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Royjay】重逢的三个夜晚 (中)

(上) (下)


完全黑暗的环境,沉闷腥臭的气味。杰森的靴子踏在积水里,吓跑几只老鼠。他的肩膀上正枕着一个红脑袋,不省人事的昏厥着。


杰森开始思考自己是否真的做了什么罪恶滔天的事情,以至于陷入如此境地。


一个小时前他正和黑面具坐在金碧辉煌的餐厅吃几叉子昂贵的蔬菜,一切都进行的顺利的像梦境。他重新取得了这个超级罪犯的信任,而他在杰森三言两语的迷惑中打算将他的新领地展示给他看。


是的,曾经属于杰森的新领地。


杰森总得带着什么礼物。但他们都知道这不过是权宜之计。


接着罗伊就出现了,以黑面具新顾问的身份。他们从地下码头走廊两头靠近彼此,眼睛藏在面具之后,罗伊微微偏了偏头,红发垂到肩膀上。这是个疑惑的小动作,杰森曾无数次见他这样做过,就像在询问你怎么在这里?


好像这他妈还不够明显似的——


草。这也是罗伊的任务,这就是为什么他和杰森会在酒吧相遇。军火库从他的新雇主那里拿到了任务,所以他来到了哥谭,恰好和他选择了一样的切入方式——


“握个手吧。”黑面具说,“你们是老朋友了。”


几乎是同时,他身后的黑西装保镖掏出枪射击,他们暴露了。

杰森对枪支从来都有种与生俱来的感知能力,所以他没有回头,遵从内心的直觉侧开脸,子弹擦着他的头罩射向前方。


杰森内心抽了一下,那是罗伊。但军火库显然比他想的灵敏很多,罗伊抓起身边人挡在身前,然后扔开。


“你搞砸了我的任务!”杰森朝他大吼,“你让我的任务一开始就失败了!”


罗伊冲向杰森将他扑倒到一堆集装箱后,几乎是立刻,一排子弹从杰森之前站着的位置穿过,乒乒乓乓的砸向木板。军火库带着露指手套的双手摁在他的双肩上:“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我们得-”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身体一抽,倒向杰森。后者茫然的接住他,抬头看向后上方站着的家伙。黑面具手中的电击棒还没收回去,电光在空气中滋滋作响。


另一个异能者从黑暗中浮现,他伸出手拽住罗伊的后衣领,想要将他拖离杰森。


红头罩从大腿两边拔出枪支,立刻用枪托狠狠砸向他的手背,清脆的骨折声,对方吃痛收手。而本该仍旧昏迷的罗伊睁开眼睛,侧翻离开杰森身上,右腿在地上划出半圆,将异能者勾倒。


“你的弓箭!”


“在这里呢,美人。”罗伊嘀咕,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方块,用力一甩,立刻变成他的拿手武器,他脱掉外套,露出箭筒。军火库抽出箭矢正打算瞄准,但他的目标已经倒下,他回头责怪的看向杰森,后者翻了个白眼。


“少点过程,需要我为你配点音乐吗?”


罗伊咧开嘴笑了。他们好像回到了当初,曾经互为队友并肩作战的时候,杰森先是感到轻松,细小的快乐爬上他的肩膀,但接着他意识到这些都是暂时的,他的心重新沉了下来。


他们不敢低估黑面具的手段,每个立足哥谭市的超级罪犯都有他们的过人之处,更何况他们算是羊入虎口,落入这家伙的主战场。


“我们得离开这里。”罗伊说,他已经射出箭矢在头顶,白色烟雾充斥整个码头仓库,他们从原地闪走,跑过走廊,潜伏在一堆货物下面。


“这是废话,你就不用说出来标榜自己有多聪明了。”


“他们人太多了。”罗伊戴上眼镜,皱起眉头,“而且他们分开队形在找我们。”


杰森手指在面罩上敲击了几下,点开了红外线探测装置。


“左翼有三队,右翼一队。如果我们要出去,应该选择右边。”他说。


罗伊轻轻摇了摇头。


“你想的太简单了,右翼只有一队人,不是因为他们放松了警惕。而是右翼有左翼没有的强大武器。那种枪,”他胡乱比划了一下,“你见过的,一枚就可以把这里炸飞,我在这里当顾问的时候,帮他们装好了武器。”


杰森瞪着他:“说真的,你是我见过的最敬业的卧底。”


“我猜这也是为什么黑面具一开始就发现我是卧底,但却没有点明的原因。”罗伊抓了抓头发,试图辩解,“我当时只是为了获取信任,否则我只能和他一样毁容了。但这种枪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只要沾了水,那就是一堆废铁。”


他们抬头看向上空,裸露盘桓的铁管。


“我们得搞定这个,”杰森颇有点不爽,“但很显然我的枪起不到作用,而炸弹只能把我俩炸飞到天上去。”


“做一对自由自在的比翼鸟?”罗伊偷笑了一下,被红头罩拿枪托砸了脑袋,他变得正经起来,“我有一支箭,可以加热金属,但是速度比较慢,而且会有声音,所以,我去吸引注意力,而小杰鸟,你就在这里待着。”


“你在说什么鬼话?”杰森说,“让你去冒险,然后我躲在这里?”


“不,你这个位置也很重要,你的装置,”罗伊指了指杰森的头罩,“可以看清我看不见的东西。在铁管快要熔断的时候做出提醒。这很重要,否则我们会被淹死的。”


罗伊说的很有道理,但——


军火库已经拿出弓箭,反手抽出箭矢,咬住下唇闭上一只眼睛,只花了几秒钟瞄准就松手,破风声后,那只弓箭穿过层层障碍,贴在了最上方中心的管壁上。


“你-”


杰森的话还没有说完,罗伊已经半蹲下靠近他的身体,手指在他的耳边触摸到隐藏的开关,快速将他的头罩摘下,然后捧着他的脸颊吻了上去。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结束的也在杰森反应过来之前。


罗伊用指尖触了一下他的下唇。


“我爱你。”他低声说。


罗伊拉了一把垂下的箭筒,最后看了杰森一眼,然后跳上了集装箱。几秒之后,他落到了远离杰森的一边,陷入人海中。


杰森咬牙重新戴上了面罩,启动了装置,强迫自己双眼紧锁上方,好像这样就听不见皮肉的钝击,隐忍的闷哼和小股血流淌的声音。


等待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他的心激烈的跳动着,眼前似乎是一片血色,闪着细碎的糅杂光芒。他摇头,强迫自己清醒一点,直到那一层黑色的模块变得纤薄,就是这个时候了。


杰森松了口气。


“罗伊!”他大叫。


但没有人回他。杰森的心沉了下去。他立刻站起来,看向罗伊离开的方向。


静悄悄的,他重新掏出枪,警惕的看向四周。突如其来的巨响几乎吓到了他,与此同时一只手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肩膀上。杰森立刻反手想将对方击倒,但在回头的瞬间收手。那是罗伊。


“你这个大傻逼。”他烦躁的说,“这是怎么回事?”


“黑面具一个人就可以打败我们了。”罗伊嘀咕,“所以我之前用箭将走廊开关毁掉,所有金属门都关了起来。可能现在他们终于找到工具打开了。”


话音刚落,门立刻被暴力轰开,飞到空中,狠狠撞到地面上。杰森和罗伊对视一眼。


“妈的。”杰森说。


幸运的是,铁管发出一声巨响,终于不堪重负的熔断了。就像堤坝开洪泄流,巨大的水柱从天而降,水花将罗伊的红发全部打湿了,粘哒哒的粘在他脸颊两侧。


罗伊补了一支箭,让仓库重新变得充斥着一片雾气。


“出去再找你算账。”杰森说,他朝墙壁上沿射出悬钩,用力一扯,小窗口的铁栅栏被他粗暴的拉扯开,露出刚好一个人通过的入口,“去啊。”


罗伊估量了一下高度,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冲上集装箱迈了几下,跳向入口。手指扒到边缘,他用力撑了撑上身,钻了进去。紧接着是杰森,然后他警惕的重新安好了栅栏。


并不是想象中的狭长管道,他们爬了几步,就回到平坦的台子上。罗伊顺着梯子向上爬,杰森跟在他身后。军火库摇晃了一下。


“怎么了?”


“手套上弄得都是油。”罗伊沙哑着说,“只是有点抓不稳。”


顺着微薄的光线,杰森看不到他的表情,无从判断他的真实状况。罗伊加快步伐,好像急切的想要快点回到地面。


但下一刻,他就完全失去了力量,像坠楼之人一样滚落下去,他手臂撞上金属,清脆的痛响在整条甬道回响,杰森立刻伸出一只手试图抓住罗伊,他做到了。


他的手指因用力过度而发出不堪重负的脆响,但杰森忍住了这个疼痛。他不能放手,绝不能。他望了一眼脚底,黑暗像巨兽一样张开嘴等待着吞噬他们。


这是无比漫长的时刻,但杰森能做到的。


在黑暗中只有他的呼吸,和罗伊低不可闻的呻吟。在如此逼厌黑暗的环境里,杰森的梦魇想要朝他侵袭而来,小丑的大笑声仿佛徘徊在他的耳边,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不,那个神经病不在这里。而杰森也不再是当初的罗宾。


就在这时,原本无力垂下的手握住了他的。


“小杰鸟,嘘,不要害怕。”是罗伊的声音,他醒过来了,“嘘,我在这里。”


湿润的液体在他的眼眶里打转,杰森不愿承认自己曾有过绝望的情绪。罗伊知道他的恐惧,他的过去,而他承诺过,绝不会把杰森重新一个人丢入那里,所以他必须醒来。


军火库凭着残存的意志,拖着创伤的身体,挣扎着醒过来了。


他要履行他的诺言。


罗伊费力的把自己重新靠到楼梯上,尽管很麻烦,他也自始至终没有松开过杰森的手。粘腻的,湿润的手掌贴在一起。


最后他轻轻从杰森手中抽出自己的:“往上走。我在你后面。”


杰森点点头,他们重新动了起来。


爬上楼梯,他们来到贴近地面的下水道。已经有很多光泄入黑暗中了,彩色的、路灯的光芒。


罗伊就像回光返照,他的精力正流失着,在甬道里左右碰撞跌倒在地上。杰森扑上前去扶住他,他摸到湿润的液体,抬起手来,黑色的。是血。


“不,罗伊,不。”他语无伦次的说,“你必须保持清醒。我的队友很快就会来,我给他们发了讯息,很快的。你知道的,比扎罗是个克隆氪星人,他能,他完全能找到我们,听着,罗伊——”


“这实在有点痛。”罗伊面孔茫然,“你在对我说话吗?”


老鼠在他们身侧叽喳,杰森咬牙切齿的踢开这些恶心的小东西。


“保持注意力,”他说,“你要怎样才能好起来,罗伊?”


“我真喜欢你。”罗伊说。


杰森颤抖着手摘下他的多米诺面具,然后吻了上去。这是一个一点都不浪漫的接吻,但罗伊显然吃惊到了极点,他溃散的目光重新集中到了杰森身上,后者将手托在他的脑袋后面,加深了这个吻。


“现在可以了吗?”杰森说,而罗伊只是震惊的张开了嘴。


“我觉得完全可以。”


是亚马逊人的声音,阿尔忒弥斯挪开下水道的井盖,俯视着他俩说。


老天啊。


杰森想捂住脸,或者随便钻到那个缝隙里面去,只要此刻消失在队友面前。


他们来的时机也太凑巧了一点吧?!


“我可以解释这个的——”


但下一刻,罗伊手臂放到他的脑后,将他拉近,再次得到一个吻。杰森余光瞥到阿尔忒弥斯兴致盎然的表情,只能自暴自弃的闭上了眼睛。


-tbc-

评论(6)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