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孤独星球 (宇航员舰长盾au)

#失踪人口回归hhh

#此文写给 @蓝在 

#就很智障的伪童话故事,bug是我的,ooc也是我的!!


01.


“连接失败....重启系统..”

“重启失败,三秒之后重新调试...”

“调试失败,跳转界面...”

这是持有编号20384宇宙航空员通讯仪显示的最后画面,他在途经阿尔乱石流的时候被磁场影响干扰,失去了正确的方向,于浩瀚无穷的星辰中就像随波漂流的落叶,迷失在绿光和红光中,茫然失措。

他也不知道距离飞船被气流冲击到底过去了多久,在宇宙中时间已经成为抽象名词,他可能跳到了过去,也可能正驶向未来,总之他什么都不知道。

细微变化预示时间的推移,他刮了又刮的胡子,快要挤完的牙膏,记忆逐渐变得模糊,像老旧建筑楼斑驳待拆的墙皮,一切都离他远去着。当然他记得自己叫做史蒂夫罗杰斯,飞船的舰长,可能还拥有那么一栋房子。

可能只有一间,他也记不太清楚了。反正总有一间属于他,挂着和现代科技不符的复古海报,角落摆着画架,书架上插着CD,并且有一盆属于他的植物和一张宽大的软床,枕头上还有柠檬的清香和几根棕发。阳台上挂着空荡荡飘着的几件短袖。

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他倒是记得很清楚。

他感觉自己忘了很多事情,但要说起来连一点头绪都没有。所以不管了,史蒂夫想,在气流冲击中他没有死去,现在只不过是暂时失去了方向,他总会找到回到地球的路的。

不过宇宙实在太大了,太空荡了,他都快记不起来上次和人说话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没事干的时候他就跟自己交谈,分饰两角,无聊透顶。厌倦这些把戏之后史蒂夫开始搜寻电脑里的航舰日记,有几个文件夹锁着,他试了他能想到的任何数字,都没能打开,可他连好奇心都提不起来了,无精打采的关掉页面。

他每天起床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半报废的通讯仪,等待可能有的信号。


食物在一天天消耗,史蒂夫也没能找到着陆的位置,内心轻松的感到解脱,但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负罪感却压迫着他。直到有一天他发现通讯仪是人工破坏的,除了自己史蒂夫想不到任何凶手。

就是他自己,尽管他不知道为什么,但这念头立刻涌入脑海。他知道这是正确答案。

这是一种折磨,对自己的惩罚吗?他不想让人找到他。

这或许是秘密航程,史蒂夫感觉自己就像个英雄,但念头很快被推翻了。他找到一段视频,混乱而嘈杂,记录了飞船之前发生的一切。视频里没有出现一张脸,只是呼啸的风声和气压升高的警报,有哭泣有惊叫,他的船员们,没有他的声音。

有个声音像电流一样,只出现了一秒,但史蒂夫立刻注意到了。

“快走、快走!”

讲这话的人一定死掉了。


02.


这是史蒂夫降落的第一颗星球,和他的母星非常类似。他踏上被雨水浸泡而柔软的泥土,踩在松软的青草上,松香一簇一簇涌到他的鼻底,他忍不住深深呼吸。

“真好。”他想。一切都是充满生机的,疲惫的四肢都似乎被注入了力量。

但就是这个时候,星球和他对话了。

“你是人类吗?”它好奇的问,“你是又一次踏上这里的人类。”

史蒂夫没被吓到,作为星盟的年轻舰长,他当然明白人类并不是宇宙中的唯一智慧生命,他们以各种各样的形态存在着,一颗会说话的星球并不让人感到过分奇怪。

“抱歉,”他决定表明态度,“我不是有意站在你身上。”

“没关系,”它意外的友好,对史蒂夫来说真是好事,“所以你就是人类吗?”它好奇的问。

“是的。”史蒂夫说。

“和我长得不像。”星球失望的语气溢于言表,“看来是我的记忆出现偏差了。”

“你在难过吗?”他问,没去追问记忆。

“我没有。”星球说。

但它当然非常忧郁,史蒂夫立刻可以看见他所处的一片树木林耷拉下来,流水的潺潺声变舒缓,刚刚在他脚旁开花的小骨朵重新缩了回去。

“我不想难过,听说难过会长寄生虫。”它说,“那我就完蛋了。”

史蒂夫不想让自己显得太过好奇,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你听谁说的?”

“不知道,反正是别人跟我说的。”它耍赖道,“所以你必须把我哄开心。”

真是强盗逻辑,但史蒂夫还是很开心能有人和他聊天,浩瀚宇宙中他无聊的要发狂了,在新的航程开启之前或许他有资格暂时放松一下。


“我大概在找一个人。”他犹豫片刻道,“可是我忘掉自己到底在找谁了。”

“这不好笑,”星球严肃的说,“听上去还有点难过。”

“可是我觉得很好笑。”史蒂夫说,“连一个人是谁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保证自己能够找到他?”

“起码你知道是‘他’。”

“我猜的。”他半真半假的说。

“你真幸运,”星球却羡慕的说,“我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但你至少知道自己要找寻什么。”

史蒂夫思索着坐在了草地上:“但我现在有了线索。”

“是什么?”

他抬起头,蓝眼睛中闪烁着希望和失落的矛盾光芒:“那句话是谁对你说的?”


03.


史蒂夫好像有点想起来了,就像用手擦干净窗户上的霜花露出屋内的人,这句话让他的记忆颤动,他的确有那么一间像是臆想出来的房间。但这次阳台上没有晾衣服,他正穿着它抱着书躺在床上,他喊了一句什么,立刻有人凑上来。

温暖的呼吸喷在他敏感的后颈上,史蒂夫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被身后的人抱住,但他很快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还玩吗?”他这样说。水滴的声音。

“你让我很不开心。”对方回答。

“不开心怎么样?”史蒂夫笑着说。滴答。

“我会长寄生虫,然后爬到你身上!”

滴答、滴答。

“我不会让你不开心的。”

滴答。

“快走!快走!”

碰!


“你在走神?”星球突然说,“你都没认真听我说。”

“对不起,”史蒂夫回过神来道歉,“只是突然有点冷。”

话音刚落,他立刻感觉到身体四周的温度变高了。

“现在呢?”史蒂夫摇头。他真心诚意的感谢。


这是一颗会思考的星球,它不知道自己到底从哪里来。从它有意识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是颗孤独的星球。这里没有动物,没有声音,它实在太无聊了。或许是宇宙大爆发的时候诞生了它,又或许幻想的病毒感染了它。它觉得自己可能曾经是个人类。

这个念头就像第一株在它身上冒芽的嫩草,很快卷席了它的思维。

它开始按照记忆里的样子塑造自己的星球,期待一个可能会来的访客。它等来了一队自称“银河护卫队”的雇佣兵,也等来过年轻的舰长和他的大副,但这都不是它在等待的。

它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是人类吗?

总之,它真的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


“所以你想不起来谁对你说的这句话了?”史蒂夫问。

“我很想帮你,”星球说,“但是来过这里的人类也有许多了,可能有谁说过,但我忘了。”

它真心诚意的道歉,而史蒂夫的线索就这样中断了。

但他也不是很失望。毕竟不管有没有线索他都会继续着。无穷无尽的。

“我们很同病相怜了。”史蒂夫说。

“起码你知道你等待的是一个‘他’,排除了一半。而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星球又陷入了悲伤。

“嘿,”史蒂夫决定为他们找点事情做,“我们或许可以一起看点东西?”


04.


史蒂夫打算破解那些神秘文件夹。第一个文件夹叫做“B1”,第二个文件夹叫做“B2”。他坚持认为这两串字母加数字看上去隐藏着什么,因为这明显不是他的文件夹。而星球则非常失望。

“我以为是什么军事机密。”它难掩失落的说。

史蒂夫说:“你居然知道军事机密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傻瓜。”星球说。但史蒂夫还是很惊奇了一会儿。


不管怎样,他和这个闲的没事干的永恒星球一起只花了半个小时就破解了这个曾经他花了一晚上都没能破解的密码。

“你才是傻瓜。”星球得意的说,“居然没试过用你的宇航员编号。”

史蒂夫叹了一口气。“这个密码让我对文件夹内容的期待值降低好多。”

在星球的催促下,史蒂夫慢吞吞的点开了文件。

他们盯着文件夹,都忍不住紧张起来。


但这个文件夹是空的。

“天哪,”史蒂夫把脸埋进手掌心,笑出声来,“起码可以确定一点,我要找的这个人绝对是个彻头彻底的坏小子。”

“这是什么乐趣吗?”星球问。

“我没想到的是他和我在捉迷藏。像这样恶劣的人,我想我的名单可以从一半人类缩小很多了。”史蒂夫还是没忍住笑着,他第一次这样开心而快乐,像是回到了童年时代,“我会找到他的,无论他是掉进了黑洞还是进入了另一个时空,我都会找到他的。”

“祝福你。”星球诚心实意的说。

它忍住没问出口,可能他是不想让你知道他在哪里呢?或许他已经死了呢?毕竟人类在宇宙中实在是太脆弱了。

但史蒂夫实在太开心了,星球决定和他一起看完这场落日。

“那边烧着是什么?太阳吗?”史蒂夫指着天幕那边。

“不是,”它说,“是又一颗星星坠落了,很快我也会的。”

“我很抱歉。”史蒂夫说。

“不用抱歉,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星球说,“我只是有点遗憾,不知道能不能等到我想等的那个人出现。”

他们静静看了一会儿,史蒂夫站起来。

“我可能要和你告别了,”他笑着说,“我的旅行没有结束。他可能在宇宙哪个角落等着,我可不能让他一个人呆着太久了。”

“你会回来看看我吗?”星球说。

“当然。”人类说。


当然不会了,他们都知道这是个谎言,宇宙如此浩瀚,一颗小小的星球会毫无踪迹的淹没在其中,史蒂夫只是一个偶然路过这里的星际舰长,他们不会再遇见了。

“你看上去很开心。”星球说,“可以给我取个人类名字再走吗?我不能没有名字啊。”

史蒂夫沉思片刻,微笑着说:“巴恩斯星球,怎么样?”

“很好,和我想的一样。”

巴恩斯星球说。和它幻想的名字重合了。

史蒂夫的旅途又要踏上航程,这次他不再是漫无目的了。星球注视着他的航舰起飞,逐渐消失在黑暗里。


-end-


允悲,没能把脑洞写出十万分之一,深感退步…

其他短篇

评论(14)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