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Royjay】彩云国物语

杰森有个秘密。


他能尝到各种东西的味道。


《傲慢与偏见》是柠檬饮料,酸中带甜,《雨中曲》是草莓蛋糕,甜中柔软。


但不止于书本、电影这样的范围,他还能感受到一些更加抽象的,比方说言语。


如果布鲁斯对他发火,那他的话就是辣的,杰森甚至为此偷偷流泪过,因为辛辣顺着喉咙滚入腹中,像火燎过,实在不太好受,而迪克撞到一次就大惊小怪的要死。


杰森只是羞愤的看他一眼,根本来不及解释他不是自愿的,就被大呼小叫的拥入怀中。这更加坚定了他不要告诉家里人这个超能力的决心。


好在味道也挑人,哥谭的坏蛋没能让杰森体会到什么,就像一杯淡水。倒是他的家人老是胡乱用话把各种味道塞到他的嘴巴里。真是会给他找麻烦。


杰森学业得了A,迪克摸他头发,鼓励的对他说话,那是甜滋滋腻到死的奶糖味道,就像夜翼的每一次亲近。他很嫌弃的捂住嘴巴,好像这样就可以不尝到。


蝙蝠侠的夸赞甜的适当。是清水中兑入蜂蜜酒精,至少对杰森来说,勉强可以接受。他可以把它喝下几大杯,但这把杰森搞得有点醉过头了,所以他总是表现的不知所措又脸颊红红。


他的梦也是有味道的。


在犯罪巷的时候,他的梦是最可爱的东西。因为杰森总是能够畅想一些得不到的事情,比如温暖,比如爱意,这些可贵的味道他可以在梦中一一体会,不必担心因为太过急迫的汲取就让它们断流,所以杰森喜欢做梦。


有时候他会开心一整天, 因为他在梦里,待在韦恩老宅,将他想要的味道尝遍了。但有的时候他会很低落,这种时候往往发生在,杰森梦见他被重新被丢到了犯罪巷,醒来满嘴的苦涩,他需要努力好久才能摆脱这个味道。


自从杰森来到这里,哥谭上城区,韦恩家里,他再没把梦放在心里,所以低落不会维持太久,因为在现实中,他又会很快感到甜过头了。杰森没再把他曾经的唯一依托搁浅在梦上。


但十五岁就是成人的分界线?或者这是某种漫不经心的报应?


还是说一个犯罪巷出生的男孩不该有尝到这么多味道的资格?


杰森是个好学生,他一直以为二十一岁才是他和这个超能力告别的时刻,因为那个时候他不再是个男孩了,可以肩负起一些他希望能替蝙蝠侠在披风下承担的东西。


但在十五岁的时候,它抛弃了他。算是某种不告而别。


在九个月里,他能感受到言语的割裂疼痛,这是现实的,不属于超能力范畴的。小丑的狂言乱语和长期折磨将他的味蕾完全破坏了,杰森失去了他的能力。


它是强行从他体内剥离的,痛的他几乎想要尖叫,某一部分告诉他杰森不再完整了,他被污染了,所以这个能力要离他而去,像抛下垃圾和废料。


杰森试图摆脱被血污糊住粘腻的睫毛,睁开眼睛看它抽离身体,但他连这个机会也没有。撬棍像附骨之疽一样如影如随,成为伴随他整个梦境的阴影。


他可以活过来,但它没有回头。


他以为这辈子,不,应该是透支的下辈子,不会再感受到任何味道了。


他的世界成了灰暗色调的,无味无觉的,像浸泡在无穷无尽的绿色水流中。


然后罗伊哈珀出现了。


很难描述这个红发小子的具体特征,他颓废又柔软,炙热又缥缈,是杰森见过的最不该沦落到和他一路的人,滚落黑暗的异乡客,有英雄背影的大男孩。


他为他辗转反侧,梦里开始出现色彩。


迹象很好寻觅,关于他在为谁困扰。


在罗伊凑到他耳边,轻声叫他小杰鸟的时候,他没做出什么反应。但在夜晚,那些迟钝的甜味会重新出现在梦境里,是罗伊的话语。


杰森变成一个从未吃过糖果的孩子,手足无措的含在嘴里,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该死的军火库,把他的节奏、生活全打乱了。他自作主张,毫不犹豫的把他的世界重新变成彩色。


杰森甚至不要他说话,就能知道罗伊想对他说什么。


上次任务的时候,军火库蠢毙了的在没有确认敌人全部倒下之前,就站起来对杰森扬起微笑,大概想要对他说些俏皮话。红头罩立刻把他扑倒,还好也不算太迟,炸弹气流的火热浪潮将他们掀翻在地。


杰森想要骂人,他的手臂痛的要死,指节可能错位了,冷汗顺着额头流下。他颤抖着手将头罩摘下来,罗伊把手指放在他脸上,摸了摸他的细小伤口,然后用手背轻轻的将杰森脸上的血迹擦掉,咬住下唇捧着他的脸。


杰森尝到了一种青涩愧疚的味道,是种焦灼和爱意的混合体。罗伊什么都没来得及说,但杰森知道他想说什么。正如他趴在他床前用手指在半空虚摹他五官时候,甜而清淡的味道。


在罗伊面前,他重新变回十五岁的男孩。


从来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该害羞的时候发火,该发火的时候闷闷不乐。


杰森有一叠按照首字母排序的CD,细心的标好了字母,归结于他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奇怪强迫症。然后罗伊把它们打乱了。


准确来说,不算打乱。他趁杰森洗澡的时候,把I放在了开头,接着是L、O、V、E,他只看了一眼就发火了,没勇气继续把剩下乱掉的顺序看清。


罗伊像是什么都懂了,就算杰森朝他大喊大叫,让他把CD重新摆好。他毫不遮掩的大笑,好像遇到了这世界上最甜蜜的事情,手指像在钢琴键上敲击跳跃,把前面的字母排好。


杰森抱肩在一旁气冲冲的监工,然后罗伊回头,指向另一边。


杰森不由自主的看过去,J、A、Y。


他的心跳的很快,然后是甜味。那种甜腻的气味,一百个草莓蛋糕的叠加,一千杯柠檬汁都不能冲淡的甜味。就像有人朝他的耳朵大喊,杰森你完蛋了,他完蛋了。


他完蛋了。


他又做噩梦了,先是罗伊的色彩,一如既往。然后小丑闯了进来,把他的世界打乱的一塌糊涂,罗伊消失了。


杰森醒过来,冷汗满脸。他想抽烟,或者喝点酒。他把手摸向床边,按开了电灯。


房间重新亮起来,橘黄色温暖的灯光驱散了一点寒冷。


他抬起头,才注意到罗伊正站在门口,背抵在门板,注视着他。


“怎么了?”他头疼的问,声音沙哑。


“来看看。”罗伊朝他比了一下手势,“你在说梦话。”


“我这样持续多久?”


“没多久。”


罗伊身上带着寒气,只穿着单薄T恤和牛仔裤,身姿挺拔,介于少年和成年之间。他在说谎,否则不会眼神如此清明,他到底看了杰森多久?


“你不喜欢别人叫醒你,”罗伊轻声说,“但我还是有点担心。”


“过来。”杰森朝他勾了勾手。


要是别人,军火库会发火,他不是谁的走狗,但这是杰伊,他的小杰鸟。


他走向杰森,犹豫一下,蹲下来,把上半身搭在他床边,还和他的头罩小声打了个招呼。


“你在干什么?”


“学你,和你的朋友打招呼。”罗伊笑着说,“然后礼貌的请它离开。”


他把杰森的头罩塞到了底部抽屉里,后者无语的看着他的举动。


“你又在干什么?”


“吃醋。”


“?”行吧。


“没人打扰我们了。”罗伊说。


“嗯。是的。”杰森有点困了。


“科莉也不在这里。”他又说。


“所以?”


“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杰森直接睡下来,转过身背对他,罗伊戳了好几下他的背,都没有反应。


“我就默认你同意了。”他自言自语,下一刻挤到杰森身边,躺在他身后。


杰森小声说:“滚开点。”


“我爱你。”罗伊抱住他,蹭了蹭。


有罗伊在,噩梦都会变成甜的,杰森迟早会有蛀牙的,迟早会。


如果一个人的世界全都是另一个人带来的味道,那他能否认辩解什么?


你最好每天换个口味。杰森心底说,不然我得被你烦死,罗伊。


但他还是忍不住笑了。


-end-


#因为是取名废,所以名字和内容没有一点关系,只是写文听的一首歌…真的很好听!!

评论(11)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