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唤醒你的敌人 (下)(蛇盾x鹿队)

(上)

  史蒂夫在夜里辗转反侧,他脸颊上被人温柔触碰留下的温度似乎还在发烫。

  终于入睡的梦里出现的人影也是同一个人在纠缠不休,他可以选择把对方甩到一边却迟迟动不了手。

  “队长?”皮尔斯在白天的时候问他,“你对这件事情有意见吗?”

  他没法直接说不。在他们的一切进攻下巴基都保持着该死的游刃有余,九头蛇问不出任何答案。他就像一个严密合拢的贝壳。他们把杀死他作为最糟糕的主意,九头蛇要利用他,用他的超级能力。那么势必就要从内心撕碎他。

  他们打算给他洗脑。

  史蒂夫发觉自己最近频繁的拜访已经引起了皮尔斯的注意,当他公布安排的时候,他用那双鹰鹫一样的双眼严密的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企图从史蒂夫总是保持着微笑的面孔中读出他的内心。史蒂夫知道他不敢把他怎么样,但是如果巴基被洗脑成功,那就不好说了。他将会是史蒂夫的替代品。


  我只是不希望自己失去应有的权利和地位。他对自己说,翻身下床。


  他轻而易举的没有触发任何警报就穿过重重戒备来到囚室面前。让他难以入眠的家伙却没有第一时间上来迎接他,他像是睡着了。那双闪烁着不明情绪的眼眸闭上,这样才让史蒂夫能够不分心的打量眼前的人。他很好奇为什么神盾局会将这样的人推为队长,他安静的时候就像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孩。他太热烈,也太脆弱了,他不够坚强。

  但至少看上去比他坚强。一个声音在史蒂夫的脑海里反驳道。起码他是那种阳光会为之停留眷恋的人,史蒂夫不可抗拒的被他吸引。曾经他读到过这样的话“一个人越身处黑暗,他就越渴望炙热,这样他才感觉自己存在的。”他为此嗤之以鼻。只是他内心隐隐有种感觉,他应该被什么人支持着、扶持着,有人应该照看着他的后背。但这样的人一直没有出现。直到巴基来到他身边。

  

  可能是某种变相的吊桥效应,让他躁动的内心难以平静。他似乎强烈的想要攥住手心的阳光。让那些俏皮话一辈子都待在史蒂夫能够听到的地方。如果洗脑,就像是格式化。史蒂夫对自己说,然后他会把答应讲给他听的话忘得一干二净。而那些是第一次史蒂夫在九头蛇里能够真正拥有的属于自己的东西。


  如果他是在撒谎,一个声音在他脑海说,我就会亲手了结他,看他挣扎,让他为自己的谎言付出代价。

  可能他会下得去手。一定会。


  史蒂夫轻而易举的就打开了关押巴基的囚室,他轻轻的走到房间里,半蹲下来。他拿手戳了戳巴基的脸。

  “醒醒,”他微笑着冰冷的说,“否则我会折断你的脖子省点麻烦。”

  “你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光做不说。”他面前的人睁开了眼睛,用睫毛帮他扇了扇风,“是因为下不了手吗?”  

  史蒂夫不动声色的说:“可能因为我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人。”

  巴基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像史蒂夫是什么乱吃糖果的小孩:“不,你是的。”他的视线总是让史蒂夫难以忍受。但这次他没有回避。他看见巴基从不知道哪里拿出薄薄的圆形贴片。他按亮了它。

  “你知道的,我不能失踪太久。”他在史蒂夫的注视下耸了耸肩,“见鬼,就算我请假成功。我的假期也就一星期。”

  已经过去五天了。他就像是胜券在握一样,把被九头蛇俘获作为一趟刺激之旅。

  “你很没有纪律。这样是无法真正组建出一个队伍的。”他说。

  巴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那很抱歉了。我自觉我的队伍很不错。就算托尼斯塔克这个臭小子也偶尔很听话。”


  托尼斯塔克。这个名字在他的内心盘旋了几圈。花花公子,钢铁侠,亿万富翁,超级天才。

  他不会错听巴基提到他的时候那种既骄傲又无奈的口吻,他记下了这个名字。

  

  “嗯,所以?还有呢?”他轻轻的说,拿冰凉的手碰了碰巴基的脸颊,他瑟缩了一下,立刻止住不说了。他们或许应该专注于眼前的事,比方说从九头蛇里逃出来。但是这里太安静了,巴基本来准备好一场硬仗,好让史蒂夫看看自己的实力。但实际上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就像一个大型的停尸间。

  “我来的时候解决了。”他说道,露出温柔的微笑。

  巴基没说什么。他只是伸出手捏紧了史蒂夫垂在身侧的手,他在发抖。

  “我让你不舒服了吗?”史蒂夫说,语气怪异而和缓,“我做的不对吗?”

  他想要把手从巴基的手里抽出来,但这好像没起到太大的作用,巴基不会让他逃开的:“你做的有点问题。”他嘟囔道,“可是你会改变的,你一直都是我的史蒂夫。”

  他们没有再说这个问题。

  史蒂夫轻易的就启动了一辆哈雷,九头蛇肯定会后悔他们把自己想的太有控制力,而放宽了史蒂夫的权限。他们几乎可以说是畅通无阻的离开了基地,这让巴基对史蒂夫在九头蛇的地位愈加清晰。


  “看来你干的不错啊,”他本来打算玩笑着说,“九头蛇就要失去你这个得力干将了。”

  猛地一下车子调换了方向,他们离开了大道,驶入林间。在巴基弄清楚史蒂夫在想什么之前,他就被甩到了草丛里,史蒂夫带着愤怒压在了他身上:“是的,我就是九头蛇的高层。你怎么想的呢?”他危险的说道。

  巴基开口打算说话,他起码要为自己的错误说法辩解一下吧。但史蒂夫没给他这个机会,在他开口的一瞬间史蒂夫就亲了上来。准确来说,这不是一个吻,而是带着血腥意味的撕扯。他们的牙齿撞在一起,疼痛立刻传上来。他的的下唇被蹂躏,仿佛他身上的是一头失控的野兽,他吻着巴基的嘴唇,将他的每一寸味道都尝到,用舌头在他的嘴唇里搅动。

  史蒂夫清醒了,他放开了压在身下的巴基。巴基的样子现在算得上凄惨了。


  他搞砸了。他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疯狂。巴基说的没错,他就是九头蛇的得力干将。他怎么能认为,自己反水帮助“美国队长”之后,就能像一个正义人士呢?他只会是一个叛徒。

  史蒂夫站起来走向他尚未熄火的哈雷,觉得夜晚的确是一个丧失理智的时刻。他帮助(可以算得上帮助吗?巴基甚至还藏着九头蛇没有搜查到的通讯装置。)美国队长,完全是一个彻头彻底的笑话。

  巴基就是一个骗子,他没有扔掉他的通讯仪,这原本看起来很有说服力的例子就像一拳头揍在他脸上。


  巴基立刻从草丛里爬了起来,他抓住了史蒂夫的哈雷。

  “没人能在亲了‘美国队长’之后还全身而退的吧?”他说道,看不出有生气的样子,“所以你得跟我乖乖回去。”

  史蒂夫瞥见他嘴唇上的伤口。“不,”他听见自己说,“你走吧。”

  巴基坐在了他的后座上:“没有你,我绝不会走。”

  他们僵持了一会儿。谁都不肯让步。


  “抱歉,”史蒂夫恼怒的说,“你是受虐狂吗?你就不能停止一刻恪守你‘美国队长’的身份,放弃拯救我吗?”

  巴基拔高声音反驳道:“谁说我是以美国队长的身份在挽留你?我是以巴基的身份。”

  “哦,一个代号,甚至不是你的名字。”史蒂夫面无表情的说。

  “如果不是你给我取名叫做巴基,谁他妈要叫巴基。”他气愤的说道,“你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混蛋,但你并不是。要是你想用激将法就把我激走的话,那我可以告诉,这绝不可能!你在布鲁克林的倔强已经让我领教够了,我绝对、绝对不会对你放手。”

  史蒂夫抬起手的时候他还没意识到自己的眼泪已经滚落满脸了。他轻轻的用手擦拭巴基的脸颊。 

  “老天啊,”巴基没躲开他的手,他哽咽着说,“我只对你放手过一次,你就独自坐上了那架飞机,再也没有回来。这是我这辈子耿耿于怀的错误。”

  “你这辈子还没过完。”史蒂夫看上去被他的眼泪打败了,他柔声说道。

  “可是还没有你,这和完蛋了有什么区别?”

  巴基泪眼朦胧的看着他。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说:“我相信你的俏皮话多到数不胜数了。”

  巴基笑出声来,他的眼泪还挂在脸颊上:“放心,不会说一次少一次的。我们的约定还有数。”

  他伸出手翘起小拇指,满怀期待的看向史蒂夫:“就算你现在觉得你不可救药了,也可能不会想起过往。但是我知道你永远是我的小傻瓜,我会陪你到时间的尽头。混蛋。”

  “蠢货。所有傻事都叫你做尽了。”史蒂夫这样说,但他还是伸出手,小指头勾上了巴基的指头。


  唤醒你的敌人可能是个长线战役,但拐走你的敌人已经进展顺利。

  可以说,太顺利了。巴基勾紧小拇指偷偷笑出声来。


  END

-------------------------------------------------

想写性转…………

评论(17)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