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这到底是什么灾难

#突然想写的傻屌脑洞哈哈哈

#冬性转。Becky真甜啊…


曾经Steve有个短暂的朋友,当他来到自己家里的时候Becky正缩成一团躺在破沙发上睡觉,她只穿着一条格子裙子,露出光洁的小腿,毛毯被她踢到一边,可爱的胸膛因为呼吸起伏。


Steve如临大敌的上前捡起毛毯扔到Becky身上,把她重新裹得严实,几乎是立刻他听到身侧传来一声叹息。Becky却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拿脸颊蹭他的下巴。


“欢迎回来,小Rogers。”她说。


“哥们,你的家几乎是每个男人想要的伊甸园。”那家伙感叹。


从这以后,Steve就再也没带朋友回家过了。


Steve说不清楚这到底是灾难还是天赐。Becky是你能想象出来的最性感纯真的姑娘,她漂亮的绿眼睛盯着人专注看的时候总是有一轮柔情,这总是让人觉得自己是她的唯一挚爱。


她无数次钻进Steve的被子里,但他从来没认为自己是她的男朋友过。因为Becky对待这一切的态度简直太过随意了,让大惊小怪成为一种罪过。


她比他大上三岁,所以在任何事上都占据了主导地位,但这可能也是因为Steve主动交出去的缘故,永远只有Becky才会让这个布鲁克林的小伙子投降。她会在无聊的时候坐到Steve的大腿上,或者躺在他的肩膀上,再有的时候她会故意扯扯Steve的金发。


“别闹了。”Steve无奈又纵容的说。


没动,然后Becky的手重新爬上他的肩膀。


Steve在绘画,早春风景中嫩枝摇曳。那是迸发的绿意,新生的希望。他几乎要专注的投入这场艺术中了,但Becky靠近了他。


在她接近之前,Steve突然转身,没把她吓到。


“你可以装装样子的。”她说,“你这样让我很没有成就感。”


就是应该让她感到没意思,这样Becky旺盛的精力就会被转移到其他地方,给自己编麻花辫也好,出去和别人约会也好,反正不该来不断的烦Steve。


“我们重新来一次。”Steve说,“你退到门廊那里。”


Becky把手指贴到嘴唇上,然后挪开,食指中指像翅膀被指挥着飞到Steve额头上。


“亲你。”她笑道,“真乖,这才是我的小Steve。”


她没退回原位,直接扑到了Steve背上,搂住他的脖子,把脸颊贴到Steve的后颈上。突如其来的动作把他弄得一个踉跄,Becky压在他身上把他原本挺直的身体折弯,那种女孩子才有的柔软身躯紧贴着Steve瘦弱的后背,甜香涌进他的心脏。


Becky还在推他,他们滚下高凳,撞倒画架。Steve叠在一旁的颜料盘被打翻了,繁杂的色彩立刻染上Becky的白裙子。Steve翻了个身,她趴在他的胸膛上,手搂上他的腰,缩在他的怀抱里,裙摆在地上再次被颜料浸透。


“你搞砸了我的约会。”她在Steve耳边说,“怎么办?”


“是这条裙子吗?”


薄红一点一点爬上Steve的脸颊,他努力克制着,但没什么用处,耳朵红透了。他难堪的侧开脸,而Becky凑得更近了,纤细的手指探上他的下巴。Steve又窘迫又难堪的试图推开她。


“是,所以你打算怎么办?嗯?”


Becky离开他的怀抱,Steve松了口气,说不清楚自己在可惜什么。


“我觉得可以补救一下。”他说。


可罪魁祸首明明是她自己啊?但漂亮姑娘总有点颠倒是非的特权,更别说她是Becky,独一无二的可爱姑娘。Steve的姑娘。


“来试试。”


她拉开肩带上的蝴蝶结,脱下自己被弄脏的裙子,它像蚕丝轻盈的滑下Becky发育完全的身体,被她漫不经心的踢到一边。Steve几乎呆在原地,他立刻想移开双眼,但这也太明显了。他只能强迫自己盯着Becky的脸。


“看我干什么?”她说,“在我的裙子上绘画。我相信你,Steve。还是说你不想看我穿上衣服?”


Steve为她的话倒吸一口气,他小心翼翼的上前,缓慢蹲下来试图捡起Becky的裙子。后者完全被他的局促不安逗笑了。


“天哪,Steve,”她忍不住笑,“我多少次当着你的面换衣服了?”


“这不一样。”Steve低垂着头反驳,他压根不敢抬起头来,但视线可及的小腿曲线已经叫他受够折磨了。他半蹲在地上,而Becky踩着她裙摆的边缘。在Steve愣神的时候,她突然俯身把手放在他脸颊上。


“看着我,”她眼神闪烁着说,“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那是一双Steve无数次在梦里幻想过的绿眼睛。也是他偶然起床的时候低头看到的怀抱里扑闪的双眸。Steve曾经无数次用古板、窘迫掩饰他的真实想法。那是Becky。


“好吧。”她耸了耸肩,漂亮的锁骨像蝴蝶飞舞,“我知道了。小Steve。”


她落下,贴近Steve的嘴唇。他几乎被吻得后仰,手中无意识的攥住那条裙子。他们重新跌回地上,Becky费力的吻着他,颜料在她的身体上蹭的到处都是,包括Steve的衬衫,他们把衣服全都搞砸了。


Steve的手指上沾满了颜料,他在Becky的身体上作画。三种颜色的斜杠,两种颜色的圆圈,和一种颜色的三角。他可能再也忘不掉这些色彩了。


“怎么样?”她在接吻的缝隙问,“这画怎么样?”


Steve难以回答,克制自己已经快要用光他的所有心神了。但很快,Becky从他身上起来,旁若无人的走到一边捡起裙子穿上。她的动作就和她脱掉时候一样快。


Steve从地上坐起来,他疑惑的注视着Becky的动作。


“我们……?”


“我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刚刚接吻了。”Becky耸肩,“我就是想吻你。”


“所以……”


“这没什么。”她说,“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Steve努力理清她的想法,但失败了。他试图从地上爬起来,结果再次带翻了原本幸存的剩余颜料。现在Steve被紫色淹没了,他睫毛抖了几下,没能立刻睁开眼睛。


“你真可爱。”Becky的声音说,他听到轻柔的脚步声,她蹲下来,拽起裙摆擦掉了Steve脸上的污渍,然后在他脸上落下吻,再揪揪他的脸颊,“小Steve,我觉得你是我见过的最傻瓜的男孩了。”


Steve没来得及说什么,Becky狡黠一笑,走到门廊处,穿上她的细跟罗马凉鞋。


“晚上再见啦,”她说,“我要去约会了。”


“约会……?”


别告诉他Becky现在要和其他男孩待在一块,就这样把他扔到画室和一堆烂摊子待在一起。


“你的小脑瓜想太多了,”Becky坏笑,“我只是去见我的好女孩们玩。告诉她们我的小男朋友把我的新裙子搞成抹布了。”


Steve叹息出声,他重新躺回地上。


“Becky…你不能总是吓我。”他半抱怨半宠爱的说。


“嗯?我以为你挺享受我每天的惊吓的。”


“什么?”


“每次你发现我出现在你床上,心跳快的要蹦出来了。怎么?你不需要这个吗?”


“别,”Steve立刻说,“我非常喜欢惊吓。”


任何惊吓都可以,只要来自Becky,那不管什么捉弄都能变得甜蜜。因为……Steve是她的男朋友。新晋的,永远的,不变的。他爱Becky给他的那些灾难。


他听着脚步声远去,终于忍不住微笑起来。他和一堆颜料一起,真是缤纷的一天。


“我爱你。”他说,无声傻笑起来。


-end-


其他短篇

评论(12)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