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重新做梦了

*艰难复健

永远爱桶哥!





杰森不算一个急功近利、投机取巧者,拉撒路泉水在复活的过程中帮了他很多,但似乎影响了他,他不再做梦。但在靠近哥谭的时候,他又开始做梦了。


这些梦太真实,起初他根本意识不到他在做梦。虽然杰森在哥谭附近,而梦里是沙漠,奇异的一片沙子,哥谭。太阳很毒辣,几乎把人晒脱一层皮,嘴唇缺水,像干涸的黄土皱裂,脚沉重的迈不开步,只能感觉汗滴顺着脸颊滑下。风带来不可多得的凉意,但仍很干燥。


他前面有个人影,起先杰森看不清,所以没出声。他不想走,但双脚仍不听使唤的执拗向前,朝人影的方向跋涉,他想跪倒,但仍不成功,杰森还是在往前走,几乎拖着身体向前。


杰森很快发现自己是在做梦了,因为他开始流眼泪。眼泪不停的下滑,和汗水混在一起,皮肤都因此疼痛起来。他听见有人在胡乱叫着,类似于“停下来”,或者“不要走”,然后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声音。他就像不要命了一样朝着人影大喊大叫,但这不可能,这不像我。他对自己呢喃。


这个背影的主人一定很特殊。所以杰森并不意外自己看到了什么。


背影是布鲁斯。他不会认错的。他看过太多次他的背影。


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说,既然走追不上的话,那就跑吧。跑起来啊,杰森。


但是这是沙漠,太阳,黄沙,他跑不起来。杰森希望梦里的布鲁斯能走慢一点,累的时候休息一下,这样他能趁机拉近距离。但真的布鲁斯都像是不会感到疲倦,梦里更不会了。


梦里的杰森有点绝望。


但他怎么甘心。所以他一直走,咬紧牙关,好像赌咒,直到梦境醒来。


这是个很糟糕的梦,但他还是不想醒来。和在肮脏的刺客联盟某处一样,当时暴雨来袭,雨珠从破败的窗缝中溅进来,很冷很凉,让人牙齿打颤,雨滴答声像闹钟,仿佛回到以前韦恩老宅的那间属于罗宾的房间,书架上摆着一排看过的书,幼稚或文学的书。但杰森不想醒,干脆放纵自己,沉浸在濒死的梦里,然后他看到了布鲁斯,忍不住笑起来,他很少那样笑了。他自己却不是很意外。


是那件房间。


他头靠在布鲁斯肩膀上,看一场电影,最美好的回忆,带着旧东西暗不见光的潮湿。泡沫一样脆弱,在沙漠的毒辣下,全都消失了。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原来如此想他,几乎难以启齿的。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