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最美好的一天 (一发完)

这是史蒂夫第三次踏入瓦坎达。


飞机没办法直接到达这里,他走过几公里的泥地在傍晚时刻才到达接应的人面前,军靴边缘沾满污渍,国王带领他穿过走廊,把泥巴印在地板上。史蒂夫突然感到羞怯。


这里很多东西都是纯白干净的,输液管,冷冻仓,墙壁。但史蒂夫是脏兮兮的,衣服熬夜后显得皱巴的同时腻在身上,胡子也乱糟堆在脸颊,让他几乎像个原始的野人。


巴基要醒了。


他将看到的是一个风尘仆仆、疲惫不堪的男人,一个一团乱麻、疏于打理的逃犯。


史蒂夫踌躇了一下。


“殿下,”他出声,“请等等。”


他借了这里的浴室洗了澡,然后披上瓦坎达的装束。


他重新穿过走廊,走的很缓,还有时间逗留原地,盯着自己先前留下的泥渍发了会儿呆,黑漆漆的。但接着他迈开步伐,又好像赶时间般急促,他站在这间房间里。


冷气升腾,史蒂夫像是入了迷,小孩一般看着万花筒,绿眼睛的色彩辗转在他眼底。巴基睁开眼睛,他上前一步,扶起对方。


“感觉怎么样?”他轻声问。


“棒极了,”巴基说,困倦似的揉了揉眼睛,“就是有点冷。哦。”


他看到了史蒂夫的装束,吹了声口哨。“不错,”他说,“你看起来完全像个当地人。”


史蒂夫微笑:“这对你管作用吗?”


你在说什么,巴基迷惑的问。


“异域风情,”史蒂夫说,“我记得你对外国人特别有兴趣。”


巴基瞥他:“你不能在我一醒来就撩我,这完全是犯规的,因为我的‘调情’身体机能还没能反应过来,不然我肯定立刻就能怼回去,把你搞得脸颊红红。”


史蒂夫捏了捏他的脸颊:“你现在不算反击吗?”


巴基拍开他的手大笑,当然,他的笑声从来都很有感染力。他搂住史蒂夫的脖子,像触电,冰天雪地里的一簇火焰,后者后退一步。他低下头轻轻蹭了一下他的脸颊,很快被巴基推开脸。


“虽然你闻起来是香的,”他抱怨道,“但胡子实在太扎人了。难道它也是四倍的吗?”


他决定他们共同完成的第一件事情是替史蒂夫刮去胡子。


但史蒂夫偷看了一眼自己的口袋,立刻就被他发现了。


“别想,不管你有什么计划,在我这里就得听我的。”巴基说。


而瓦坎达的国王为他们稀奇古怪的要求发笑。


“他先是要洗个澡,”特查拉指着面色发窘的史蒂夫说,“然后你们打算再刮个胡子。看上去今晚有个聚会为你们准备。”


这里真的有个聚会,太巧合了,年轻的国王告诉他们的时候巴基还将信将疑,瓦坎达称每年的今天为欢度节,青年男女会出门放烟花,围着高耸的火堆跳舞。


“你喜欢的异域风情。”史蒂夫说。


“你不能老拿这句话堵我,”巴基反驳,“再说,我们算是青年吗?”


他模仿了一下老年人杵着拐杖的岣嵝走路姿势,做口型,这才是我们。


但史蒂夫执意要拉着他参加,严格来说,也不算执意,他只是用那双蓝眼睛执拗的盯着他。


好吧,巴基勉强点头同意,心底却炸开烟花。


“但你得全程听我的。”他命令,“否则我们就取消这次活动。我要回去睡觉。”


“哪次我没听你的?”


“很多次。”巴基嘀咕,“有次你和我在英格兰遇到一堆黑皮肤小伙,你非不听我的,要和他们问路。结果被拉着喝了一堆酒,差点就地捐躯,还抱着我说爱我爱我,一边哭一边擦眼泪。”


“你记错了,明明是你自己。”史蒂夫立刻说。


“才没有,是你。”


“是你。”


“我没记错。”巴基怒视他。


史蒂夫低头,心隐隐抽了一下,他重新抬起头。


“你别拆我的底了,拜托。我才不要承认。”


巴基松了口气,好像一直在屏住呼吸,他换上得意洋洋的笑容:“别想。这辈子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反正到时候你一定得听我的,否则我要把一切黑历史都印成报纸,发给全美,让美国队长名誉扫地。”


“我错了。”史蒂夫换上央求的语气,“拜托了?”


已经没有美国队长了,但他知道自己还是需要这样说。也必须这样说。


在完成第一步的时候,他们出现了分歧。巴基突然大发脾气,沮丧的将剃须刀扔到一边。


“我做不到。”他说,手还在抖动,“我就像得了帕金森。”


“你可以的。”史蒂夫轻声说,握住他的手腕,“你只是太紧张了。”


我在紧张什么?巴基问。


任何话都可能让他想到自己失去的手臂,血肉之躯也好,机械制物也好,总之都不是史蒂夫想要的。所以他上前一步缩短了彼此的距离,低头让鼻尖相触。


“你说你在紧张什么?”史蒂夫温柔问。


“你太小看我了,”巴基说,错开鼻尖,耳尖泛红,“这不过是小菜一碟。”


他们逐渐贴的更近,鼻梁的两座小峡谷因内心的震动贴近,双唇碰到一起,像海水拍打礁石,轻柔的冲刷,一寸一寸,纹路清晰,棱角变为平滑。


“现在还可以应付吗?”史蒂夫双唇轻轻抚过他的锁骨。


巴基一把推开他。


“我现在不想要这个,”他说,完全没有说服力的仍用手紧抓着史蒂夫胸前的布料,“你自己把泡沫解决掉。”


接下来变成了一场单向战斗,因为巴基一直拿水试图泼向史蒂夫,而后者只是费力的拧上了水龙头。


“我在帮你洗脸。”巴基振振有词,“你躲开就是不对的。”


“而我在帮你唤回‘调情’身体机能,”史蒂夫偷笑,“你躲开就是不对的。”


他重新吻了上去。


这完全是错误的决定,因为等他们有时间出门的时候,天色已经晚的人都散场了。只有零星的火苗预示着这里曾经有场聚会。巴基倒没有太失落,而史蒂夫却显得比他更在意。


“我专门等的这一天。”他失落的说,坐到最近的石头上,看向天空。新月正被薄云笼罩着。


“有多专门?”巴基同样坐到他身边,随口问。


从法国巴黎辗转多机,甩开特务和通缉,彻夜不眠赶到这里。


“也没多专门,”史蒂夫泄气道,“你想回去了吗?”


巴基借着黯淡的月光观察了一会儿史蒂夫的脸,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我觉得我可能变懒了,”他轻快的说,指了一下那头的山顶,“你介意背着我去山那边看看吗?”


史蒂夫的脸因为他的一句话点亮。


“当然可以,”他说,在巴基面前半蹲下来,感受滑上后背的重量,像小蚂蚁叮上手掌的瘙痒,“我们当然可以看。”


史蒂夫一深一浅的顺着路背着他向上而行,虫鸣唧唧,花草摇曳,微风轻柔,小股水流和他们相逢,在月光下像条银色的缎带。


“真好看,”巴基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双眼一眨不眨,“真好看。以前从来没注意过这个。你画过这些小主角吗,史蒂夫?”


“画过。”他说,“我们还养了很多,堆在你房间的阳台上。”


“你是说,布鲁克林?”


“任何地方都可以,巴基。只要有我在的地方,那么一定有你的一间房。”


不许拿你自己的房间充数。他沉默片刻说。


“啊,被你识破了。”史蒂夫佯装惊讶道,“和我住在一起不好吗?”


“才不要。”巴基说。他的心还在噗通跳个不停。


安静点,他对自己恼怒,别像个小男孩。


他们到达目的地了,用长矛护卫打算拦着他们,因为这里是加冕的斗场,平时不该有人上来。但当看清他们的脸之后,护卫立刻让开了。


“国王嘱咐过吗?”巴基说,“他想的真是太周全了。”


“不是,”女战士摇头,“重回皇位后,殿下经常来这里看日落。他嘱咐过,如果有和他同样的人上来,那么是完全可以的。”


“和他一样的人的标准是什么?”


这次她没回答。不过答案也不重要了。


他们坐到悬崖边缘,非雨季的这里下方依旧有磅礴的瀑布,晶莹的水花似乎可以飞溅到他们的脚边,有种湿意徘徊在身侧。


什么话也没有,也不应该,此刻月光足够漂亮,只留下看客,无需点评。


巴基很快就困了,他精力有限,逐渐靠到史蒂夫身侧,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史蒂夫一动也不动,这是他梦回午夜才有的重量,他侧了侧身体,让巴基躺的更惬意,自己睁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脚底的瀑布,叹了口气。


整晚这样。


巴基醒过来的时机正好,赶上太阳升起。一轮和昨夜不同的暖色光芒笼罩在身侧,投下彼此靠在一起的阴影轮廓,一如出生以来就这样依偎着。他揉了揉眼睛。


“抱歉,”他歉意道,“我不该睡着的。”


“这有什么?”史蒂夫伸手捏了一下他的鼻子,“我有个东西想给你看。”


他拿出口袋里的本子,这本来是他打算一开始就念给巴基听的。他这样做了,后者认真的点头。


“这就是等你离开这里我们旅行的路线,”史蒂夫轻声说,“你觉得怎么样?”


“我们……”巴基迟疑了,“有这个时间吗?”


“当然了,”史蒂夫说,“只要想,怎么会没有时间?”


“你说的对。”他说,“我真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当然,不是说这里不好,月光很漂亮,人很善良,国王也很好,和平又祥和,如果是以前我很愿意留在这里的……”


巴基语无伦次的说着颠三倒四的理由。


“但这里没有你。”他最后说,“我要回到你身边,这才是最重要的。”


史蒂夫静静的看着他,


“不需要看管着那个布鲁克林来的小个子?”


“你在瞎说什么,”巴基大笑,“你就是他。我以为你早就明白这一点了。”


“需要回去了?”


“嗯,对。”巴基站起来,他朝史蒂夫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我要重新回去睡觉啦。”


-end-


#节日是我乱编的,复联三也是没看的。

#再次攒人品。

评论(9)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