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怦然心动 (打死别学数学 au 一发完)

 微贾尼  放飞自我了


 史蒂夫对转学生詹姆斯产生了好奇,好奇往往是产生兴趣的前提,而他的兴趣已经完全超纲了。


 但他怀疑对方根本没注意过他,午餐的时候詹姆斯带着耳机端着盘子从他座位前路过,连余光都没分给校园风云人物篮球队队长。

 詹姆斯显然神秘、独身、寡言。他像是人群中的亮点,黑暗中的萤火,立刻捕捉住了史蒂夫的双眼。


 就像北极遇到南极,隔着学校两端的艺术楼和理工楼,史蒂夫被不可抑制的千丝万缕道磁力拉扯向詹姆斯,他的世界是小地球,旋转绕圈起来,而詹姆斯就是太阳系中心,给予他光和热。

 当这个转学生和他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的自转速度快到逼近木星,把他搞得晕头转向,自转方向也由自西向东变为自东向西,重力g=9.8变成0,他的世界完全乱套了。

 格林威治时间的一秒是一天的8.614万分之一,在和詹姆斯相处同一处的时候,就变成了光速拉长时间的10亿分之一。
 换句话说,史蒂夫完蛋了。

 “我爱你,你是我的狂风暴雨。”史蒂夫写下这样的情书,非常浪漫。但紧接着他写下,“没有你我就像是温带季风气候,夏季炎热多雨,冬季寒冷干燥,夏秋长受热带气旋影响。只有你才能缓解我。”



 他拜托室友山姆将信塞入詹姆斯的柜子里。然后躲在一边,努力将自己藏在走廊尽头。在他注视下,单肩背着书包的詹姆斯打开了柜子。

 他拿出信件,明显愣住。快速拆开,舒展纸张,认真低垂着头读它。史蒂夫知道自己不该嫉妒一张芦苇、麦草和木材打浆制作的纸张,但他还是这样做了。

 詹姆斯略长棕发垂在他脸颊旁,他盯着纸张看了好一会儿,才打开单肩包拿出钢笔,在信下刷刷写下一串单词,踮起脚将信放在柜子顶部,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史蒂夫忐忑的等待人影消失在走廊,才匆匆上前探手拿过回信。凌乱漂亮的英文。

 “热带雨林气候才是最适合buck的生活之地。PS:对艺术生能说人话吗?”


 “这太惨了。”娜塔莎摸着史蒂夫的脑袋说,后者低着头难过的就像是质壁分离又复原过的细胞,“也许你该换个艺术的方式。”

 史蒂夫抬起头:“巴基让我紧张的电位变换,我明明有费马大定理那样长的话想对他说,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不是我们打击你,就算队长你将来会成为数学界的超级英雄。在校园里也比不过自己的另一重身份,篮球队长。”他的送信使者山姆说道。

 “听说你擅长绘画?”托尼出主意。

 史蒂夫羞怯的看了大家一眼:“其实我并不擅长画人画风景。”

 “……那你擅长画什么?”

 “机械制图,直角投影定理,等等。”


 最后大家给他出了个主意,史蒂夫画了一个大大的等边三角形在空白中央,再在下方写下一行字:“我对你的爱就如此图,坚不可摧,永远牢固。”

 詹姆斯照样回复他:“你的脑子正如上图。”

 他重新改变策略,照着教科书上的人体黄金比例分割图描绘,配上文字:“你在我心目中形象就像是这样完美的。”

 詹姆斯残忍写下:“你是在对我进行性骚扰吗?”


 “原谅他吧,艺术生和理科生的爱情就像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托尼说。

 “你听上去很有艺术细胞。”娜塔莎呛声。

 “我想sir的意思是,只有朱丽叶脚滑摔下阳台的时候他们才可能脑子对上脑子。”

 “贾维斯,说的好。”托尼鼓掌。

 “你们能别这样对队长吗?”山姆捂住脸说,“我可不想让队长变成质数,只能每天晚上自己除自己。”

 “那我该怎么办?”史蒂夫绝望的说,“在他把我当成科学怪人之前。”

 “假装不经意用篮球砸向詹姆斯的脑袋?”

 “我不想让他软组织挫伤。”史蒂夫说,“准确来说,我不想让他呕吐、晕眩、难受。”

 “听起来就像是怀了你的孩子。”托尼说。

 史蒂夫害羞的低下了头:“还没进行到那一步。”


 他留下目瞪口呆的同伴们,跑向了门口。詹姆斯马上就要在这个时刻穿过校园,经过理工楼,路过史蒂夫的眼底了。


 “队长地理、数学、物理、化学全A+却不知道男生不可能怀孕??”

 “他在装傻,”托尼说,“怀孕只是个比喻词,你们知道只有内射加无套才会导致这个结果的吧?他预备对詹姆斯……”

 “闭嘴,”娜塔莎打断,“行了,我们都知道你主修生物了。”

 “我的专业是解剖学,”贾维斯微笑道,“和sir真是天生一对。”

 这下变成所有人都瞪着他们俩。


 这次和以往有什么不同,当史蒂夫假装凭栏远眺校园风景,实则用眼角余光偷看詹姆斯的时候,转学生站住了脚步,甚至犹犹豫豫的伸出手朝头顶的史蒂夫挥手。

 “你好?”詹姆斯朝他微笑。

 矜持。

 “你好,有什么事情吗?”他立刻回答道。

 “我们可以走走,”他说,带着史蒂夫无法招架的,让他脑子被1010011二进制刷屏的热情,“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



 当史蒂夫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和詹姆斯并肩站在学校的落叶大道上了。

 “我注意到你每天准时出现在通往图书馆的路上,是因为喜欢看书吗?”詹姆斯发起攻击,史蒂夫hp-100。

 “当然了,”他居然撒了谎,话语快于大脑,“我可不是只会看专业书的人。”是的,其实他就是。

 “专业书,”詹姆斯突然笑出声来,“我跟你说,我最近遇到一个超级可爱的数学男孩。”

 史蒂夫为他描述的可爱微微脸红。

 “但是他真的很特别,给我一种古里古怪的感觉。”他继续说,暗示十足,“但我不喜欢这种男生。要我说,你这样的最好。”

 史蒂夫局促不安。

 “我们可以交换手机号码吗?这样遇到好看的书或者画展我们就能一起去了,还能彼此讨论。对了,这个星期天,一场画展,我正好多了一张票,去不去?”詹姆斯问道,拉了拉他的袖子,蹭过他的手背。

 “去,” 史蒂夫硬着头皮说,“是什么画展?”

 “巴洛克风格展览。”詹姆斯眨眨眼,“你会喜欢的。”


 史蒂夫在和他分别的第一时间就冲向了图书馆,慌张的直奔三楼抽出了所有相关的绘画书和美术历史。

 “我完蛋了,”他编辑短信发给他认识的唯一一个美术生彼得帕克,“巴洛克是什么?比泰勒公式、麦克劳林公式、薛定谔波动方程还要厉害吗?”

 对方几乎是秒回了。

 “比倒背圆周率小数点轻松不到哪里去。”

 史蒂夫回到宿舍,敬畏的打开书,准备熬夜看完。但不到半个小时,他就在密密麻麻文字的艺术熏陶下睡着了,厚重的书把他的脸蛋压出一道道颜料印子。

 
 “我真的完了。”史蒂夫对他的朋友说,“两天后就是画展了,我现在才看到巴洛克十八世纪在欧巴罗的发展。”

 “我没记错我们明明是个数学互助小组吧?”

 史蒂夫看了山姆一眼,后者不说了。

 “没关系,”托尼假惺惺的安慰道,“起码理科和艺术生之间没有生殖隔离,你还能让你的詹姆斯怀孕。”

 “……”史蒂夫还是打算为自己辩解,“我们没讨论菲波那契数列的例子吧?兔子繁殖什么的,拉手就怀孕什么什么的。”

 “那队长永远不可能让詹姆斯怀孕了,”托尼幸灾乐祸,“因为他们手都拉不上。”

 “???”



 史蒂夫抱着必死的决心前往。但让他意外的是,他们没在画展呆上一会儿,紧张兮兮的史蒂夫就被巴基拉去了电影院,公园草地,还看了纽约夜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编辑短信发给娜塔莎,他的爱情咨询大师,“我背下的资料到底还有用吗?”

 “他为什么把我拉去电影院,让我陪他散步?” 

 “为什么我们要待在这里看星星?”

 “我真的好紧张,他什么时候抽问我。”

 “我要找个理由离开。”


 但娜塔莎并没有回复他,一头雾水的史蒂夫拨了她的电话。显示他已经被无情的拉黑了。

 他发现一条短信淹没在他自己的草稿箱里没被发现。正是娜塔莎的。

 “注定单身。:)”

 ???

 史蒂夫决定回去就把美术史补完,不要再存侥幸心理,以备不时之需,还能提高自己的情书水平。

 下次就以希腊神话为情书关键词吧。

 -end-


  其他短篇

评论(31)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