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特权病患 10 (心理医生盾x双重人格冬 半AU)

前篇在这里


10.

“所以……现在我们被置身事外了?”冬兵坐在床上说。史蒂夫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他抱住自己的膝盖,低垂着头好像一切都无所谓似的,棕发散落在他的脸颊两边,衬托他的一双绿眼睛纯粹无辜如同稚子,但如果他抬起头来,就会发现那双眼睛如同冰封的湖水,冰涩了太多情绪。他绝非表面那样冷冰冰。


史蒂夫将一边的椅子拖到床前坐下,帮他把头发捋到耳朵后。现在这双眼睛没有遮挡物,绿的纯粹,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史蒂夫。


他认真的看着巴基,无论是哪个人格他都会用同样的眼神,永远温柔包容,一如多年前那个公园长凳上低头的棕发少年对他。


“嘿,”他说道,用那种无法抗拒的声音,“我有些话想说。”


巴基闻言紧绷着身体,他避开史蒂夫的视线:“我现在不能换他出来。”他紧张的瞥了史蒂夫一眼,快速舔了舔嘴唇,犹疑道,“真的。”


史蒂夫猜测自己的眼神是否太过不解了,巴基不安的侧了侧身体,眼神闪躲。

“现在,太痛了。”他最终泄气了,简单解释道。

史蒂夫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失去了说接下来话的勇气。

他在担心另一个主人格挨痛,就算他正困在这具遭受折磨的凡人之躯忍受着不断的疼痛,他担心的也是——“他”会不会怕痛。


从业以来史蒂夫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他并非没有见过矛盾尖锐的双重人格患者,如果说身体的支配权像是豪门的巨额财富,那么人格彼此之间就是恩怨的同胞兄弟,为了财富血浓于水也能反目成仇。他见过“冬兵”这类人格,他们尖锐、锋利,就像一柄嗜血的利刃,无时无刻不想夺过身体主权,碾灭诞生他们的主人格,像冬兵这样为保护主人格而催生的也不是没有,但最后都会绕回原点,“为自己考虑”。


他聪明、冷静、算得上漠然,但史蒂夫可以显而易见看出,他一点没有争夺身体的欲望。他诞生于折磨之中,本该是个扭曲的人格,但史蒂夫看到的完全不是这样。他恶作剧恐吓式玩乐的和他打招呼,逃跑时小心翼翼的用手捂住他的耳朵,害怕主人格疼痛而拒绝切换人格……


“我们还要出任务吗?”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史蒂夫静静的注视着他,直到对方不再躲避他的视线,他才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们并不是世界的主角,你是一个浑身没一处完好的重病患者,而我是一个只接受过一年军队训练的心理医生,所以另有比我们更合适的人来承担任务……这并不是花言巧语或者推卸责任,而是事实如此。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这些才是我们现在要面对的。不管怎样,士兵,属于你的责任已经完成了。”停了停,他继续说,“所以,是的。遗憾吧,接下来拯救世界没我们什么事了。”


巴基看着他,突然伸出手摸住他的脸:“也就是说,不再需要我了。”他的语气里带着别的什么意思,他紧张的舔了舔自己的下唇。


“需要。”


史蒂夫突然动了,他捉住对方放在他脸颊上的手,站起来覆身上去。巴基没有动,史蒂夫碰上他的嘴唇。干燥的,有点干燥的死皮的柔软的唇瓣压在一起,他加深了这个吻,轻柔的借着力道将巴基亲倒在床上,但是很快他松开了巴基,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他盯着他,两人的距离近的过分了,鼻尖几乎要抵住鼻尖。他没有在那双绿眼睛里看到任何厌恶、反感的情绪,他当做这是邀请他再次亲吻的默许。不过这次不再是浅尝即止,他压在巴基身上,闭着眼睛加深了这个吻。他可以闻到换洗过的被套淡淡的柠檬清香,和巴基绷带消毒水的味道,最让他沉浸的却是他嘴唇碰到的寒冷冰凉的唇瓣,这让他感觉自己像是独身漫步在雨中的踽踽独行者,终于在某个街道遇到避雨的处所,他不必再奔波疲惫于刺痛皮肤的暴雨中,可以有一刻喘息安定。

暴雨变成小雨,淅淅沥沥的敲击着沥青街道,没有车水马龙再让他迷失。一股一股的温情细小的流淌进他的心房,让他几乎按捺不住心脏。


“我爱你。”他放开巴基,拉开一点距离,他们相隔的如此之近,好像交换了彼此的呼吸。感情来的如此突然,他们不过认识短短一周。但当史蒂夫吐出这简单的三个字的时候,他就像卸下了什么承重的负担,几乎算得上坦诚了。


在他身下,巴基无措的不知道将视线投到哪里。

终于,他艰难的说:“他听不到这段话。我可以看见他,他不能看见我。”


“天哪,”史蒂夫笑着对自己说,他温暖的呼吸扑在巴基的脸颊上,“我真的好无耻。”他低头捂住脸笑起来,直到巴基不耐烦的推了他。他才抬起头来,面对面,几乎算得上脸贴脸的说:“我可以说很多遍爱你。”


他自己的脸也烧红了。巴基听懂了,他完全失神的呆在当场:“你也爱我?”

史蒂夫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该犹豫,所以他立刻答了:“我爱你。”带着坚定。


从头到尾,他从来没把两个人格分开看过。他爱的从来不是哪个人格,冬兵自始至终把他认为是巴基的黑暗面,就像是硬币的上下,日光的明暗,他们是分割而不统一的。但在史蒂夫看来,无论怎样,都是他的小鹿,需要他去爱的小天使。他卷入爱情的漩涡无法自拔,巴基的一切他都不分你我的喜欢,并热爱着。


“你知道吗?”史蒂夫拿鼻尖去亲昵的蹭他的鼻尖,“每个人都有两个人格。区别只在于你是否统一他们。巴基,你逃避的过久了。”


他说的意味深长。巴基的梦也该醒了。他只是做了一场不能自导自演的梦境。

他不知道他即将埋葬的是什么,或许是一段记忆,也或许是巴基掩藏在内心深处的自己,一个混合体。但是他们终归应该过去的,没有人能够长久的沉浸在以前,史蒂夫在过去不断的跋涉,就是为了遇到这一个醒来的巴基。


“我感觉我在火车上。”巴基镇静的说,“和你。”他眼泪冒出来了,一颗一颗滑落在枕头上。

史蒂夫轻柔的帮他抹去眼泪:“我一定穿着星条国旗紧身衣,就像是漫画里的超级英雄那样。说不定还傻傻的拿着一个盾牌。”

巴基眼角泪水还在闪烁,却已经笑了。

“我准备好了。”他说,用力的拿袖子在脸上擦拭,努力维持自己冰冷的面孔,“只要我掉下去。”

“只要你掉下去。”史蒂夫重复了一遍。


他感觉自己似乎真的在一架高速前行的思维列车上,他扒拉在开启的火车门外,在他下方的巴基也捉着一根突出铁栏,然后铁栏滑动了。


他掉了下去。

史蒂夫下意识的想要拉住他。错开了。


他瞬间回到了现实,他正捉住巴基的手。在他越收越紧的力道下,对方纤长而浓密的睫毛抖动,翻出一抹翠绿的生机盎然的湖水。

“身体好痛。”他含糊不清的说,带着不解,“我们又换地方了?”


“我爱你。”

史蒂夫像是履行什么诺言,他唐突的重复了一遍,压身上去再次吻住巴基的嘴唇。后者已经惊呆了,“我靠,”他爆了一句粗口,“今天是什么日子?我没睡醒吗?愿望成真日?”


史蒂夫放开他,巴基看得出来他很开心,但并不全然开怀,他狡黠说:“或许你心底向许愿精灵许愿了。当然,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真诚的希望你能现在在心底许愿,我希望罗杰斯医生能当我的男朋友。然后你会愿望成真的。”


“这进展好快。”巴基嘀咕道,他蹂躏自己的脸蛋,“但是不坏。如果是梦,我才不要醒来。”


他稀里糊涂的就和他的主治医生交往了。简直像是实现了巴基梦想篮子一样。


史蒂夫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仍有沉甸甸的某些阴影压在他的心底,让他无法释怀。他吻了巴基的额头,对方乖乖的躺回病床上,拿眼睛看他的背影。


突然,巴基笑出声来,他的笑带着一丝恍然大悟和坏心眼的作弄。史蒂夫不明所以的回头,他朝他招了招手,史蒂夫听话的回到病床前。

“近一点。”

史蒂夫凑近一点。但这仍没近几分。

巴基直接拉过他的领带,将他拽到自己面前。

他只是在史蒂夫耳边轻轻的说:“刚刚强吻我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守规矩呢?BTW,你居然真的说了两遍我爱你。”


他用力的亲了亲史蒂夫的脸颊,带着包含两人份的热情。而史蒂夫已经呆在原地了。


他们的确是一个人了……现在。

所以史蒂夫有苦果要吃了。两倍杀伤力的巴基足够让他的余生毫无招架之力。


END


别打我 我知道完结的很唐突……多打几个爱心试试❤❤❤

要开新坑啦!

评论(11)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