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没有谎言的时刻 甜向 (上)

 巴基发誓,如果再遇见洛基,他要拿铁胳膊把他脑袋拧下来。


  巴基突然发现自己不能说谎了。

  他是个谎话连篇的骗子,游走于酒吧女郎之间,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对每个打算和他上床的女士温柔款款的说:“你是我的唯一,统治了我所有的欲望。”如果情况允许,他还会说“我爱你”“你简直完美无缺”,如此之类的甜言蜜语。

  意外发生在他下流的舔着嘴唇,盯着一个完全符合他猎艳审美的女孩的蓝眼睛的时候,他原本打算说:“你的眼睛真美,我从来没见过这样漂亮的天空。”按照以往的套路,他会忧郁的低垂着头,露出完美的侧颜(他知道自己哪部分最吸引女人注意),看上去就像是很有故事一样,而他的确具有这样与生俱来的迷茫无辜气质,当然也有后天九头蛇对他磨砺的缘故,他们把他脑袋洗成碎片,因此在都市的深夜他可以随便捻起一片来吸引女孩。他把冬兵留在压轴来说,悲惨身份为他无往不利的情史更添筹码。很大几率她们会被俘获,他们可以顺理成章的在酒店里坐下来,然后他负责给这个女孩“讲一晚上的故事”。


  一切就糟糕在这里了,如果时间可以倒带他绝对不会选择一个金发蓝眼睛的妞。他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况下喋喋不休倒豆子似的说:“你的蓝眼睛很漂亮,但是没有史蒂夫好看。哦,你在想史蒂夫是谁,他也是个金发蓝眼睛的小甜心。你没听错,是他不是她,嗯是的,我如果和你上床的话,肯定脑子里想的都是史蒂夫,反正我们彼此也是心照不宣的一夜情的关系。他是我的好哥们,但是谁都知道他太有魅力了,不是我的错,我在一个世纪之前就对他有感觉了,那个时候我们……”

  他话没能说下去,因为这个漂亮女孩已经捉起吧台上的酒杯对巴基一泼而尽:“滚去和你的好兄弟上床吧!”


  巴基摸了一把脸,喃喃道:“谢谢你的酒了,好姑娘。”


  他后知后觉的转身气势昂扬的走向沙发,用左手像领小鸡崽一样捉起巴顿特工,眯着眼威胁道:“你听到了什么?”

  对方已经吓死了,在他手下瑟瑟发抖活像逼良为娼:“我、我什么也没听见,我没听见你对队长抱有特殊想法,没听到你已经喜欢了队长一个世纪,也不知道你和姑娘上床的时候想的是队长,我什么都不知道!”他最后的语气已经是尖叫出声了。

  巴基黑着脸说:“总结的很好。”他松开手,巴顿又跌回沙发,惊恐的爬到远离他的一边。

  他问:“怎么,你要啜泣吗?需不需要我拿肩膀给你依靠?”

  巴顿咽了口口水:“不用了。”

  巴恩斯颓唐的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桌子上的酒一饮而尽。巴顿很想抗议那是他的酒杯,但是他看见对方徒手捏碎了空酒杯,瞬间焉下来缩在一边。

  “我现在想捏爆你的脑袋。”巴基说,“我们真是最糟糕的狐朋狗友关系。”

  巴顿被他的用词伤到了,他说:“你连虚情假意都不愿意了吗?”

  “闭嘴。”巴基说,“我刚刚真的什么都说出来了吗?”

 

  他陷入沉思,思考洛基对他干了什么。他不知道自己之前为什么和这个满嘴谎言的邪神成为了朋友,在他看来对方和自己没什么亲密关系,他们甚至没多少交际。但是对方深夜出现在他的卧室,列出“一起自由落体过”“一起小刀玩耍过”等等事件,证明他和巴基关系亲密。可惜了,巴基不吃这套,他耿直的说:“什么?我真的和你一起干过这些事情吗?”

  “我们的靶子都是金发傻大个。你不觉得他们实在很傻很蠢吗?”洛基轻蔑的说,他仰头用鼻孔看巴基。

  “我可不觉得史蒂夫很傻很蠢。”巴基立刻说。他从没这么想过,史蒂夫是他的小甜心好吗。

  “我得帮你在感情方面说出实话,可怜的凡人。”洛基暗藏怒火,怜悯的说。

  他抽出魔杖,一道绿光打在他身上,抗魔性为零的巴基立刻中招了。

 

 “我以为我在做梦,这太诡异了,谁他妈知道他真的是个魔法师啊。”巴基自言自语道。

  巴顿更惊恐了,冬兵暗恋队长这件事情对他的冲击力已经够大的了。他猛地摇头,哀求道:“求你别说了,我真的不想知道洛基深夜出现在你床边还和你玩魔法小游戏这种辛秘!我快被辣死了!”

  巴基说:“我偏要说。”

  巴顿:“求求你别说。求你。”

  巴基威胁的说道:“我还要说更多我的秘密,除非你答应帮我办一件事情。”

  巴顿快要崩溃了:“好的!只要你别说!”

  ……不过为什么他要为这种对他没有一点影响的事情向本该保守秘密的人苦苦哀求??


  巴基用巴顿的信用卡火速刷了一张前往俄罗斯的机票,他掐着巴顿的圆脸蛋压低声音说:“不准把今天晚上的事情说出去。史蒂夫问我去哪里了,你就说我突然和一个俄罗斯妹子坠入爱河,但是对方不接受我的爱情,于是痴情的我怀抱着炽热爱意追随对方到了俄罗斯。一周,大概一周就回来。我绝对不是因为躲着史蒂夫。”

  他没有把巴顿的信用卡还回来,穿上搭在皮沙发上的夹克,风风火火的冲出了酒吧,消失在了巴顿的视线里。后者傻在原地了,他哭丧着脸回到复仇者大厦,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冬兵和自己去喝酒最后只有他一个人回来。


  他像只小老鼠一样企图在黑暗中窜出客厅回到自己的房间,但是当他刚刚出现在客厅,灯就全部亮了起来。他千方百计想要躲过的美国队长正抱着抱枕,睡眼朦胧的抬起头来。

  “嗨,”他喉咙里滚出含糊的一句,语气温柔的可怕,“我本来想等你回来的。但是实在熬不住了,就让托尼帮忙设置有人进来就亮灯。没有吓到你吧?”

  他们都知道史蒂夫活的就像个养生的九旬老人,作息时间精准的就像是从哪本长寿秘诀上摘抄下来的。现在他却违反了自己的生物钟坐在沙发上等待外出晃荡的巴基回来。不过注定要让他失望了。巴顿咽了咽口水,抑制住疯狂点头证明自己被吓惨的欲望。

  他面前的史蒂夫闭着眼伸出手,等待一个人投入他的怀抱。

  巴顿小心翼翼,企图蒙混过关的靠近意识不怎么清醒的美国队长,谁知道他才靠近对方,史蒂夫就立刻睁开了眼睛,手臂一动将巴顿甩飞出去。

  史蒂夫:“……”

  “对不起,”他诚恳的道歉道,但巴顿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但是巴基呢?他不是和你一起去喝酒了吗?”

  来了来了,巴顿的心飞快的跳动起来。他战战兢兢的组织语言说:“队长……”他一个字也不敢添油加醋,老老实实的把巴基交代给他的话复述了一遍。

  “哦,”史蒂夫平静的说,巴顿看见他摸出手机,一道锐利的光闪过他被巴基亲口戳章证明的最美蓝眼睛,他捉住巴顿的手臂,温和却不容拒绝的请求道,“我可以请问一下,你的银行卡号是什么吗?”他歉意着说,“我想查清楚,巴基到底是哪一班飞机。”

  这不是我的错。巴顿在心底说,他报出了他的卡号。


  史蒂夫看上去对他的配合很满意,真诚的说道:“希望下次这种情况你能打电话告诉我。我害怕他一个人想东想西,在犯傻。”

  巴顿无力吐槽了,史蒂夫的语气好像巴基就是个小受气包,苦巴巴的飞到冰天雪地的俄罗斯自己瑟瑟发抖的哭的缩成一团,然而事实上,指不定巴基正花着他的钱在哪个地方花天酒地快乐人生。恶从心起,他鼓起勇气对史蒂夫说:“队长,巴恩斯好像中了洛基的恶作剧魔法。”

  史蒂夫一脸担忧:“什么,巴基中了魔法?他这个傻瓜,是不是受了很重的伤躲起来不想让我看见?”

  ……

  巴顿憋屈的说道:“他没受一点伤。但是他现在好像只能说实话。队长,把握时机哦。”

  他扬眉吐气一般冲回房间,留下史蒂夫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抱着巴基小熊沉思。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拨人突然从走廊里冲出来,差点把他撞翻在地上。


  “我靠,天赐良机。”托尼焦糖一般的棕眼睛闪闪发光,“队长,问点什么!快!我已经帮你查出来了,飞机明天早上六点!”

  这群家伙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娜塔莎感叹:“时来运转,原来洛基偶尔也会做点好事。”

  班纳,山姆,猩红女巫,包括幻视都目光炯炯的看着沙发上的美国队长。

  “……我会问的。”史蒂夫也没比巴顿好到哪里去,他挣扎着说,“年轻人需要多点睡眠。”

  托尼带头狂笑几声,逼问道:“说吧,正直队长,你打算问什么?”

  史蒂夫在一二三四五六双眼睛的目光下招架不能,他舔了舔嘴唇,才忐忑的说道:“你们不会取笑我吧?”

  七嘴八舌的信誓旦旦保证声将他淹没。

  史蒂夫只好开口,“既然时机难得。我就是想问他……” 众人的眼神越来越亮,史蒂夫说话声音却越来越低,他嘴唇抖了一下,才勉强继续说,“当年我送给他的小熊,他是不是转手给了莉莉……”

  ……


---------------------------------------------------------------------


  众人挤了半天也挤不出一句,队长你真纯情。

  他们颓唐的散开了,各自回了房间。

  托尼一边走一边嘟囔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粗箭头还要耽搁七十年了。”

  巴顿感觉有一丝异样盘旋在他的内心,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史蒂夫。队长还在看着手机屏幕——大概订好了机票——露出高深莫测一笑。

  他忍不住为史蒂夫的笑容打了个寒噤。搓搓肩膀加快了步伐。



 其他短篇


评论(31)

热度(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