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Royjay】重逢的三个夜晚 (下)

#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的我……

(上)(中)


“你们第二个晚上约会了。”


“没有。”杰森把脸埋到手心里。


“真的吗?”


“才没有。”他说,“你那是什么表情?”


“我什么表情?”阿尔忒弥斯重复了一遍,“心里有鬼,看谁都是奇怪的表情。”


杰森长叹了一口气:“我说我们什么都没有,你信不信?”


“这有什么。在岛上我们姐妹之间经常会互相抚摸,接吻,这也没什么。对不对,这有什么?”


杰森张嘴打算抬杠,但阿尔忒弥斯转过头,放弃盯着电视转而看着他的脸。


“你敢再忸怩一句话试试,”亚马逊人说,“我不是你的感情顾问。”


红头罩的表情就像是被打了一拳。好吧,这个女人永远是如此的直来直往。


“男的红,他醒了。”比扎罗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从屋里窜出来,之前一直是他好奇的帮忙看管着昏迷不醒的军火库,然后氪星人落到了两人之间,把沙发搞得深凹陷下去,还把杰森挤到沙发另一边。


“去看。”亚马逊人说话就像发布命令。按理说杰森应该挣扎一下,拒不接受自己被指示,但他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呼唤,像在叫他的名字,是罗伊的声音。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不争气的迈开步子走向房间。门是半掩着的,杰森轻轻伸手,就推开了。他看了一眼沙发上装作全神贯注看电视的队友,做了个威胁的堵住耳朵的姿势。


阿尔忒弥斯朝他竖了中指,杰森甩上了门。


他看向床上躺着的红发小子,罗伊并没有完全醒来,他就像陷入了梦魇之中,胡言乱语的说个不停。


杰森走向他,俯身将耳朵凑近他嘴唇,听到他说些“别走”或者“我错了”“我不想当英雄”之类的话,他的心抖了一下,因为接着罗伊又轻轻叫了他的名字。


“醒过来,罗伊。”杰森并不温柔的说,拿手掐了一下军火库的脸颊,“或者我给你一耳光。”


罗伊呜咽了一声,睫毛抖动睁开了眼睛。他浑身被汗浸透了,红发贴在他的脸颊两边,不正常的晕红染上他的鼻尖,像是大哭过一场。这样的军火库熟悉又可爱,就像杰森见过的每次雨季敲在泥地上的清新。


“嗨,”杰森轻声说,“现在感觉怎么样?”


而罗伊只是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好像在试图用眼神临摹出他的一切。


“好极了。”他说。


如果不是罗伊把语气拖得这么长,那么气氛还不至于如此奇怪。搞什么?杰森在心底对自己说。他摆出这副样子是为什么?


“我没毁掉你的任务,”突然,军火库说,“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帮助你。”


“你在开玩笑吗?如果你管被机枪追着扫射了一个晚上,然后还差点被淹死叫做帮忙的话,那我承认你说的话。”杰森说,心底想,而阿尔忒弥斯认为这居然算个约会,还有比这更离谱的事情吗?


罗伊凝视着他的双眼,杰森绝不会露怯的移开眼睛,这就意味着他退缩了,而他不会。他吃惊于自己居然还有闲情观察到罗伊微长的红发歪歪扭扭的打湿贴在额头上,遮住一点眼睛,那样明亮的双眸。


“我知道你肯定会回来的,”罗伊嘀咕道,“你比谁具有领地意识。”


“所以?”


“我来哥谭找你。只有这样我才能遇见你。天知道当我知道你的地盘被黑面具占掉了有多开心。”话音戛然而止,罗伊打了一下自己脑袋,“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为了你的地盘被占掉而开心,当然,我很开心……”


这家伙开始胡言乱语了,加上养伤中的口齿不清,杰森连他剩下的一句话都听不懂。


不过怒火还是爬上杰森的心房。


罗伊是什么意思?分明是他不知道跑到了随便哪个星球上去,把杰森远远丢在地球上,现在搞得好像是他在有意避开他?这九个月,如果罗伊有一点心思,那绝对会容易找到他。


“是你在避开我,”他还是愤怒的出口了,这就是他和家族不同的一点,杰森不是那种喜欢把心里话抱在怀里的类型。


“对不起,我做不到和你心平气和的当朋友。”罗伊也生气了,“我怎么能毫无准备的来找你?”


这话听着有点奇怪,罗伊为他准备了什么?


实际上,是一打牢骚话。


但用这个词语来形容其实也不太妥当,因为罗伊更多的是在不停的怼他。


“那我们彼此就连当朋友都不适合。”杰森说,心底有点悲哀,他想转身离开这个房间,就好像自己毫不在意罗伊说的话,他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吗?


“你出现在这里干什么?我没有报酬可以付给你。”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罗伊说,拉住杰森垂下来的手,把脸靠在他的手背上,冰凉的触觉,“我是说。我们为什么不继续恋爱呢?”


这话让杰森呆住了一瞬,有那么一刻他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我们已经分手了,”他说,“九个月了,你还没清醒一点吗?”


“正是九个月让我清醒很多,”罗伊说,“拜托,你也醒醒吧,小杰鸟。如果你不爱我,干嘛回吻我?”


杰森应该抽出自己的手,然后强硬的说自己没有。但他嘴唇颤抖了一下,没有任何反驳逸出他的唇缝间,他不能违心的说自己不爱罗伊,这完全就是在骗自己。


“但你不爱我。你只是可怜我。”过了几分钟,杰森才说,“这让我觉得毫无必要。”


“是你在可怜我,你的爱对我来说就像救命稻草。杰伊。”军火库朝他虚弱的笑了笑,很难说这个笑容中到底藏着什么感情。


“你把我从反叛军里救出来,教给我怎么生活,教会我如何爱别人,告诉我无需酒精也能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听起来很伟大,”红头罩干巴巴的说,“但我必须纠正一点,这些都不是我做的。是你自己。”


“随便你怎么想。既然你否认了你给我的怜悯,为什么又认为我给你的是可怜?”


“我成不了你想要的那种英雄。”杰森说,“我们是不一样的。你为什么还不能明白这一点?”


再说一遍这样的话,让他的心被感情剜的血肉模糊,他就像在黑暗小径中行走的梦游者,以为自己走在鲜花盛开的大道。


而实际上,当他试探的伸出手想要探寻更多的时候,只会被现实的荆棘纠缠。他注定得不到他想要的,这当中包含罗伊。


“我从来就没想要你变得和我一样,”但军火库这样说,自以为轻巧,“我爱你。”


是啊,在罗伊的世界里,只要感情存在一切都可以。好像心情就算是苦涩的,拿来一把砂糖撒上,就能立刻变得甜起来,而痛苦就是坚冰,只要放的够久,别人能捂得够热,就能融化消失掉。


“你什么都不明白。”杰森无法再忍受这个对话,他指尖发抖,而罗伊正试图用自己的手指扣住他的。他粗鲁的抽出自己的手,夺门而出。


路过沙发的时候,杰森抓起了靠背上的夹克,边穿边走向前门。而他的队友正吃着他的零食,杰森甚至瞥见比扎罗把酸奶倒到了他的沙发上,但他懒得说什么了。


他选择这个时候出门就是个错误,但他有什么办法呢?


现在是傍晚,两两三三的行人从杰森的身侧穿过。而他就像条丧家犬一样双手插兜,漫无目的的游荡在哥谭的街道上。


路过面包店的时候,店里正在放歌,是罗伊会喜欢的类型。


他走到了公园里,长椅上没人,所以杰森拢了拢外套坐了上去,有两个小孩跑过他身边。


他和罗伊认识的时候也是很早之前,那时候杰森甚至还是蝙蝠侠的罗宾。他突然很想抽烟,摸了摸口袋,没能找到一点烟头,而他甚至连钱都没带。


“嗨。”有人在他背后说,杰森转头怒视对方,那是提姆德雷克。


“你终于打算运用你低得要命的存在感来干点坏事了吗?”


而提姆只是耸了耸肩。


“我叫了你的名字,只是你没听见。”


“好吧,”他不愿承认自己在走神,“有什么事,小红?”


“也没什么,”提姆说,“我只是发现你出现在了哥谭,想问你回家过节吗?”


“他们派你来的?”杰森踏了一下靴子,“我不去。”


提姆没说什么,他坐到了杰森身边。红头罩其实没坐在椅子上,他坐的是椅子靠背,靴子放在椅面上,而提姆就坐在椅面上。


“那位置我踩过了。”他说。提姆又没理他,他诧异的看了一眼红罗宾,这实在不是他的风格。


“所以,发生什么事情了?”


杰森拿鞋子踢了踢提姆:“不关你的事。”


“算了吧。别装了。”提姆说,“来吧。对我说说,我可以帮你解决的。”


“无事献殷勤。”


“如果我帮到了你,你就得圣诞节回家吃饭。”


有条件的帮助是杰森能够接受的。他看了一眼红罗宾的侧颜,说出来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能给家里人说。”杰森警告道。


提姆松了一口气。“没人想听的。”


“那才不是。他们会笑话我。比如恶魔崽子。”


“他自顾不暇。”红罗宾偷笑,“关于超级小子的。你真该多回家看看,那场面可遇不可求。”


杰森什么都交代了。他没说自己到底在纠结什么,但提姆看人一贯很准,准到杰森想打人,就像现在这样。


“你的意思是,前男友回来找你,但你怂了?”


他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你喜欢他。而他喜欢你。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事情了。”提姆说。


“如果因为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推开爱你的人,这和布鲁斯有什么区别?别告诉我你认同他的这一点,这真的有点烦,有点反人类了,我们是群居性的,社会化的,不是吗?”


杰森应该为一向听话的红罗宾说出顶撞蝙蝠侠的话而幸灾乐祸,但他实在没这个心情。他确实想了很多,他讨厌蝙蝠侠的边缘性,这是事实,杰森在向他讨厌的那类人靠拢,这是他没意识到的。


他干嘛要这样一次一次的推开罗伊?蝙蝠侠做的对过去的杰森一点都不公平,而他现在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军火库?真不敢相信他一直没意识到这点。


他立刻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头也不回的跑向来时的方向。


“记得回来吃饭!”


杰森心底偷笑了一下,才不。


他一点都不踌躇,也不会感到犹豫。但实际上,当他冲上楼梯,在走道和罗伊撞上的时候,他还是感到裹足不前。


罗伊戴着他的棒球帽,脸色苍白,费力的拉着自己的外套拉链,试图关上杰森安全屋的门离开。这时机巧到尴尬。


他们在走廊上对视一眼,军火库露出一个难过的微笑,杰森心底抽痛了一下,因为正是他让罗伊露出这个表情,这都是因为他,乐天派的罗伊本不该如此。


杰森咳嗽一声,靠在了墙壁上。这大概把他的外套弄脏了,但他还是摆着这个姿势。


“我有两张电影票,”他说,“正好多了一张,而阿尔忒弥斯不会喜欢看爱情片,扎比罗根本看不懂。我本来买给格雷森,让他和我一起去看的,但他狠心拒绝了我,而现在我的队友都不能解决这个,所以……”


“骗人,”罗伊又苍白的笑了一下,“迪克这个月根本不在哥谭。”


“好吧,我承认,是我刚刚拿手机定的票。今晚。”杰森说,“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这代表了什么?”


“这代表我在这里的三天晚上都是和你一起度过的,我们可以看完电影,再去约会。”


“你说的约会不会指的是去揍黑面具吧?”


“这么快就心有灵犀了?”


但罗伊沉默了,沉默的时间比杰森想的还要长,长到足够滋生某种恐慌的情绪。


“这是我该说的话,”军火库终于开口说,“你把我的话都说完了,那我该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杰森说,“或许,吻我?”


-end-



评论(7)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