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惺惺相惜 (一发完)

#非典型蛇盾x鹿队 相信我

#就要考物理了,攒点人品呜呜呜!!!


01.

将挑战书写的像是情书,是九十岁老人的特色吗。

九头蛇和神盾局有话说。


02.

世界上最憋屈的事情就是,你满心欢喜以为制造出能够吊打对手的武器,接着转头就发现对方也有一个相同的秘密武器。他们各自暗自招募的佐拉博士和厄斯金博士在最不巧的事情上脑洞撞车的山崩地裂,他们甚至怀疑两人是否背地里眉来眼去暗度陈仓五五分赃,把他们本该独一无二的珍贵战士搞得好像同一家工厂生产的配套快餐,还是情侣套餐买了送小熊的那种。

但不管怎样,他们还勉强算是世界上独二无三的超级战士。


九头蛇内部相当崇拜他们的队长。他们给他最大的自由,最大的权限,他可以随意行动,调动监控,派遣人员。但是随意行动不意味着可以跟踪对家队长,调动监控不意味着可以锁定对面队长,派遣人员不意味着可以送递挑战书。

史蒂夫给出的都是令人信服的理由:“第一、美国队长的一举一动大都代表了神盾局的行动;第二、美国队长比起其他人更有可能接触到机密文件。所以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具有战略意义的。另外,你们认为我会输给对手赔掉尊严吗?”

他完美的安抚了躁动的九头蛇特工。


神盾局内部是相当尊敬他们的队长的。他们信任他的能力,理解他的选择,他可以灵活策略,发布命令,派遣人员。但是灵活策略不意味着可以支开队友,发布命令不意味着可以插科打诨蒙混过关,派遣人员不意味着可以把特工搞成飞天信使。

山姆呈递到办公室的辞职书已经蒙尘已久,无数份复印件仍在锲而不舍的投送向上层。

巴基给出的都是有理有据的理由:“第一、九头蛇队长是九头蛇的邪教精神领袖,参透他的行为对我们任务非常有帮助;第二、九头蛇队长比起其他九头蛇特工来说仍存善念,拯救失足超级英雄向来是神盾局义不容辞的责任。另外,你们难道不相信我的挖墙脚能力吗?”

复仇者联盟原地起立为他的胡说八道和盲目自信鼓掌三分钟。


03.


“我很忧愁,”巴基咬着笔杆写道,“我一直很好奇你是怎么管住其他人的?我们这边一个个都是蚂蚱属性,不跳会死。尤其是某个小胡子,好像日常蹦跳有利于长高几毫米。”

这张皱巴巴的小纸条通过扫描,检查,九头蛇高层阅览后,确认无误转交给史蒂夫。


“我没这种忧虑。或许,我们能见一面?然后我能告诉你一些事情。”

这张工工整整散发着九头蛇特有装逼昂贵香水味道的信札被扣留下来。


“这是一个诱饵,一个陷阱。”托尼信誓旦旦的说,“这就和‘我们出去约个会,然后晚上送你回来,宝贝’一样虚伪的情侣谎言。如果队长真的傻不拉几的去的话,会有一个队的九头蛇等他自投罗网,然后他只能瑟瑟发抖孤苦伶仃的在地牢里哭泣。”

巴顿仰身,差点后翻成功把自己笑到沙发背面去。

“你在笑什么?”托尼不满的摘下墨镜。大白天室内戴眼镜,他真的有毒。

“你把队长和对面那个队长见面比作情侣约会?”巴顿笑得发抖,“我看你是恋爱脑上身。换个比喻好不花花公子?”

突然大厅陷入了沉默。可怕而尴尬的十分钟过去了,还没有人说话。

“对不起,我是大傻瓜。”巴顿绝望的把脸埋到手心里,“我不该把重点圈出来的。”

猎鹰站在落地窗前,假装看风景,直到他的手机震动,他才从深沉中醒来。

他只扫了一眼短信。

“我有个问题,”他说,“这个年代连信鸽都绝迹了。为什么还有人喜欢写信?”

“你不是信鸽吗?”托尼说。

“我不是,听到没有,我不是。你不能这么侮辱一个士兵。”

而房间里的两个男人只是默默无言的看着他。

几分钟后,猎鹰强忍住情绪伪装的倔强溃败,他背过身擦了擦眼泪:“再见,我先去送个东西。”


04.


他们真是太过分了。

九头蛇和神盾局应该有场硬仗要打。


05.


“我压美国队长一票。”泽莫指了指记分牌。

朗姆洛翻了个白眼:“你滚开。编外人员。”

然后他被对方推挤到一边,像个陀螺一样被抛出人群中心,最可恨的是罪魁祸首还朝他轻蔑一笑。朗姆洛朝对方比了个中指,愤恨大叫道:“我压九头蛇队长一票!”

臭傻逼,气死你。

泽莫微笑:“十分感谢。”

然后他抽身离开,走之前站在朗姆洛面前,用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盯着他,在朗姆洛全身汗毛要炸起的时候才真正走远。

“他有什么臭毛病?”朗姆洛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身旁一脸沉静的皮尔斯,“搞什么鬼?”

“编外人员不计入票数。”皮尔斯怜悯的说。

“???”朗姆洛说,“草嗨爪,草泽莫。我们搞这个投票到底有什么用?”

“这决定了是否限制队长自由,”皮尔斯深沉的说,“倒插门是不被允许的,撬墙角是值得嘉奖的。”


06.


但美国队长和九头蛇队长还是见面了。


“我觉得很有意思。”寇森说,“这是历史性的一刻,大家齐聚一堂。”

“把你的相机拿开。”娜塔莎说,“没有滤镜的相机不要拿到女士面前。”

他们分散坐在店里其他桌子里,佯装普通顾客,点上甜点然后假装用餐。全场只有托尼和巴顿打出了mvp,他们公款消费吃甜甜圈不能更开心,以至于弗瑞局长一直盯着他们,简直难为一只眼珠同时要看两个人。


另一个角落是伪装成顾客的九头蛇骨干们。

朗姆洛一直试图把蛋糕上吃掉的樱桃核吐到泽莫脸上,但遭罪的永远是另一张桌子的皮尔斯。

“朗姆洛,我觉得下次出任务不用给你配枪了。”皮尔斯阴沉沉的说,“端着慕斯蛋糕,你就有本事拿下神盾局特工一支队。”

“哈哈,”泽莫笑的太假了,没人真的能笑出标准哈哈声的好吗,“你是豌豆射手吗?”

这比喻和嘲讽简直无范围扫射,把行尸走肉且脸颊皱巴巴的皮尔斯同时骂了进去。

朗姆洛看他上司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忍不住想九头蛇人都是怎么了。


“我觉得警报可以解除了,”托尼说,“他们很正常。看,手在桌子下面握住了。”

“嗯,没闹出人命。”巴顿点头。

“是的,很正常的约会。”山姆微笑,“你们脑子清醒点好吗?这他妈就是个标准的约会。”


“我觉得警报可以解除了,”朗姆洛说,“他们很规矩。看,没大家想象中的可怕画面出现。”

“嗯,我觉得没错。”皮尔斯说。

“九头蛇进来之前需要测试是否直男吗?我怎么不记得有过了?”泽莫礼貌的询问,“你们管接吻叫做没有可怕画面出现?”


07.


“我觉得墙角松动了,我们现在是朋友更进一步。”巴基深沉的说。


“我觉得他真是个有意思的对手。”史蒂夫说,“也是个很好的男朋友。”


08.


见了鬼了。

现在他们真的要变成情侣套餐了,这他妈完全是彻头彻尾的灾难。


09.


“没想过真的是倒插门…”皮尔斯勉强说,“不过有一点庆幸,起码我们把这个词语中间字变成了动词,这也算是一种胜利,九头蛇万岁……”


-end-


评论(24)

热度(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