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美国往事 (普通人au 一发完)

#生日快乐!@蓝在 
#不知道有没有写出你想要的那种感觉?
#嗯…orz希望有吧,没有我就…打滚…
##起名废饶过我吧

01.

你见过被偷的人对小偷负责吗?

他就是。不过James挺心甘情愿的。

他说认真的,超严肃的。

一个从小流浪街头的十八岁青少年有资格对他说的话负责。

James摁住那只企图在他工袋裤作怪的手,干瘪,瘦弱。他几乎要以为自己捉着骨头,生硬的磕着他的掌心。

那是个金发小个子。

十二岁?十三岁?总之不会达到青少年的分界线,仰头还没到他的下巴,像个还没发育的小女孩。蓝眼睛黯淡无神,两颊凹陷。

“嘿,你是哪家的孩子?”他问。

“我谁都不是。”男孩警惕的扫了他一眼。大概思考了几秒,James以为他会转身逃开,而实际上他朝自己扑了过来,一拳打在他的腹部。

几分钟之后,他拧着男孩的后领将他像只野猫一样提起来。

“哦,看来你还是个小斗士?”James说,像对待宠物一样用手挠挠他的下巴,“我们需要谈谈。”

男孩紧绷的下巴说明他的倔强,他的每一块沾上油渍的肌肤都颤动着。

“你的手上全是油,”他说,“把我的衣服都弄脏了。”

“那很抱歉,因为前几分钟你还试图把小脏手伸进我的口袋。”

男孩沮丧的垂下头。

“那么,你是个小小偷。”James盯着他。

“我不是!”他在半空中张牙舞爪,“我不-不是小偷!”

“那你管刚才的举动叫做什么?从我这里拿走零花钱吗?”

James温和的说。

他惊讶于自己的耐心,在这个绅士淑女们都步履匆匆的时代,像他这样的码头工更应该马不停蹄,但他却花费每个小时几美分的时间和这个男孩在小巷口对峙。

也许……他只是想起了曾经的自己。他也有过睡在纸板箱里,和一堆乱糟糟的流浪汉挤在一起的日子,也有过和街边野狗抢夺一块发霉面包的经历,他饿到受不了的时候甚至在屋檐下喝滴下来的雨水,为了生存James可以做一切事情。

他也有过富裕的生活,就像每个坚信美国梦会照耀人生的上层子弟,家族事业破产的前一刻他还在醉生梦死的举办party,然后银行搬走了他的钢琴,带走了回廊的油画,直到整个家都变得空荡荡的,然后家也没有了。

James的父母第一天就打算跳楼,但他们第二天才死成,因为光是排队花了一整天时间。他的卷耳猫第一周死掉了,然后是他的植物,全都乱透了。但James不想死,他的人生绝不该这么峰回路转。

他做扒手,抢劫,无恶不作。他本该这么坏下去,加入某个帮派,然后成为问题少年。直到他抢走了一位女士的钱。如果不碰这笔钱,或许他还能心安理得的做坏蛋。

她追不上James,他撞开她,几乎是立刻消失在拐角。但事实上,James只是轻盈的跃上了墙壁。他不该回头,但他这么做了。她跪坐在地上,捂住脸哭泣。

画面闪过他的脑海,包括那位女士抽泣的脸颊。她哭的……怎么说呢,自从流落街头,James见过太多人绝望的脸了,但她仍旧让他逐渐冷硬起来的心脏抽痛起来。

他好像回到了过去……长长的庄园回廊,无忧无虑的童年,但他怎么也不能在任何一个宽敞空荡的房间找到父母的身影。他扑到尽头的落地窗户前。

终于找到了。他们正在James最喜欢的玫瑰花园,倒在血泊里,和花瓣一个颜色。

他们觉得死在这里最省事。

他不知道怎么办。他太慌张了。然后James蠢透的大哭起来,他的眼泪没人在意。只是不再有仆人清理的玻璃窗户倒映他的脸。一张相似的脸,那位女士哭泣的脸。

因为有人正在死去,或者已经死去。

他再没见过这位女士。

02.

“所以,你是因为家里有人生病才偷钱?”James坐在男孩身边问,“还是因为你在生病?”

James请了这位小斗士吃午餐,他低头嚼着食物不说话。而James就像个喋喋不休的老修女追问他的名字和家庭,他也很给面子的一言不发。

终于,男孩咽下食物之后说话了。

“我叫Steve。”他说。

“原来你不是小哑巴。”James戳戳他的脸颊,引来Steve不满的一眼。

“我不是,”他铿锵有力的说,“我只是身体有点不好。”

“所以?”

“我……我母亲最近很忧愁。她也生病了,但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Steve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垂下头,“码头不要我,报纸不能卖…我不知道怎么办了。我很抱歉,我不会再做这种事情了。”

James盯着他的金色发旋,小男孩低落的样子让他不忍。

“我送你回去怎么样?”

Steve防备的扫了他一眼:“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你看到的那么回事。”James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手穿过Steve的身侧将他抱起来放到地上,“墙壁上坐够了,该回家了。”

Steve盯着他看,几秒之后。

“好吧。”他一脸严肃的说,“不要发出太大声音。她可能睡下了。”

James偷笑:“可以。你说了算,头儿。”

他们穿过小巷,来到修女馆。这里常年聚集着无家可归的人,James曾经短暂的在这里待过,但他逃跑了。Ann修女认得他,但当他推开门的时候,只朝他点了点头。

怀着某种复杂的心情,James跟随Steve来到一个房间。

他一眼就看见了床上的女人。她活不久了。

一个念头告诉他这个残忍的事实。

以及,是她。

James难堪的退后几步,他差点撞到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桌子。

“这是我母亲Sarah,”Steve说,“你的反应很奇怪,陌生人。”

“您好,”那女人说,她艰难的想从床上直起身来,Steve上前扶起她,“谢谢您送Steve回来,没给您添麻烦吧?”

而James只是盯着她的脸,艰难的呼吸。

“这是……?”

“没什么。”Steve立刻说,“让我送你出门吧。”

James浑浑噩噩的被他推出去。

“你们?”

“我父亲早就去世了。本来是母亲抚养我长大。”Steve叹气,他简直老成的不像个小孩,“但一年前她弄丢了父亲的抚恤金…但我并不怪她。可是母亲对自己施加了惩罚,她一天天消瘦。”

“可……”

“你还想问点什么?”他说,“我知道你是个好奇心很重的家伙。但这事和你没关系,不用太难过。你是个好人。”

“当初是……”

“没什么。”Steve把他用力推出门,“我们下次再见?”


03.

James开始养小孩了。他从没经验。

但抚养一个体弱多病的小男孩并不能难倒他。况且让人意外的是,大多数情况下都是Steve在照看他。

“这雨下的真难看。”

James说,他托着下巴的样子非常专注。趴在Steve的病床边上,好像这样做了很多个年头。

“你干嘛对我这么好?”Steve一边咳嗽一边说,“你从我母亲的葬礼上把我带走。”

准确来说,那不是个葬礼。简陋的过分了。

“我喜欢负重生活,”James说,“而且,我有些东西需要偿还。”

“你是指的什么?”Steve凝视着James,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到什么东西,“我知道的。”

“看你的报纸吧。少瞎猜来猜去。”

James头都不抬的说。

而Steve只是盯着他。

“我早就原谅你了。”他突然说,“如果你和我想的是一件事。”

“什么?”

“那笔钱。”Steve解释道,“修女告诉我了。”

James从椅子上跌了出去。

“你知道?这—”

“我一直都知道。”Steve说,“你以为我原本就是去偷钱的吗?”

“不然呢?”

“我很恨你。我觉得是你毁了我的人生。所以我带上了刀,打算见你。”

“然后?”

Steve微笑了一下,那抹稚嫩的笑意长久的停留在他脸上。

“我的刺杀任务失败了。因为我发现从头到尾都不是你的错,Bucky,你明白我的意思。”

James突然变得恼怒,他没去反驳突然的外号,气愤的站起来说:“你什么都不知道。Steve,你是我的债主,你有权责怪我。我愿意一辈子来挽回我做过的垃圾事。”

Steve不动声色。

“我比你清楚的多。有种感情永远靠压抑不能掩盖掉。我在你脸上看到了一点东西……”男孩继而迷惑的说,“这让我明白靠仇恨绝不能解决任何事。”

“所以你打算身体力行的来折磨我吗?”

“如果你管这叫折磨的话,我也没意见,”Steve说,“但我更情愿你称之为相互理解。”

James突然扑了过去,他抱住了Steve,将头埋在他瘦弱的肩膀上。

“我恨过你,但不再了。你在改变。”Steve回抱,“所以现在我们算是伙伴了吗?”

“你本该恨下去的。”James闷闷的说。

“这是很没意义的事情。就像自杀一样。”小男孩说,“非常自私的行为。我们现在重新认识一下吧。”

“Steve Rogers。”

“James Barnes。”

“Bucky。”

“James。”

“Bucky。”

“James!”

“Bucky。”

“……”James妥协了,“你说了算,头儿。”

04.

Steve在半睡半醒之间被人摇醒了,那个人从破了半边的窗户爬进来,把手放在他的额头。难以听清的嘟囔声之后,冰冷的身体带着湿气靠到了Steve的身旁。

Steve突然醒了,他翻身抱住把身体挤到一边的Bucky。

“今天怎么这么晚。”他说,一边把Bucky冻得发痛的手捂在怀里。

Bucky抽出他的手。

“别碰,很冷。”

“靠过来点。”Steve说,“然后我们都不会冷了。”

“这是唯心主义。”

“这是唯物主义。”Steve严肃的说。

“随便你吧。”Bucky在黑暗里说,语气带着狡黠和神秘,“我给你带了东西。”

“希望不是Lex医生列出的禁品。”Steve忍笑说,“她快把‘James和死神’不准入内挂在门口了。”

不用看Steve都知道James在不满的撅嘴。

“你笑了。”他指责道。

“我没有。”

“你有。”

“才没有。”Steve说,“嘘,小声点。其他人还在睡觉。你过来摸摸我的脸,就知道我笑过没有。”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Bucky像只小耗子挪近,手探向Steve的嘴角。

“你还在笑。简直太嚣张了。”他嘟囔。

“那是因为你拿手指在我脸上乱画。”Steve说,一把捉住他的手指,放在嘴边呼气。而Bucky另一只手胡乱的在Steve的身上掐捏。

“你在干什么?”Steve低声说。

“看你变胖没有。”Bucky佯装苦恼,“怎么还不长肉,我什么时候才能吃掉你。”

Steve发笑:“如果你少把我抱得那么紧的话,我可能会更大一点。”

“这个休想。”Bucky说。

他们胡乱说了一会儿话,Bucky已经完全忍不住了,而Steve非常沉得住气。

“我有个东西给你看。”他终于说。

“是苹果吗?”Steve说。

Bucky背着他转过身去了。

“你真烦,Steve,”他说,“能不能给点惊喜?”

“那我们重来吧?”Steve说,“往前调一下时间轴。”

“才不要。”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逐渐把自己挪到了窗口,试图爬出去。

“不不不-”Steve赶紧说,“那太前了。”

“我本来打算一进来就给你惊喜的。”Bucky沮丧的说,困倦的揉了揉眼睛,“所以正确的开头应该是从我爬进房间开始。”

“但你太困了。”

“嗯,”他说,“我还在长身体。十八岁嘛,但这不是借口-”

“因为这是命令。”

“什么?”Bucky瞪大眼睛。

“过来睡觉吧。”Steve掀开病床上的被窝一角,“我已经把它弄得暖暖的啦。你可以像以前一样抱紧我,我会缩小在你的怀里。”

“就算以后没我高?”Bucky期盼的说。

“别想,”他说,“这个绝对别想。我肯定能在病好起来之后比你高的。”

“好吧,我就不打击你了。”Bucky偷笑,“那苹果怎么办?”

他爬上病床。

“我们明天一起吃。”

“但你知道我们没水果刀。”

“我们可以一人咬一半。”

Bucky装作沉思。

“你真聪明,小天才。”他语气惹人发笑。

“嗯,嗯,我知道了。快盖好被子。”

Steve把Bucky探出被窝的手轻柔的放回去。

直到对方小声的打起呼来。

Steve将手穿过他的身体,彼此紧紧的搂在一起。

他怀里的苹果磕在两人中间,但Steve没去碰它。

这就像颗小心脏,和Steve的心一样在寒夜中跳动雀跃着。或许他曾经真的是个小偷,从Bucky那里偷走了最珍贵的东西。

-end-


其他短篇

评论(12)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