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单向与双向暗恋 一发完 甜向

今晚的天气并不像前几天那么糟糕,史蒂夫出图书馆的时候雨已经变小了。但头顶还是有乌云积压,一如他的心境。雷雨季节并不罕见雨水,但他讨厌下雨,把他的衣服全都打湿了。


更糟的是朝他走过来的人,六点钟方向,抱着书,好像看了他一眼,不确定是不是错觉。


他本来往前迈了一步,打算顶着小雨跑进教室,但如果这么做,就会超过对方,所以他迟疑了一下,放缓速度让雨落在他身上。


马上圣诞节了,学校会有一场舞会。走廊里已经挂上了彩色的小灯泡,有点刺眼,但教导主任没管,可能知道这是为数不多的聚会了。这群高中生即将离开这里,各奔东西。


不知道有没有不舍,史蒂夫拒绝去想。


干嘛老是想到巴基?他的心抽了一下。这件事现在想来毫无意义,而且很无聊,是他自己乱发脾气,才会丢掉最好的朋友。但他的坏心情并不是空穴来风,毫无根据,那段时间,他已经临近爆发的边缘,整个人心都乱糟糟的。


巴基来敲他家的门,按了门铃问有人在家吗,但史蒂夫只是站在窗户边沉默往下看,直到对方沮丧的离开。夜晚的时候,他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路灯下站着巴基。他肯定看到史蒂夫了,否则不会隔着这么远,都能看见巴基明亮的绿眼睛一寸寸的黯淡下去。


他一定明白史蒂夫不想见他了。


但史蒂夫想见他的要命,甚至想推开窗户就那么跳下去算了。


他们吵架是因为巴基再次放了史蒂夫鸽子,其实严格来说,并不算爽约。因为他迟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来到他们的秘密基地,带着一身香水味。显而易见他干什么去了。如果是平时,史蒂夫并不觉得太过难熬,但今天他已经准备好告白了。他对着镜子排练了一晚上,力求做到哪里都不太显得刻意,最好很轻松,不要吞吞吐吐的什么都说不出口。


他喜欢巴基,这很奇怪吗?


他那么好,笑起来有很可爱的酒窝,绿眼睛里有小星星,全神贯注看一个人的时候亮晶晶。曾经史蒂夫画了一幅宇航员的自画像,背景是浅蓝色的宇宙,被取笑了。巴基抢过他的画,然后大笑的揉他的脑袋,揶揄说史蒂夫要成为美国宇宙队长,但他不知道的是,史蒂夫想要的只是能到达他眼底的星球。但燃料有用尽的一天,他好像怎么努力都飞不到一亿光年外的巴基的心里。


这香味就像隔在史蒂夫和巴基之间的阻碍,他突然泄气了。


一个原本信仰坚定的人一旦对自己产生怀疑,那是相当可怕的一件事情。史蒂夫就像一脚踏进了沼泽中,而眼前偏偏是遮挡一切的迷雾。他转身一言不发的离开了,用愤怒来掩饰自己的无措。


他只是想要避开巴基一段时间,想清楚要不要告白。但奇怪,时间并不受他掌控了,他们一冷战就长达了半年,像是无限期的续约。


如果没有巴基的配合,他要避开对方并不容易。因为巴基在前三天不屈不挠的试探和好后,像是完全放弃了似的,绕着史蒂夫走。十几年的友谊就这么像艳阳夏日的冰淇淋融化掉了。


无论史蒂夫怎样磨蹭,他还是要走到教室外面的储物箱拿走书包。巴基果然在那里,正背对着他费力的开柜子。史蒂夫拉开柜门,借着它的阻挡偷看巴基。像是察觉背后的目光,他转头,史蒂夫立刻假装若无其事把头低下了。巴基偷看了他一会儿,史蒂夫抬起头来,他又转回去假装继续开柜子。史蒂夫没注意到,只是咳嗽一声,觉得自己有点太假。


但他还是决定走上前去,他在原地整理了一下衣服,说实话这没什么好整理的,但多少让他心里好受一点,朝巴基走过去。世界仿佛安静下来,史蒂夫只听得见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声。但一个人影突然挡在了他面前。


“史蒂夫,你有舞伴吗?”


是个漂亮姑娘。史蒂夫瞥见巴基终于刷开了柜门。


“愿意和我去吗?”


巴基关掉柜子,准确来说,是甩上了柜门。抱着书头也不回的走了。


史蒂夫有时会觉得奇怪,因为巴基也有愤怒。不是道歉被他拒绝的愤怒,更像是对自己发火,整张脸崩的紧紧的,眉头皱起,像是对什么懊悔一样。


他想追上去,但尽头是娜塔莎,和他们一届的漂亮俄国姑娘,曾经巴基身上香水味的主人,她瞥了史蒂夫一眼,和巴基一起走了。他不知道自己该追上去还是不该,但一迟疑,巴基的身影就从拐角消失了。


后面史蒂夫再没找到巴基落单的机会。只是圣诞节舞会要来了。他没有答应邀请任何一个姑娘,但还是决定去聚会上晃悠,因为巴基可能在那里。


原本他看到了舞池中的娜塔莎,有点失落,然后他发现对面的并不是巴基,而是巴顿,心情短暂放晴,但娜塔莎朝他走过来,强势的把他带到了门口。


“这个给你,他没来舞会,可能在家里抱着枕头哭泣吧。”她翻了个白眼,“我强调一遍,我绝不会做你们之间的传话筒。”


史蒂夫本来不想接,但娜塔莎粗暴的把小熊塞进了他的手里。


“巴基给你的,”她再次翻了个白眼,“救救我们吧,求你们别冷战了。”


史蒂夫正打算开口。


“你敢说不试试,”娜塔莎厉声说,“我就把你两个的头都拧下来。”


他打了个抖。


“这是什么?”


“你们友谊破裂的纪念品。”


史蒂夫低头看了一眼小熊,带着眼罩,有点蠢:“他在想什么?”


“那天晚上他心虚的要死,他以为事情败露,你知道他偷亲你了,而你并不接受这段感情。”


“不是,”史蒂夫脱口而出,“他喜欢我?”


娜塔莎一手肘撞在他胸口:“他喜欢笨蛋。”


史蒂夫迟疑了。


“告诉我你现在还有脑子思考,史蒂夫。”


他转身推开门跑了。


也许娜塔莎说中了,他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巴基家楼下。二楼属于巴基的房间正亮着橘黄色的灯。他毫不迟疑的按了门铃。


半分钟后,他听到鞋子在地板上磨蹭的声音,门被打开了。


巴基原本正揉着眼睛,下一刻前方的一股大力扑了上来,紧紧的抱住了他,这怀抱又紧又深,属于一个躁动的毛头小子,但像大型犬,因为对方正蹭着自己的脖子,他有点没反应过来,直接呆愣在了原地,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只好像个好学生一样背在了身后。


“史蒂夫……?”他试探的叫了一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面颊全部蹿红了。


下一刻,双方拉开了距离,史蒂夫那双湛蓝的眼眸紧锁着巴基的双眼。


“你偷亲了我?”


算得上气势汹汹,手中还拿着那只熊。


巴基吓了一跳:“我可以解释这个的……你不要冲动,啊,千万别误会!”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说些什么,只知道自己一直在说话,而史蒂夫仍用那种眼神看着他。那是他们冷战开始的前一天下午,史蒂夫在画室睡着了,阳光很好,窗外树林被风吹的沙沙作响,很适合午睡的时间。巴基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史蒂夫的睡颜。他的金发很衬他夹在画架上的画,那是一片麦田,生动的像黄金的巨浪,他自己就像被这样的浪潮推动着接近了史蒂夫,越来越近,不能忍受的,低头偷亲了他的嘴角。


然后史蒂夫睁开了眼睛,像是疑惑巴基为什么突然靠的那么近。他匆忙把帮忙捎带的颜料往对方怀里一丢,转头跑掉了。到楼下的时候,巴基刻意顿了顿,没有脚步声追上来,他又失落又庆幸,骑上自己的单车,失魂落魄以至于在回家的路上摔了好几次。


他觉得自己不能再见史蒂夫,或者让他自己想清一些事情再做打算。第二天他顶着黑眼圈去咨询了娜塔莎,在他看来最懂感情的人,把好友巴顿玩弄在掌心的女人,却被对方一阵批评。浑浑噩噩的接了通电话,挂断才发现自己答应了要和史蒂夫见面。


和娜塔莎告别之后,巴基一个人在原地发愣了一个小时,才匆匆忙忙的去见了史蒂夫。他认为对方肯定发现了什么,否则不会在紧盯着他片刻后,面无表情的走掉了。


“为什么要亲我?”史蒂夫低头用鼻尖蹭了蹭他的,巴基吓到不敢动弹。


“因为……我也不知道。”他低头避开史蒂夫的目光。感觉自己多年的恋爱经验都像喂了狗,他好像又变成了一场恋爱也没谈过的傻瓜,彻头彻底的,大傻瓜。


“那就多亲一下。”史蒂夫微笑了一下。


他捧住了巴基的脸,低头亲了下去。他们撞撞跌跌的往屋内移动。


双唇贴在一起的感觉很微妙,好像这不是喜欢的人的嘴唇,而是什么带电流的东西。只一下,巴基就觉得腿软了。他觉得有点丢人,但一想到亲他的人是史蒂夫,那好像也没什么大不的了。


但很快,事情有点不一样了,史蒂夫的手试探的顺着他的衬衣下摆钻进去。巴基打了个激灵,捉住对方的手,用尽全力把史蒂夫重新推到了门口,甩上了门。


那扇门差点甩到他脸上,史蒂夫有点懵。


“这太快了!”巴基整张脸红扑扑的,他对着门缝说,“我们明天见面再说吧!”


巴基感觉自己的心脏跳个不停,光是史蒂夫贴近他,他都像快要爆炸了一样。


“对不起啦。”他小心翼翼的补了一句,“我们明天见吧?”


史蒂夫在外面吹了会凉风,突然笑了起来。


他也凑近门缝:“我喜欢你。”


巴基觉得自己心又跳了起来,转身蹬蹬的跑上了楼梯。他想看见史蒂夫说了这话的表情,所以站在窗户前,小心的拉开了窗帘的缝隙,往下看。


史蒂夫转身,走到了院子里。


“明天见!”他把手圈在嘴边,做成喇叭状大喊。最后用口型比了个”男朋友“。


一离开史蒂夫身边,巴基终于找回了情场高手的感觉。他朝史蒂夫比了个飞吻。被对方假装接下来了,史蒂夫扯着小熊摆出挥手的姿势。


“明天见。”巴基轻声说。他重新跑回床上,双眼睁大平摊,开始倒计时。


还有七个小时……怎么天就不能早点亮起来呢?


他抱住枕头哀嚎了一声,捶了一下自己脑袋。这就是怂的代价。


-end-


谢谢蓝在帮我beta啦~甜文投喂!


评论(19)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