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Royjay】重逢的三个夜晚 (上)

“这灯光非常刺眼,搞得我眼睛很痛。”杰森把手中的酒杯抛向比扎罗,“不过对你的肤色来说刚刚好,勉强算作将功补过。”


阿尔忒弥斯瞥了他一眼:“你在搞什么?别把我点给你的酒给比扎罗,他会喝醉的。”

亚马逊人就像个管事的头儿,几个星期之前杰森可能会不自量力的嗤之以鼻,把她混杂着命令意味的指示抛在脑后,但如今的红头罩已经吃尽苦头,完全懂得能屈能伸的含义。

他做了个鬼脸,像从八岁小孩手里抢过玩具熊一样试图拿走握在比扎罗手里的杯子。

“我们在做任务。”他一根一根掰开氪星人的手指,严肃的说,“别把私人玩乐和正事搞混了。”

阿尔忒弥斯翻了个白眼。

“所以,任务是什么?”她问。

这就是杰森喜欢的部分了,起码他可以安慰自己他才是那个真正指挥队伍的人,但实际情况是亚马逊人不屑于搞些潜伏的阴谋诡计,而杰森的头脑恰好可以胜任这一环。

关于亚马逊人称呼他“小聪明”的那部分,杰森没去反驳,他学到的潜伏技巧大多数来自前任导师蝙蝠侠,所以阿尔忒弥斯鄙视的时候他其实还有点暗爽。

“黑面具野心越来越大,不再只局限于操纵属于自己的那块地盘,他甚至还把主意打到了小孩上。”杰森深沉的说,把头埋到沙发枕头里,“好哥们儿,我们勉强算个反英雄,和英雄沾了点边,怎么能坐视不管任由这些糟心事发生?”

“首先,我是个女性。”她瞥见杰森做鬼脸的表情,“如果你不认同,我可以打到你承认这一点。”

杰森费解的嘀咕道:“而我当初还想和你调情,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

亚马逊人没理他,倒是杰森自己开始笑个不停。

“其次,你是不是恰好漏了什么信息,比如黑面具抢走了你的地盘?”

比扎罗谴责的目光投到他身上,杰森只好收住笑,举起双手投降。

“好,好,这确实和我私人脱不开关系,”他说,“我只是没说明这个次要原因。再说,拜托,重点难道不应该是孩子们才对吗?”

“我讨厌孩子。”比扎罗可怜兮兮的说,上次任务他们被一堆猴子折磨惨了,以至于氪星人都留下了错误的心理阴影。按理说杰森应该去纠正他的错误认知,但一想到在比扎罗的脑子里小孩等于猴子,而他熟悉的小孩只有一个罗宾,那么这公式还真没错。

“而我讨厌撒谎者,”阿尔忒弥斯冷冷的说,“奥拉在上,你会付出代价的。”

过了一会儿,亚马逊人后仰躺在沙发上,她伸出胳膊霸占了杰森的位置。酒吧这整张沙发都是他们的领地,显然没哪个寻欢作乐的人敢贴近看起来就凶神恶煞的三人组。

“你该找个男朋友了。”她突然说。

“啥?”杰森慢半拍说,瞪大眼睛,“你在说我吗?”

“因为我不会因为你可怜的目光就怜惜你。”

杰森怨念的看了她一眼。“我们是小队,小队就是要互相帮助。”他说,“你帮帮我会怎么样?”

当然,杰森一个人可以完成任务,但他就是想把整支队伍拉下水。一想到他又要搞布鲁斯一贯潜伏那一套,把自己搞得像一团烂泥巴,而他的队友们可以在他的安全屋,吃他的零食,吹他的空调,还可能看他的典藏版影碟,他就觉得心态变得太不平衡了点。

“好啊,”亚马逊人松口的意外之快,伸出手指了指吧台那边,“看到在那里坐着的男人了吗?上去和他说话。然后我要看到一个吻,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杰森不可置信的重复一遍,而阿尔忒弥斯挑了挑眉,朝他颔首。好吧,这个女人就是想看他出糗。那她可就完全搞错了,杰森绝不会是和陌生人调情就变得羞怯那一款。

他看了一眼吧台那边趴着的男人,黑发,行吧。

“说话算话。”杰森得意洋洋的说,但亚马逊人仍保持着让人恼火的气定神闲,他会让她后悔的。杰森大口喝了一口酒,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下,感觉就像有人朝着他腹部打了一拳,这味道实在太带劲了点,不过他勉强可以应付的。

杰森从沙发上站起来,崴了一下脚,差点重新跌回去。

“这才是你的阴谋诡计吗?你真没加点什么东西?”他大着舌头说,脑袋立刻变得晕沉,“太卑鄙了,亚马逊人。”

阿尔忒弥斯发出一阵悦耳的笑声。

“上啊,小东西。”她说,“让我看到你的行动力。”

杰森会让她后悔的,不过首先他得解决另一个队员,他猛打了一下比扎罗的胳膊,因为这家伙在一旁配合的鼓掌,虽然最后结果是杰森抱着手臂缓了好久,但他自认为自己起码找回了点领队可怜巴巴的尊严。

他踩着云端的步伐走向吧台的黑发男人,酒吧头顶打光转了一圈,杰森推开挡在道路上的人,挤开贴身舞动的瘾君子,跌跌撞撞的靠近他的目标。他还趴在吧台上,无聊的玩着玻璃杯,起初杰森以为他走了,因为凑近了看这家伙是红发,但他的帽子出卖了他。

这就是亚马逊人选中的家伙。

“就是你了,”杰森嘀咕道,朝他背影比划了开枪的姿势,“我的幸运男孩。”

背对他的人就像感觉到了他的动作,侧过头转身看向杰森。他就像被闪电击中了,僵硬的挺直了身体,不可置信般张开了嘴。让杰森眼睛发痛的灯光扫过红发男人的外套,牛仔裤,然后停在他的脸上。那是一张熟悉的脸,他有九个月没见过的轮廓。

那是罗伊哈珀。

罗伊看上去比上次分别前瘦了很多,兜帽衫松松垮垮的挂在身躯上,破洞牛仔裤裤脚宽松挽起,蹬着一双黑红板鞋,像个大学生,搞得杰森半天没反应过来。

“小杰鸟,”他疲惫的说,眼睛一如既往的亮着,“你在这里干什么?”

在酒吧还能干什么?

“来玩,”杰森干巴巴的说,“你呢?”

很好,傻透了。杰森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正看着这边的两个人嗤嗤发笑的愚蠢模样,因为他正充当着小队笑料的主角,见鬼啊。

“和你一样。”罗伊可能和他想的一样,他们大眼瞪小眼,气氛陷入尴尬。杰森真想扭头就走,或者掏出枪把自己毙掉,了结这个情景剧一样的场景。

“科莉呢?”杰森转移话题的手段实在太挫了,但至少他想出主意了,而不是像罗伊一样只知道傻傻的盯着他。

“不知道,她可能在地球,也可能正在哪个地方。”罗伊耸肩,“你知道的,她完全自由。”

杰森被他手里的玻璃杯吸引了。里面装着几个方块的冰块,被他像投骰子一样晃来晃去。

“不要喝酒,”他皱起眉头下意识说,“这对你身体不好。”

“嘿,我一直在戒酒。”罗伊好像没察觉到前男友说这样的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谢天谢地,杰森避免了又一场尴尬,“就算我很想念,但也没碰过。”

“哦,这很好。”杰森没话可说了。

他伸出手指了指他身后的新队友们。“抱歉,”他说,“我就是来打个招呼的。”

罗伊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亚马逊人和氪星人。

“你女朋友?”他迟疑的盯着阿尔忒弥斯。

“不,不是。”杰森立刻反驳,意识到自己语气不必要的太急切了,“呃,我们只是队友。她是个亚马逊人,我不喜欢太强势的女人,而她实在是个中楚翘,所以我对她没感觉,完全没有……”

他突然止住声音。“反正,就是这样。”杰森吐出一口气,酒精在他胃中下沉,“我要回去了。”

“今晚见到你很开心。”罗伊说。

“我也是。”杰森回答。

他转身努力让自己走的步履不像个醉醺醺的酒鬼,他能感觉到罗伊的目光仍然黏在他背后,直到他重新撞开舞池中的人回到他的队友身边,这视线才消失。他突然感到胸腔空荡。

“你没吻他。”几乎是在杰森坐下的同时,阿尔忒弥斯说,“这代表你放弃了吗?”

“是的。”杰森自暴自弃的说,抢过压到亚马逊人身下的靠背抱住,“如你所见。”

“但他看你的眼神很着迷。”

杰森烦躁的扔开靠背:“你看错了。”

阿尔忒弥斯盯他的目光让他后缩了一下。

“他有女朋友了。”杰森懊恼的说,“是星火公主,你应该知道。我曾经的队友。老天在上,我怎么可能随便亲一个有女朋友的人?”

“哦。”亚马逊人耸肩,“那好吧。但我不知道这点,所以还是算你输。”

杰森应该再说点什么,但他心底的某一处不受控制的抽痛了一下。

他想到了三人的沙滩,阳光,防晒油,饮料,科莉坐在椰子树枝干上晒太阳,而他和罗伊埋在沙子里,罗伊把手放在他耳侧磨蹭,带起沙子颗粒,温柔的一下又一下,抚摸他的轮廓,杰森快要睡着了,所以他懒得躲开,直到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

“这酒让我很不舒服,”杰森说,假装一切都是酒精的错,“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等几秒。”亚马逊人说。

杰森为她语言蕴含的意思感到迷惑,但接下来他知道因为什么了。

罗伊正粗鲁的推开挡在他和杰森之间的人,穿过舞厅朝他坚定的跑过来,甚至糊涂的撞翻了几杯酒,全洒在他孩子气的兜帽衫和牛仔裤上,他比杰森更像个酒鬼。罗伊正朝杰森跑来,好像眼前只有那么一个目的地。

他眯起眼睛试图看清重影之下罗伊的表情,但头顶的光一轮一轮故意避开他的脸,让杰森不能称心如意,罗伊哈珀,军火库,前任绿箭侠助手正靠近他,他爱的人。

杰森甚至不知道他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沙发陷入可怕的沉默,阿尔忒弥斯和比扎罗都不约而同的盯着罗伊,后者局促的将手放到身侧,板鞋向后退了一步。

“你们好,小杰鸟的新队友。”他低声说,目光很快转向杰森。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他问。心脏扑腾跳动。

“我就是想说一点,”罗伊提起一边嘴角微笑,像个落魄的流浪诗人,“我和星火分手了。早就分手了,而她现在恨死我了。”

“所以?”

“就是这个。”他挂上曾经的笑容,这才是杰森熟悉的罗伊,“我很高兴再次遇见你了。你要在这里呆多久?”

“三天。”阿尔忒弥斯说,挂着奇怪的微笑,杰森转过头怒视她。

“明白了。”他做了个敬礼的俏皮姿势,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这次,我还有机会吧?”

杰森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但他起码确切的知道一点,接下来的任务将会是个大麻烦,名为罗伊哈珀的大麻烦。

-tbc-


(中)(下)

评论(8)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