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可能的爱意

*翻到一篇旧稿,改改。



迪克曾经养过一只鸟。那是穿过哥谭高空的时候的意外收获。

他仍是蝙蝠侠的罗宾,哥谭骑士的小助手,穿的花里胡哨的未成年英雄,比以后的历任接替者多了不止一点的童趣和耐心,尚有心情关注别的东西。

他赶跑了虐待幼鸟的小孩,小心翼翼的把那只小鸟捧着手里,看向蝙蝠侠。

“我可以养它吗?”迪克满怀希望的问。

布鲁斯说,可以。

你要负责,你要关爱它,爱护它,投注能给的精力。

但绝不能将它当做所有物,因为你养它并不代表它就是你的。

迪克犯了错误,想要这只鸟属于他。

就像他想要达米安。


达米安坐在哥谭夜空下的滴水兽上,风把罗宾的黑斗篷吹的烈烈作响,是一面几乎融入黑暗的旗帜,迪克在原处看向他的弟弟,达米安的侧脸很安静,或者说,面无表情。

夜翼从楼顶的一侧灵活优雅的落到他身边。

达米安没给出什么反应,少见的走神。他把手撑在下巴上,绿眼睛俯视哥谭。

“你好?”迪克凑上前去在他头顶轻轻的说。

达米安先是一怔,大概没想到有人靠近他,然后抬头飞快的看了迪克一眼,和那双蓝眼睛对视。几秒,还是一秒不到?达米安避开了他的视线。像是觉得自己露怯,他又抬起头恼怒的看向迪克,在对方专注的注视下,他心底动了一下,却又快速的再次移开视线。

迪克抿嘴笑了,坐到达米安身边。

“你在布鲁海文没事可干了吗?”

迪克笑了笑,比起冷冰冰,至少罗宾会对他发牢骚。

“我听说你最近很好。”迪克岔开话题,“布鲁斯和我夸过你很多次。”

达米安轻哼了一声,像小猫。

“而我听说你几次把自己搞进了医院,也很不错。”

羽毛或者柔软,令人心底瘙痒的东西刮着他的胸腔。

“你是在担心我吗?”

“少自恋了。”

迪克想逗逗他,手撑在台阶上,往达米安身边挪了一点。

对方皱起眉头,立刻往另一边挪了一大步。

迪克觉得有点好玩,再来了好几次。罗宾终于忍无可忍的站起来俯视他,踢了他一脚。

“你到底想干什么?”

“请你吃东西,要不要?”迪克很诚恳的看向他,“来嘛,我请客哦。”


达米安在心底狠狠的骂了迪克一千一万遍。

他是他见过的最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脸上总是挂着蠢兮兮的笑容,好像世界上有太多开心的事情,但却没人能真正走近他内心,尽管他看起来是那么触手可及。

达米安从不自作多情,他学会的东西就是没有什么是“可能“就能得到的。他的地位,他的身份,甚至是他的生命,都是自己拿过来的。

但迪克身上有太多太多的可能,可能迪克早就疲倦于蒙面生活,可能迪克从没真正爱过哪个人,可能迪克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好说话,可能……迪克喜欢他。

太多的可能怎么可以存在同一个人身上?

这感觉就像在半空坠落,紧缩的心脏和颤抖的四肢,惴惴不安的情绪,不可自拔的战栗。


迪克没用多久就把他的那份甜筒吃完了,而达米安还在慢吞吞的咬着。

“你看到之前那个人的表情了吗?‘真不敢相信,夜翼会来买甜筒!’”迪克大笑,他的笑声一直很有感染力,达米安的嘴角翘起,但又立刻压下去。

“每当这种时候我都有点羡慕杰森,他只用摘下头罩,拉上夹克就可以坐在店里吃夜宵。不像我这样,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我是从哪家古怪俱乐部跑出来的。”

达米安不喜欢他提陶德的语气和表情。

“这次什么时候回去?”他硬邦邦的问。

迪克低头看了他一眼,犹豫片刻:“明天。”

“那你回来干什么?”

又没有突发任务,没什么必要赶回来,就留一晚上。

达米安感觉自己的怒火来的很汹涌。

但他突然想到迪克除了夜翼,他还是理查德,那个风流成性的理查德。他的私人生活可能会将他引回哥谭,他的前女友,爱过的女人,甚至是布鲁斯,都会让理查德傻乎乎的回头来到这个被他抛弃过的城市。而不是因为什么“可能”因素。

“我……”

“不关我事。”达米安把剩下一半的甜筒扔进了垃圾桶里,转身走了。

迪克在后面追他,这体验很奇怪,如果达米安真的想立刻离开,他有八成把握甩开夜翼,但他就像个普通人一样快步走向前方,而迪克也忘掉自己学会的技巧,只跟在他身后。

走进小巷的时候,达米安闭了闭眼睛,睁开转身,迪克正站在他不远处。


有一半路灯的光影打到他身上,让夜翼显得很神秘,就像达米安沉浸过的一本书,半开半合。

“你总是觉得我很无聊。”迪克说。

“我没这样说过。”达米安回答。夜翼朝他走近了一步,这次罗宾没再退后。

“你之前在想什么?”他指的是在楼顶上。

“我有必要告诉你?”

迪克顿了顿:“我回来是想看看你。”

“那多谢了。”达米安嗤鼻道,“我可不需要。”

他们对视一眼。

达米安怀疑自己又看到了那种东西,“可能”,可能他没有看错,迪克眼中闪烁的情绪是爱意。像黑云中潜藏的潮意,一种慢慢爬上干燥心房的东西。这样的情绪是会感染的,否则他不会感觉自己胸腔突然胀满了莫名的情绪,海浪拍击的钝痛和滋生的莫名的渴望,一种可怕的祈求几乎贯穿了他。

说什么好吗?

这样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他有点心烦意乱和难以启齿,它们一路坠入他小腿,让达米安迈不开步子。


“我……”

“我喜欢你。”他干脆道,“恋人的喜欢。”


达米安冷眼看着迪克的表情逐渐变了,他说不清楚这是什么复杂的表情。只是类似的情绪已经困扰了罗宾几乎整个青春期,他已经成年几个月了,而它仍萦绕在内心。达米安不是一个优柔寡断、驻足不前的人,是迪克让他犹豫了。他分辨不清这样到底让他变得软弱还是坚强。

迪克很久没有回应。

达米安想,随便吧。

他转身要走,下一刻,身后传来脚步声。

两声,是迪克跑过来的声音。

达米安年少的时候,他不喜欢这样急促的脚步声。因为这意味着竞争和势在必得,迪克比他稳健的多的步伐往往告诉年幼的罗宾,他要先一步取得胜利了。

他心底动了动,还没来得及转身,一股大力从身后传来,是迪克从后面抱住了他,几乎把他压倒在地。迪克比他想的要结实很多,看起来纤细的身躯,却能把他圈到怀里。达米安没试过这样被人抱过,但那是迪克,他想他可以忍受。

迪克把头埋到他斗篷处,用高挺的鼻梁蹭着他的颈项,达米安知道自己耳根红了,因为热度,也因为身后的人用冰凉的脸颊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耳垂。

碰了一下,只敢碰一下。


“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像你一样喜欢撒谎吗?”达米安说。

迪克在他身后傻笑起来,笑声滚落到胸腔里,震得他后背发痛,又热又挤,把一切不安全都碾碎了。很多可能……迪克是个有很多可能的人,但他“一定”喜欢达米安。


“你是我养大的小鸟,”迪克说,“我不想要别人夺走你。”

那只受伤的幼鸟,振翅而飞,离开了迪克的身边。他原本以为达米安也会是这样。

“而我也厌倦了再猜你的心思。”

达米安挣开了迪克的怀抱,身后的青年手垂下来,他伸手捏了一下迪克的脸颊。

“我也不希望别人夺走你。”他蛮横的说。


达米安不再需要猜测迪克的可能的爱意……但他或许能猜测一下他们可能的未来。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