。

“没关系,”山姆微笑了一下,顿了顿,迟疑道,“队长……我想,如果可以,巴恩斯中士不愿看见你这样。”

史蒂夫“嗯”了一声,不知道听进去没有。玻璃窗里的冬兵对他虚弱的笑了笑,然后山姆看见史蒂夫的嘴角上扬,也露出一个笑容。

这一瞬间,他的一切暗处的情绪全都收敛起来,藤蔓一样小心翼翼的收回去,边边角角挤压起来,藏得好好的,就像学生的储物柜,用钥匙锁起来了。

看见山姆还在不放心的盯着他,史蒂夫低头轻轻说:“我看到了你放在床头的故事书。”

山姆一瞬间有点窘迫,因为那是一本童话故事书。

“送给小朋友的。”他解释道。心理咨询室也有小孩,被战争或者人灾残害的小孩,他们需要童话世界来弥补。

“我看了一点,”史蒂夫笑起来,这个笑容不太一样,像个十七岁的青少年,“锡兵和舞女。”

爱上一个和自己不同世界的人,注定要经受磨难吗?

山姆张嘴想说什么,但史蒂夫阻止了他:“有些人生来就是优秀耀眼到发光,只看一眼就注定一辈子了。如果我是锡兵,在自己变得更好之前,我不会不自量力的靠近舞女。爱一个人不是让自己能够得到什么,而是一种力量,让人变得更好。为了有这一天,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这力量很强大,支撑着他一路成为美国队长,一路坚韧强大起来。在成为美国队长之前,他只是布鲁克林的史蒂夫罗杰斯,那些情绪是属于这个瘦弱的小男孩的,而不是美国队长。

这也就是为什么从来没人能插进史蒂夫和巴基之间,因为只有在面对巴基的时候,他才永远是那个倔强的不会跑的愣头青,他的目标是史蒂夫的目标,不是美国队长的。

但正是因为有个这个拉下神坛一样的目标,美国队长才是完整的。一个人如果站立的时候没有背影,他就不算一个真正强大的人。保护一个国家,往往从保护一个人开始。

困扰山姆的问题迎刃而解,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在学车之前,他们手忙脚乱的做了很多准备工作。比如说,冬兵还是不能准确的掌握自己机械臂的力道,他的新手臂是托尼研发的,比之前那个好上太多,但正因为太过精确,所以颇为不适,轻轻一用力,就把单车把手给捏成铁泥。

“可怜的车。”巴顿自从当了父亲,就再也不掩饰自己的多愁善感。

冬兵只看了他一眼,这家伙就什么都不敢说了,恐怕是害怕他给自己脑袋也来这么一捏。托尼在一边笑的一抽一抽,沙发上打滚,笑点果然低下。

冬兵掌握平衡很厉害,而单车骑好恰好就需要平衡很强,但能双手放空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并不是什么炫技的好方式,他就像个宣传人人爱护共享单车的雕塑一样立在原地。

“蹬一下,”山姆说,“快点!急死了。”

冬兵迟疑的踢了一下踏板,单车发出一声哀鸣,散架了。

众人想笑又憋不住,只能内伤的转过身肩膀耸耸偷笑。

“加油,你可以的!”山姆假模假样的比划了大拇指,“我们都看好你!”

“史蒂夫呢?”他问。

“你家队长有事!”

巴基慢吞吞的“哦”了一声,没再问。

这一下午很快就过去了。除了惨死的单车们,没人不感到开心,训练场内外充满着快活的气息。

冬兵没什么反应,只是在散场的时候,飞快的伸出手在山姆肩膀上一捏:“辛苦了。”

这犒劳的方式荣幸到让猎鹰几乎像单车一样当场散架。


出大楼的时候,楼下有个身影在等他。是史蒂夫。

他走到对方面前:“我不想学了。”

“为什么?”史蒂夫紧张兮兮的问,鼻尖被风吹的红红的,有点傻小子的影子。

“如果需要用到自行车,你载我不就好了?”巴基说,“还是你不愿意?”

史蒂夫露出微笑:“但我希望你能学会啊。”

“我载你?”他狡黠一笑,“就像以前在布鲁克林?”

在记忆里,他的确是载着小豆芽晃来晃去,碾着废弃报纸,穿梭在上个世纪的美国。不过现在,他已经不会骑车了,就算记忆里他能,但现在,他不可以了。


史蒂夫有事,还不能离开。他拜托山姆带巴基一程,顺手把巴基塞进了汽车后车座。车窗还没摇上来,虚晃着一半,巴基把手放在玻璃窗上,露出脑袋,傍晚的风把一头棕发吹卷,像只趴在窗前的小猫,盯着史蒂夫。

“我很快回去。”他上前摸了摸巴基的额头,“有点凉,回去加点衣服。”

巴基仍看着他。

“你会有一天突然消失吗?”他冷不丁问。

“为什么这么说?”

“你在找机会让我和你的队友做朋友。”巴基顿了顿,“而且,在教我很多常识。”

骑单车,普通人的生活,他在让巴基适应作为正常人的日子,而他却不参与其中,有种时刻准备脱身而去的决绝,让人心慌的空虚,踩不到底的难耐。

风吹乱了史蒂夫的金发,把他挂在嘴角的笑容模糊了,他凑在巴基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巴基看了他一眼,缩回车了。

像他们这样的人,安定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承诺更是假到可以,谁都不能夸口说自己一定会和谁不分离,早就不是当年那样天真的可以说“一起到时间的尽头“了,世界本来就有太多不确定,所以不需要一句口头的约定。

史蒂夫只说了一句话:“这些平凡的日子,你一个人过,我也一个人过。但最后,我们不是一个人。只要能相处每一天,这些都是有意义的。”

颇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意外的是,巴基被说服了。

“等你回来。”他说。

史蒂夫使劲的点了一下头。


山姆在前排开车,从驾驶镜里看到史蒂夫在车开走的时候仍站在原地。而他后排的乘客,已经偷偷满足的笑起来。


end


许久没写盾冬,手生。

评论(11)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