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美国队长的神奇柜子 情人节快乐!

  微贾尼 微锤基


  “你猜我想说什么。”托尼说,他手里拿着一束花。艳丽的香槟玫瑰,目光炯炯。

  “我什么都不想猜,和你的贾维斯去过情人节好吗?”史蒂夫面无表情的说。

  “嘿,”托尼上前一步拍上史蒂夫的肩膀,“我只是在关心你。要知道,和自己相处长久的亲密人士修成正果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像队长你这样正经到乏味的人,我很怀疑没有我的帮助,你是否能告白成功。”

  史蒂夫面无表情的说:“这是你的经验之谈吗?你和贾维斯?”

  “不要转移视线。”托尼掷地有声的说,“谁不知道你要给山姆告白啊。”

  史蒂夫:“……谁?”

  “山姆啊!”托尼一本正经的说,“他虽然是你的好朋友,但你们在一起也没什么。毕竟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

  “……闭嘴好吗。”史蒂夫无奈说道,“不,当然不。并不是山姆。”

  “哦,可怜的山姆。”托尼说,“我看见他兴致勃勃的去了花店,可他注定心碎而回了。”

  史蒂夫有点焦虑的看向门,他约了巴基,对方随时可能破门而入(原谅他冬兵的习惯吧),他不敢冒险和托尼孤男寡男待在一间房间里,对方手里还抱着一大捧吸引眼球的玫瑰花,活像下一秒就要单膝跪地求婚了一样。

  “真遗憾,我可能……”托尼还没说完,史蒂夫的门就传来的敲击声。这声音像鼓点又像战歌,让屋内的两个人瞬间头皮发麻。

  “不会这么巧吧。”钢铁侠摘下墨镜,“那真是衰透了。”

  “你,”史蒂夫当机立断的说,门还在敲着,他真的不想在告白前被人目击到和托尼·花花公子·男女通吃·斯塔克待在一起,“走窗户好吗?”

  “我没带上我的战甲,现在让它飞来也来不及了。”托尼说道,他被史蒂夫影响的也有点惊慌失措。

  “对不起,托尼。”史蒂夫快速扫过房间的设施,托尼几乎能听见他脑子飞速转动的声音。

  下一刻史蒂夫打开了衣柜,他朝托尼点点头,一把将他推了进去。

  “里面足够宽敞,你可以把这想象成豪华套间,暂时待一会儿。”史蒂夫诚恳的请求道,把目瞪口呆的托尼关在了衣柜里。


  他理了理自己推攘托尼而弄乱的西装,走向门口打开了门。

  门外是捧着一大束时钟花的山姆。史蒂夫又关上了门。

  山姆:“……”

  他开始拍门,一边叫道:“队长,队长!我是来帮助你的!”

  史蒂夫冷静的拍拍自己的脸颊,重新打开了门。

  “山姆,什么事情?”他问道。

  山姆走进来,用脚把门踢关上,他将手放在史蒂夫的肩头,和托尼一样的位置,他郑重的说道:“听说你要和娜塔莎告白,我觉得你可能不会准备充分,当然,放轻松一点,你只是没有告白过而已。我为你准备了这个。”

  他把花束凑在史蒂夫鼻子下:“你会成功的,拿着这个。”

  史蒂夫:“……娜塔莎?”

  山姆一拍手肯定道:“她很美,而你很英俊。你们是天作之合。”

  “我有时候搞不清楚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史蒂夫说。

  山姆同情的点点头:“和二十一世纪脱节的感觉的确很不好受。”

  敲门声又响起了。史蒂夫扫过山姆明显精心打理过的着装,洋溢着真诚的笑脸,手里的大捧花束。他想起了托尼之前吐露出的可怕谣言,情不自禁颤抖了一下。

  “山姆,你听我说。”他反手将手放在黑人小伙的肩头,“我需要你安静一会儿,你能办到的吧?”

  “呃,”山姆看了一眼门,点点头,“当然,我会办到的。”

  他被推进柜子的时候还情不自禁的朝史蒂夫加油鼓气:“相信自己,队长你能办到的。”

  他滚进衣柜,一双在黑暗里仍闪闪发光的眼眸对上他的。

  “嗨。”托尼打了个招呼。


  史蒂夫再次打开了门,娜塔莎倚在门框上,摘下墨镜。她手里拿着红色天竺葵,朝史蒂夫挥挥手。

  “队长,我想你需要这个。”她伸出手摸了一把史蒂夫的下巴,“甜心,这花完全适合你跟洛基表白。”

  “谁?洛基?当然不!”史蒂夫终于忍不住抱住头大声说,他想要尖叫了,“我不是向他表白的,老天啊,这太可怕了,你们在哪里听到的传闻!”

  “大家都这么说的。”娜塔莎把那束花放回身侧,她进了门。史蒂夫关上。

  “我真的要说,我是准备给巴基告白的,真的!”他看上去有点想崩溃了,他甚至有点悲哀的说,“我不知道巴基那里的版本是什么,这让人害怕。”

  柜子里传来声音:“他是唯一一个不知道的。我们觉得你会给别人告白这件事情可能会伤害他。所以他是不知道的。”

  “……那个声音是托尼吗?”娜塔莎抽了抽脸。

  “还有我,女士。”猎鹰生无可恋的声音。

  娜塔莎走近衣柜,拉开了。两人中间已经空出了一个位置。

  敲门声再次响起。

  “看起来你很忙啊,队长。”娜塔莎不客气的坐到了两位男士中间,那里已经为尊贵的女王垫好位置。


  史蒂夫生无可恋的去开门,洛基似笑非笑的脸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他像只灵活的猫咪一样钻进了房间。

  “邪神。”他没精打采的说,“你是不是也是来给我送花的?哦,谢谢了。”

  “愚蠢的凡人,花?为什么要送给你?”洛基嗤笑一声,“我来找托尼的。我听说他朝你这里来了。”

  史蒂夫侧开身体,让这位自命不凡的客人能够一眼看清楚房间,他耸肩撒了个谎:“他可能没有在这里。”

  “是吗?”邪神怀疑的目光在他的身上逡巡。

  就在这个时候响起了猛烈的撞击声,像是一个粗鲁的人在敲击着门。

  洛基眼神一变,他毫不客气的走向衣柜,拉开,一边嘟囔道:“肯定是托尔那个傻大个。就说我不在这里!”

  他拉开衣柜的第一时刻就被震住了。

  托尼立刻说:“你没看见我。”

  娜塔莎微笑:“队长非常热情好客的。”

  他最后还是选择猫着身钻进了衣柜里,屈服于托尔可能朝他来的致命傻气。


  史蒂夫缓慢的推开了门,雷神扑进房间。“我弟弟呢,”他咬牙道,“他别想搞砸了我的情人节,还能轻易脱身不负责任!”他手里还拽着皱巴巴的一朵红玫瑰。

  美国队长无声的指了指衣柜:“小声点就可以了。”

  托尔冲向衣柜,史蒂夫在他进入的第一时间锁上了柜子。

  

  “我恨你们。”史蒂夫压低声音说,“如果你们等下发出声音的话。”

  他的话音刚落下,门就被再次轻柔的敲响了。


  史蒂夫麻木的上前打开门,巴基迷惑不解的脸映入他的眼睛:“你不开心吗?史蒂夫?”

  美国队长一个激灵,他把门甩上了。

  他开始快速整理被弄乱的发型,拉扯变皱的西装,大声呼吸,这比他当初第一次买国债像个滑稽小丑更加让他神经紧张。他收敛了狂乱的心跳,拉开了门。

  巴基面无表情的看他,维持着史蒂夫关门前的动作:“你在干什么。”

  他将巴基拉进了房间。


  “我……”

  巴基坐在他床上,史蒂夫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他瞬间忘记自己本来想要说的话,紧张关头,他不知道自己该从哪里下手。他到底是应该从布鲁克林说起还是选择从他掉下火车后史蒂夫的醒悟来开头。他对他感情已经蜿蜒了快要七十年,他曾经无数次为此时此刻排练,但他仍旧失去了语言。

  巴基看出了他的紧张,他安抚的说道:“嘿,你知道吗?史蒂夫,我今天从大厦下面过来的时候,发现花店的生意实在很好。情人节真是生意人的节日。”

  “呃……是的。”史蒂夫感谢巴基抛出的话题,他能够不那么尴尬的接嘴道,“你喜欢花吗?”

  巴基耸了耸肩:“我不怎么喜欢,但是以前我妹妹很感兴趣。她告诉我什么花语,什么的。”

  “你很清楚这些?”

  巴基大笑:“当然!我可是情场高手!”


  突然柜子传来三声敲击。

  “怎么回事?”巴基问道。

  “可能是有老鼠吧。”史蒂夫不动声色的靠近衣柜,在他接近的瞬间衣柜裂开一条小缝,一枝时钟花掉了出来。史蒂夫只能佯装这是他的把戏,捡了起来。

  “爱在你身边?”巴基笑道,“wow,史蒂夫,你喜欢上谁了吗?”

  史蒂夫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他无措的看向巴基。

  他把花递给了巴基。对方惊住了:“我?”

  史蒂夫点点头:“我爱你。”他说出口了,像是卸下重担般的轻松,“不是朋友的那种爱。”

  “可是,我不觉得我和你在一起,是美好的。”巴基犹犹豫豫的说,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史蒂夫。


  衣柜开了条缝隙,托尼的香槟玫瑰滚落了出来。

  “呃,”史蒂夫捡起来,“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可能是柜子里的东西太多了吧,把我准备的花弹出来了。”

  ……绝对不能让巴基看到他那塞满柜子的战友。

  他把花递给了巴基,作为回应。

  “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巴基喃喃道,“准备的很充分,嗯?”

  “我觉得,这只是你的错觉,史蒂夫,你并不爱我。”他还是温和而低沉的说,“你会很快忘记这个的,对吗?”


  这次是花被甩到了史蒂夫的头上,他就像被打了一棒,可怜兮兮的捡起来,是娜塔莎的红色天竺葵。出于对战友的信任,他递给了巴基,无声而坚定的看着巴基。

  红色天竺葵——你在我脑海里永远挥之不去。

  巴基无言以对,他愣神,然后才说:“你早就知道我会这么说?你还有什么?”


  柜子门裂开小缝,一只火红玫瑰不情不愿的被丢出来。史蒂夫再次捡起来塞进巴基手里。

  “我的心就像这朵玫瑰。”他说,“你如果不对我说点什么的话,它就是一直皱巴巴的。”


  柜子里托尔小声的说:“他在看不起我的玫瑰吗。”

  洛基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翻了个白眼:“谁看得起。”


  巴基无奈的摇头:“所以你不会放弃了?”

  史蒂夫没有丝毫犹豫的说:“我难道没有表明的很清楚吗?”

  巴基温柔的看向他,就好像他还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爱情就像保卫战,如果是你我当然奉陪。”

  史蒂夫一愣,他才反应过来,上前一步抱起巴基,他就在原地转了几个圈,他们像是电影里的主角,史蒂夫沉浸在狂喜里。巴基拍拍他的手臂,示意他将他放下。史蒂夫恋恋不舍的放手。

  巴基直接走向了柜子,在史蒂夫阻止之前猛的用铁胳膊拉开了。


  他的战友们整整齐齐的码在柜子里,挤成一团,朝他投来闪闪发亮的眼神。

  托尼小心翼翼的说:“情人节快乐?”

  ……




   END



  蛋疼的感觉就是两次都没保存成功稿子吧,重写的我想去世(生无可恋)


其他短篇

评论(55)

热度(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