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没有谎言的时刻 甜向 (下)


  巴基拉好了安全带,有点神经紧张的坐立不安。空姐推着小车到他旁边还没开口,他就立刻举起手中的报纸说:“真的,真的。我面露焦虑不是因为想上厕所,不用再提醒我厕所没人了。”


  他又放下了揉的皱巴巴的报纸,想了想,伸出手抓乱了自己的头发,把它们扒拉到面前遮住脸。这让他看起来像个收报纸的神经病。他几乎是全程计时,像是盯着定时炸弹一样看着他的手表,等待着飞机起飞。


  他的右边靠窗是个比他还要神经病的乘客,自从巴基坐在这架飞机开始,就没看见他把搁在脸上的杂志移开,就连饮用空姐递上的水也只是掀开一角,巴基已经暗自在内心给他取好外号,就叫做“杂志-man”,他真的不介意帮对方把杂志挖开几个孔的,起码能够畅通呼吸吧。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这样无心的举动会给大家带来怎样的惊悚吗,没有公德心。


  巴基和他的铁胳膊都这样觉得。不过这群乘客是不是有点古怪?他没坐过塞满正常人的飞机,实在有点搞不懂到底是自己跟不上时代了,还是说现在这架飞机上的都是神经病。


  举个例子吧,他的斜前方是一个歪着头把自己整张脸裹在毛毯里的乘客,他和他的左边共用一条围巾,对方把围巾搞得像是蟒蛇缠在脸上,只露出鼻子,巴基在心里给他们戳上了基佬的标签。gay达疯狂的告诉了巴基真相,那就是他周围一定有基佬,肯定就是这一对了。虽然搞不懂他们去俄罗斯这个反同大国度蜜月干嘛,看他们甜蜜愚蠢的样子,迟早会分手的。巴基酸溜溜的想。


  如果不是该死的洛基和他狗日的魔法,巴基这个时候应该甜甜蜜蜜的和他的史蒂夫窝在一张沙发里看狗血连续剧,情到浓处巴基可以像以前那样装作开玩笑的亲上史蒂夫的脸颊或者更进一步,嘴角。如果有人(比方说复联那群直男队友)提出质疑的话,巴基会把铁胳膊搁在对方肩膀上,用加重的力道,低沉的嗓音,刻意的微笑,令人信服的友好阐述道:“我们这是友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懂了。”

  但是这一切毁于一旦,都是因为洛基!

  巴基好像不能在感情——也就是涉及到史蒂夫的方面撒谎,简直是逼着他卷铺盖连夜逃跑。如果不是太过慌张的话,巴基一定会把队长熊带上的,好歹和史蒂夫的巴基熊是一对,起码可以聊以慰藉。没小熊昨天晚上他差点没睡着,这样让他真的很没安全感。


  飞机起飞了。他本来做好巴顿出卖他的准备的,如果看见史蒂夫的身影他会第一时间冲下飞机换班,但是让他安心又不满的是,史蒂夫没来气势汹汹的追他。

  “这个小混蛋。”巴基气鼓鼓道,“怪不得他老是被人放鸽子。要是我约了别人看电影,别人敢放我鸽子,我绝对把全公园的鸽子都打死。”

  他右边的人突然说话了,隔着杂志声音显得很粗:“这和全公园的鸽子什么关系,它们是无辜的好吗?”

  巴基看了一眼他的大胸,这让他突然有了熟悉的安全感,他难得耐心的解释道:“我打死一只太便宜了。我要让他以后都放不了鸽子,长点教训。”


  “杂志-man”摘下了本体,露出一张让巴基差点当场炸开的脸。

  “那你说,我要不要这么对你呢?”史蒂夫捋了一把杂乱翘起的金发,语气温和,“放轻松,我不会那样做的。”

  巴基不敢说话,他捂住嘴巴。

  “你这已经不算是放鸽子了吧,巴基。你这是放飞机。”美国队长压低声音温柔的说,“我对待这种方式就比较普通了。我只会把放走的飞机拉回来,就像以前一样。”

  巴基捂着嘴摇头。

  “别紧张。”他说,“我不会把飞机砸了的,我是这种人吗?”

  巴基大口的呼吸,他猛地移开了手:“不行,我憋不住了,我一定要问。”

  史蒂夫:“请讲。”

  巴基:“你到底是怎么躲过安检把盾牌带上飞机的??”

  

  飞机上立刻响起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像是大型肺结核碰瓷现场。

  “你们在干什么?”巴基要崩溃了,他环视了一圈怪不得他觉得奇怪的乘客们,“神盾局就这么闲的吗?这么穷的吗?你们干嘛都和我在一架飞机上?还把自己打扮成仿佛邪教聚会毒瘤?!”

  推着餐饮车在他周围来来回回的空姐扯下了伪装,露出熟悉红发特工的脸,娜塔莎说:“我们要是邪教,就已经把你围起来,献祭给队长了。”

  他斜前方的乘客偷偷的把脑袋从毛毯里探出来,鹰眼战战兢兢的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说的……”

  巴基:“你给我闭嘴!叛徒!基佬!”

  娜塔莎:“对巴顿温柔点,亲爱的。”


  山姆解了半天都没能把自己脑袋从围巾里掏出来,他有点绝望了:“是谁把我裹得这么严实的。”

  班纳默默的把头从报纸后面露出来:“对不起,我们都一致认为你太奇形怪状个人特色容易辨认,权宜之计。千万别介意。”

  山姆:“……奇形怪状???”


  一双手放在了巴基肩膀上,史蒂夫加重力道,低沉嗓音,露出微笑,温和道:“巴基,听说你中了点魔法。”

  “呃,是的。”他下意识说完,立刻想捂住嘴巴。

  “我们是好朋友吗?”史蒂夫说。

  “我们……我们是……”巴基努力抗争,最后还是不得不说道,“我们不是。我不、不要和你做好朋友。”

  史蒂夫微笑更加深了:“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


  巴基转移目标,扑到队长身上,伸手来捂史蒂夫的嘴巴,恐吓道:“不许再说了!”

  对方轻而易举的就拉开了他的手,继续说:“因为不喜欢我吗?”

  

  在吐露一长段告白之前,巴基痛苦的抽抽面颊说:“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史蒂夫快速说:“因为如果我问‘因为你喜欢我吗’,你会回答是,这太短了。但如果我问‘因为你不喜欢我吗’,你大概会回答说‘不是这样的,我很喜欢你,非常喜欢你,不能更喜欢你了!而且不是朋友的爱,我爱你,情侣的那种。’”

  巴基:“……”


  巴基:“不是这样的,我很喜欢你,非常喜欢你,不能更喜欢你了!而且不是朋友的爱,我爱你,情侣的那种。”


  娜塔莎&巴顿&班纳&托尼&幻视&猩红女巫&山姆:“……”

  队长,你才是那个中了读心魔法的人吧!!


  巴基:“我……” 

  史蒂夫:“我也喜欢你。这答案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没人能随便亲美国队长,就算对方打着朋友的幌子也一样。”

  巴基:“我感觉魔法失去效力了??原来说出口了之后,就能自动解除魔法吗?”


  他兴奋起来,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伸出手摇了摇史蒂夫,激动的说道:“你再问我一遍,好吗?”

  史蒂夫:“……因为你不喜欢我吗?”

  巴基立刻坏笑的回答道:“是的,我不喜欢你!!”


  史蒂夫温柔纵容一笑,他的身体却像一道摆脱不了的阴影沉重的向巴基覆压了下来。

  ……


  娜塔莎&巴顿&班纳&托尼&幻视&猩红女巫&山姆:“……”

  这不是开往俄罗斯的飞机!!焊死了我们也要下飞机!!!救命啊!!!


END


 其他短篇

评论(18)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