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杀手和小豆芽(年龄差 半au 一发完)

看到桃子少年美照简直!!把持不住!!!
然后有了这篇脑洞。注意,桃十六。有接吻。

终于熬夜写完了,感动。




史蒂夫拧了一把毛巾,把它敷在对方额头,他轻轻帮巴恩斯把垂落在眼前的碎发撩开,露出饱满光洁的前额。让那双漂亮的绿眼睛得以一览无余的注视着他。

“停止说教。”史蒂夫把手指摁在自称过去被九头蛇控制的顶级杀手的嘴唇上,皱眉说道。

“这也正是我想对你说的。”巴恩斯虚弱的指出。

这个金发小男孩看上去才十五岁左右,拥有淡色的眉毛,金色的睫毛,湛蓝的眼眸,鲜艳的嘴唇。他甚至还有着没脱离女孩子气的小腿曲线,苍白的膝盖露在短裤外面。稚嫩的就像是雨泥地中的豆芽。

他看上去就像是公园气球,五彩斑斓且活力四射,没有绳子能束缚他蓬勃向上的朝气,他是酒精溅射在地上被彩色光芒投射的光圈,让人头晕目眩的无辜。

史蒂夫宣称巴恩斯是被他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他抱怨过他这种措辞就好像他是只哀哀叫唤的小狗或是小猫,被这个青少年装在纸盒子里带回家。

“我可没在晕倒的时候挂上待收养的牌子。”巴恩斯抗议道。他的小救命恩人,临时投喂方史蒂夫只是默默重新用叉子给他空空如也的盘子添了一片面包。

他在用行动告诉巴恩斯,他现在是被某人罩着的——被这个5英尺10英寸做着美国梦的小男孩罩着。

要是以往如果有人说詹姆斯会被一个小男生管教,他会笑掉大牙,顺便用枪柄砸在对方头上教他做人。

他曾经好歹是备受女孩青睐的二战大兵,会跳舞会唱歌,倒了八辈子霉被九头蛇看上,洗脑了七十年,现在好不容易逃出来,却面临房间都出不了的困窘局面。

“我觉得我要发霉了,”巴恩斯说,“我身体真的好了,真的。我能一个打十个,不,一百个。”

史蒂夫用那种你又在开玩笑的责备的眼神看向他,不赞同的说道:“你身上全部都是伤,希望你能对自己的身体在意一点。你知道吗?有很多人生来就没有健全的身体,你能够拥有别人不曾拥有的健康是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可是你却要败坏它……”

吧啦吧啦吧啦,叽咕叽咕叽咕。

巴恩斯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他实在想不通眼前的甜心是怎么长成蜜糖的样子,内馅却是苦口良药味的。这简直是消费者欺诈。

“停停停,我真的知道了。”他终于求饶道。

史蒂夫用那种长辈特有的欣慰的眼神看着他。属于巴恩斯中士那一部分已经在疯狂叫嚣吐槽了,到底谁才是那个活了九十年的人啊!

“我只是想看看外面的风景。”他说,故意用落寞的语调,低垂着头增加筹码。

果然史蒂夫犹豫了,他咬着自己鲜嫩的下唇:“可是你说你是杀手,外面很危险。”他看了一眼窗外继续说,“况且,我不希望妈妈知道你在这里。”

“……”男孩,你都有胆子把陌生杀手带到家里,却没胆子告诉母亲家里有客人?!

仿佛看出巴恩斯拧起的眉头是为什么,小史蒂夫难得扭扭捏捏的说:“对不起……我只是……从来没带人回来过。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是个问题少年,不,应该说是,被问题少年骚扰的小甜心。他垂下头的样子显得小小的一团,有点落寞过头了。

“这没什么的,”巴恩斯忍不住安慰道,“他们错得离谱,你那么可爱,有小酒窝还有金发,蓝眼睛漂亮的要死,没人能对你的恳求说不。”

史蒂夫抬起头:“所以这是你的真实想法吗?”看到巴恩斯迷惑不解的表情,他解释道,“我是说,关于眼睛那一部分。”

“当然了。”他毫不犹豫说道。

男孩蓝眼睛像是湖泊,在话音刚落,就立刻充满恳切意味的盯着他:“我希望你能每天早睡早起,规律作息。”

“……知道了。”这现学现用也太快了吧?

“还有,多吃蔬菜少吃肉,别挑食了。”他继续说。

“……明白了。”

“另外,接受我给你的外号。”

外号是史蒂夫单方面敲板决定的,他把二十五岁的詹姆斯叫做巴基,小鹿。这实在吓了他一跳,他立刻跳起来叫嚷道:“谁他妈是巴基啊!”

但抗议无效,这个男孩根本不怕他那些故作血腥的样子,就算拉开保险栓的枪抵在他头顶,他也冷静的一动不动,吃准了巴基不会动手。

冬兵就栽在这小家伙手里了。他忍不住怀疑史蒂夫叫他巴基是因为当天他把巴基像只奄奄一息的鹿一样拖了回来,他回忆起当初醒来时后背的剧烈刺痛就头皮发麻。

史蒂夫拿着药箱逼近他,唤醒了巴恩斯被某人怒气冲冲换药的恐惧。

巴基立刻摇手,同时把头甩的头晕脑胀,胡乱妥协道:“好好好,巴基就巴基。队长,你说了算。”

史蒂夫涨红了脸,他将发烫的脸颊埋进手掌,声音小的像是蚊虫:“……不要叫我队长。”

他给自己画了一堆漫画,立志做一个漫画家。出于私心,他把自己设定成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外号美国队长,穿着国旗惩恶扬善。

原本没人知道这个,但可惜巴基偶然瞥见他桌上的画纸,窥破了史蒂夫的秘密。

他突然玩心大起的凑到史蒂夫耳边,悄悄叫道:“队长,队长,队长。”

他毫无预兆被人猛的掀翻了,这只小狼狗像道阴影一样压在巴基身上,他漂亮的小腿分开跪坐在巴基腰的两侧,手捉住他的手,长长的浅色睫毛抖动,身体像是一团炽热的火焰,滚烫黏人的搁在巴基的小腹上。

“不要再说了。”史蒂夫耳朵通红,咬着下唇,“否则我就要堵住你的嘴巴。”

“……你知道你才十六岁。”巴基没敢真的用力掰开史蒂夫压制他的手,他害怕自己控制不住力量,将对方小小苍白的手腕拧断,“这个姿势真是太糟糕了。”

“可是你已经二十多岁了吧?”他微微歪头说道。这让少年老成的小史蒂夫突然多了稚嫩的意味。

“呃,这样说也没错。”其实他应该九十岁了,可怕的年龄差,“我不想因为对男孩动手动脚进监狱,这可是犯法的。”

史蒂夫尚未长成的身体像是奇迹的起源,滚动着无限可能和璀璨未来,虽然巴基渴望这种温暖却不灼热的阳光,但他也太小了。

“可我没听说过你情我愿的情况下,未成年人对成年人单方面动手动脚会是违法的。”史蒂夫以称得上他这个年龄狡黠的语气说。

巴基有点没明白他的意思。但他很快明白了。

史蒂夫低下头轻吻他的嘴唇,少年人偏高的体温此刻变得滚烫,他未曾说出的解释都变成热意滚入他唇齿间,它们钻入巴基的胸腔,让那里惊人的鼓胀发痒。

巴基不会承认自己发出难堪的呻吟,为这个并不技巧娴熟的吻。小史蒂夫正费力的咬着他的下唇,像一只小兽研磨撕扯,青涩而狂乱,将烙印贴在他嘴唇上。

他们没有深入一步,尽管史蒂夫费力想要撬开巴恩斯的唇齿,他还是死守防线寸步不让。前者只能沮丧的离开他的身体。

“你明明喜欢我。”史蒂夫说。

这青少年可怕的直球。

“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巴恩斯回味那个吻,推开他太艰难了,他努力把自己拔出漩涡说道,“这对你太早了。”

“哦,希望这不是你逃开的借口吧。”史蒂夫离开床,他纤细漂亮的小腿只是轻轻一跃就像是林间小鸟一样落在木质地板上,他步履轻伐的丢下重磅,“我知道你很快就要离开了。”

巴基正准备吐出的宽慰的话全都噎在喉咙里。

他是杀手,尽管逃开了九头蛇,但仍面临着被追捕的危险境地,他在史蒂夫尚且天真烂漫的世界沉浸太久,久到……快要忘记持枪是什么感觉了。

是时候丢下过去的三个月告别了。他身后有一大堆烂摊子等着他收拾。尽管他极力抛下过去,黑暗仍穷追不舍。

“我希望自己真的是美国队长。”史蒂夫趴在他的桌子上无精打采的说,“这样我就可以保护你,和你一起对抗世界。”

巴恩斯为他毫不掩饰的孩子气的保护欲发笑,温暖强烈的情绪在他的身体徘徊。他感到幸运、满足且发自内心的快乐。

“遇见你真好。”他说道,“这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了。”

“才不是,”史蒂夫立刻反驳,“和我在一起才是最幸运的事情。不只是遇见。因为遇见意味着可能错过。擦肩而过也是遇见,人群转瞬即逝也是遇见,这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唯一想要的就是你能和我一起到时间的尽头。”

巴恩斯为他话语里毫不掩藏的爱意而眨眼,他决心不再掩饰,下床走到史蒂夫的背后,抱住了沮丧的男孩。

“我会活着回来的,然后我们会见面。我保证。”他将头搁在史蒂夫头顶上说道,软软的金发瘙痒他的下巴。

“我相信你。”史蒂夫搂住自己,将巴基的金属手臂和真正手臂一同圈在自己怀里,抱住不放。

他们维持这样的姿势很久。几秒,或许是几十秒。但谁都不在意这个,他们甚至希望时间能拉长更多。

“你到时候要是找不到我怎么办?”史蒂夫突然开口道,用仍带着变声期的沙哑音色,“世界上的人太多,太杂了,像是厚涂的画作,我害怕你会忘记我的色彩。”

巴基佯装想了一会儿,实际上他立刻就有了想法:“我觉得,画漫画怎么样?”

“什么意思?”

“画下去吧,我的队长。让巴基成为你的伙伴,我们一起拯救世界。”他说道。

“好主意。”史蒂夫蓝眼睛滚过一浪波涛,他突然俯身趴在桌上,敲着自己的桌子忍笑。

“怎么了?”

“我要把你画成我的崇拜者,我的小助手,我的小男孩,”史蒂夫终于忍不住大笑,“你要比我小,比我矮,比我瘦!”

然后他就能找到他已经张开的小男孩,真正走向时间的尽头。时间是永恒的,这就意味着他们的手再也不能松开,像是天长地久的承诺。

巴基为这孩子气的想法发笑。他们两人的笑声滚落在一起,最终消散在彼此紧贴的唇瓣间。



-end-


其他短篇

评论(20)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