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Royjay】这家伙到底怎么了?

#心情超级超级不好,把这个梗打出来快乐一下。

#时间不够,还是要写。私设了一下年龄和相遇。




杰森是个青少年,十四岁的青少年。这意味着,在美国,他既摸不到枪柄也拿不到证书。没人敢把啤酒卖给他,也更意味着没人敢把枪支买给他,他唯一能拿到手的最接近两者的东西就是啤酒启瓶器。


但他的确意识到自己在枪支方面有着常人难以追及的天赋,在他在庄园里打坏靶心之后,这点得到了证实。十四岁的罗宾还保留着西部牛仔式的侠盗精神,在他面对那个年龄大不了多少的家伙的时候,他决定来一场农耕和科技的对决。


“再朝我射箭,”杰森冷酷的说,“我就要开枪把你打死,蝙蝠侠管不着我。”


虽然他压根没有枪。


这话说的真没错。罗宾是和蝙蝠侠来到星城的,而守护这里的义警却朝他们射出箭矢。准确来说,是快手,这个小不点警惕的和他们交接。他的弓箭擦过杰森的脸颊。


快手,绿箭侠的小助手,露出他所期待的震惊的表情。然后扑上来,扯住罗宾的披风。


“告诉我你的名字,或者不用。”快手说,朝他抛了个眨眼,杰森心底咯噔了一下,“你动作僵硬很多,是新的罗宾吗?”


去你个头,什么叫做动作僵硬。杰森很不开心。


“我叫罗伊。现在别的不能说,不然绿箭侠又要烦我的要死,我活过来不是为了这个的。听着,听着,听着,你是小杰鸟对不对?”


“……?”


“我是未来你的好哥们!天哪,你不知道我一觉醒过来有多害怕!”这个叫做快手的小英雄在罗宾身边蹦来蹦去,还想依偎在杰森肩头,“原来这就是我们第一次的相遇?还是不是?管他的,找到你我就有安全感了,真好啊,不是谁都能看到自己搭档小时候的样子。我等这一天够久了。”


他一定疯了。


蝙蝠侠没告诉过他,这个家伙疯疯癫癫的。


杰森好嫌弃,但是没办法,出于任务原因,他们得待在一起。就算他现在大喊大叫让这家伙滚开,也不能成功,因为他完全就是一副紧盯着杰森的模样。


“你今年多少岁了?”快手趁着罗宾盯着望远镜的时候凑到他耳边说,热气扑腾到他耳边,杰森不动声色的退开一点。


“关你什么事?”他警惕的说,“想通过我的年龄推断出蝙蝠侠的身份?”


“你可闭嘴吧你,”快手拿手揪起楼顶缝隙里的小草,“蝙蝠侠,蝙蝠侠。”


他开始碎碎念,杰森翻了个白眼,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目标上来。


他以为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然而不是。


这家伙像个甩不掉的泥鳅或者什么别的东西,紧跟着杰森粘上来,如果后者要把他不厌其扰的像对待口香糖那样扣下来,就会露出泪眼朦胧的可怜样子。杰森完全没办法,他从没遇到过像快手这样特别的人,或者说,这样赖皮小狗一样的人。


“你每天都很闲?”杰森问。他在思考为什么快手每周有三次都会来哥谭“散散心”,这是他自己说的,杰森相信他就见了鬼了。哥谭到底是风景很好,绿化很好,还是民风很淳朴?值得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旅游?


“所以我来见你,好把口味变得很甜。”快手说。


快手第一百零一次抢在杰森之前击倒他的目标,被收拾的反派忍不住喊出:“快手和罗宾到底谁才是蝙蝠侠的助手?”然而这也是杰森很想问的问题。


要不是杰森拐弯抹角的询问了蝙蝠侠关于绿箭侠的情况,他会以为快手被对方炒了,然后以为杰森是软柿子来竞争就业。但事实上是,快手还是星城义警的小助手。所以他到底来干嘛?


罗宾本来毫不在意这个家伙的举动,他爱咋咋地吧,只要他的位置不会被抢走就可以了。


但可怕的谣言很快传遍了整个哥谭。如果不是花花公子布鲁斯韦恩新任伴侣的消息霸占了头条,他毫不怀疑自己还能上个报纸什么的。


“罗宾带着他的小男友出巡啦。”


不管是小男友,还是末尾的那个表达情绪的音节,都让罗宾怒火中烧。他推开快手靠近他的那张脸,手底的五官皱成一团, 气势汹汹道:“你最好说个清楚。”


“我没打算祸害你,”他还知道用祸害这个词语,杰森稍微为此感到一头发丝的宽慰,“你太小,那是以后的事情了。”他的暗示让杰森头皮发麻。


他又要开始了。快手神神叨叨的未来,以后,或者宿命。


“你到底想干啥?”杰森终于忍不住问了,他抖开快手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你就像在监视我,这是你导师的阴谋吗?或许我该给蝙蝠侠说这一点。不,不对。”


他敏锐的眼神在快手的身上扫过。


“你想保护我?”他难以置信的说,“害怕我出什么事情?”


“你十四岁了。”


这是杰森没告诉他的,但快手却知道。他在多米诺面具后审视他。


“我十四岁会发生什么事情吗?或者,十五岁?”


杰森敏锐的可怕。这句话让快手不可抑止的瑟缩了一下。


“我会重伤?会死掉吗?所以你想阻止这件事情发生?”


但快手没有立刻回答。


“你不是不相信我来自未来吗?怎么现在又说这些?”


杰森先他一步跳到护栏上,在快手拉住他之前,把自己落到护栏外的台阶上。他坐在大厦外,夜风吹起罗宾的黑发和披风。明黄的鸟儿,哥谭的嫩芽。


“我就随便说说。”他满不在乎的说,“受伤对罗宾来说,不是家常便饭吗?”


快手落到他身边,轻轻的坐下。


“但如果是一场很可怕的受伤呢?”他说。


“不害怕。”杰森瞥了他一眼,“所以,我会死吗?”


快手陷入沉思。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从这一辈子来说,杰森的确是死在那场爆炸,但他可以在泉水中活过来,充满怒火和痛苦,成为从地狱归来的幽灵,成为红头罩。


他会丢掉现在这身制服,丢掉一颗稚嫩的心。但他会穿上新的制服,变成吸引飞蛾的灯火,成为罗伊的引路人和明灯。他们会一起摆渡过闪烁着过去旧痕的记忆黑河,通向全新的未来。


“算是吧。但你会活过来的。”


“那就没什么了。死亡只会让一个人变得强大。我不怕痛,也不怕挨打。只要能让我变得足够勇敢站在邪恶面前。当然,我不是说现在我害怕那些恶棍。只是,我想做到更好。”


罗宾凝视着快手的脸。


然后罗伊靠上来了,他把嘴唇印在杰森的嘴角,像蝴蝶停在花枝上,轻柔的只一瞬,就离开了。


罗宾的脸突然变得通红,在他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之后,他猛的站起来踢了快手一脚。


“我不是说这个!”他大叫,看上去有点崩溃的捂住了脸,一边趴在护栏上,“我以为你会在我面前biu的消失!就像电影一样!所以我才看着你!”


“啊,”快手说,“我以为你知道的,电影都这么演。主角说了很厉害的很哲学的话,女主角很感动,他们对视,然后接吻,此刻应该有音乐响起,电影进入高潮部分。”


“我刚才说了很厉害的话?”杰森抬起头,满脸通红,眼睛亮亮的。


“当然啊!小杰鸟最厉害啦!”快手很捧场的鼓掌,“我真爱你,你超级甜的。”


天,这就是以后他的搭档吗?总喜欢把他弄得心跳加速,砰砰直跳,这任务还怎么出?


快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按了一下。是音乐,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怎么知道杰森本人最喜欢的曲子,他曾经看这部电影看哭过,很丢人的,他谁都没告诉,但快手知道。


“喜欢吗?”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杰森生气的问,他不知道除了这个情绪他应该摆出什么才能掩盖真实的。


“因为我是你未来的男友。”快手朝他眨眼。


他站起来抱住罗宾。


我倒了八辈子霉?杰森心想,未来的我怎么会找一个情绪上把我吃的死死的男朋友?


但他还是回抱了。


“我们像在电影吧?”快手在他耳边呢喃,“我回来这一趟也是值得的。”


“所以你什么时候离开?”


“很快。”他说,“我要去找未来的你。不知道丢掉记忆跑到哪里去了。”


“我这么烦?”杰森不满道。


“你知道有种东西叫做甜蜜的烦恼吧?”


杰森扭过头,甩开快手的胳膊。


“切歌。”他说,一脚把快手的MP3踢下去。


快手发出一声哀嚎,杰森感到很好笑。


“我觉得这才像我们的电影。”他对快手说。


“那还真有点浪漫。”


天,他怎么会有脸皮这么厚的男……男队友?


他们一同注视着MP3摔到楼底,就像濒临死亡的一场表演,音乐顺着夜风变得越来越小,然后消失。罗宾率先跳出去,抛出勾索荡到楼的那一边,快手的身影很快跟上了。


他们的身影在夜色中重合,好像彼此从未分离。


-end-


评论(13)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