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特权病患 09 (心理医生盾x双重人格冬 半AU)

前篇在这里


09.


史蒂夫站在玻璃外面注视着躺在病床上的人,如果对方不是胸膛因为小幅度的呼吸而起伏着,他几乎要错以为那是一具尸体了。巴基的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着,这个成年男人居然像是小小瘦瘦的一团,让史蒂夫的心为他揪紧着。

“小混蛋,”他在心里说,“什么傻事都叫你做尽了。”

不管是公园的小天使,雪地里的小精灵,还是眼前的巴恩斯,都是史蒂夫天生的克星。他们生来就是可以在史蒂夫心上为所欲为,柔软折磨着他的家伙,一举一动都好像牵扯着他的心脏,如果远离了就会拉扯疼痛。

史蒂夫喃喃说:“快点好起来好吗?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如果说山姆加入这个未知的未来是因为相信史蒂夫的正直,那么他掺和进这个泥团纯粹是出于个人的原因——他的直觉。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部分都在叫嚣着为巴基而战。他想要保护巴基,这就是他唯一的方向。

娜塔莎轻轻的站在他身边,陪他看了一会儿,出声说:“队长,谢谢你。”

他只是说:“不必谢我。我也是为了自己。”

他的话没有说错,他真的出于自己都不敢置信的私人原因。如果自己要辩解说一切举动完全出于公正的考虑,他都会在心底看不起自己。史蒂夫把手伸出放在玻璃上,期望有一只手能再次贴紧他,而现实是他的手只是遮住了巴基躺在床上饱受摧残的身影。


 “我们可能需要聊一点正事了。”

 熟悉的声音在两人的背后响起。


史蒂夫暂时放下心底的异样,立刻回头。他身后的正是弗瑞局长,这个始于开头的神秘背后人物。


“你没有必要回避。”他用话语止住了想要离开的娜塔莎,朝史蒂夫微笑,“你知道的吧。关于巴恩斯特工的失踪原因。”

史蒂夫已经换上了便服,他把手插在兜里,期望这或许能够微薄的有利于他掩饰自己的情绪。


“我知道一点,”他扫了一眼娜塔莎,深思熟虑然后说,“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价值。”他很冷静的思考巴基的身份,是神盾局重要的角色,但是也没有重要到眼下九头蛇情愿露出马脚也要带回他的程度。

“你不明白他作为‘冬兵’的价值。”弗瑞一句话轻飘飘的解释,而史蒂夫绝对不会让他就此绕过这个话题。

他问:“我暂时不想追问U盘的事情,但是抱歉,你已经提过很多次冬兵了?这是怎么回事?”

娜塔莎原本在一旁只是充当一个旁观者,但在史蒂夫抛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说:“我说过,队长‘非常’在意詹姆斯。”

史蒂夫这次没有理会她的狭促,他连害羞都没表露出来,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是的,”他说道,“所以请告诉我。”


冬兵是九头蛇“洞察计划”的一部分,他们需要一个人格完全溃败到能够为他们所用的武器。这个武器必须拥有身体素质远强于常人、熟悉各类枪支器械、格斗技能一流、能够进入神盾局等条件。这样的人并不好找到,但很巧的是,他们安插在军营的人注意到了暂时脱离神盾局的巴恩斯特工,他完美的符合计划的安排,简直就像是为九头蛇量身制作的武器。他们深谋远虑,利用神盾局的眼线将他从军营召回,开始了一系列计划。


弗瑞说:“我们察觉到了变化,都很意外。原本他们的目标应该是你,史蒂夫。”


他的内心震动,脑海里闪过曾经在军营的日子。他的格格不入,困窘难堪似乎都有了别样的解释,而博士那些掩藏在话语下的隐晦提醒更是让他醍醐灌顶。史蒂夫的手微微颤抖,突然庆幸自己把手藏在衣兜里,能够稍微遮掩情绪,而不必感到别人注视他的视线里藏着同情。九头蛇原本的目标是他,但是他们转移了视线。

如果巴基在军营没有帮助他,没有安慰他,没有为他的快乐而忙活一下午只为了捉住小小麻雀,那些会伤害他的九头蛇或许根本就不会因为监视史蒂夫而注意到他?

他的巴基在雪地里,专心致志的寻找着史蒂夫期望的麻雀,而有人正用同样跃跃欲试捕捉的眼神暗中注视着他?

……

“对不起。”他将手攥成拳头,没头没脑冒出一句。

他面前的两人没有露出任何意外的表情,他们都知道这句话是对谁说的。

史蒂夫说错了。他自己才是那个烦人的惹事精。如果说巴基为他带来的都是及时的、毫不保留的积极快乐的情绪的话,他给巴基带来的全应该是深渊似的噩梦,巴基在雪地里深深浅浅踏出脚印离开的时候,并不知道他和史蒂夫的人生交换了轨迹,他替他背负了痛苦,而他的巴基曾经那么健康,那么快活。


“你们一开始就知道,选择静观其变?”他没有说更难听的话,比如说,暗地里拿巴恩斯特工作为诱饵。

弗瑞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我保持反对。但我根本说不上话,股东们一致通过。”

并且没有告诉巴基。

他又说:“神盾局已经被九头蛇渗透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清除他们。破坏他们的计划。而巴恩斯特工在其中的作用不可忽视。”

史蒂夫沉默片刻说:“我不会允许你们把他送到九头蛇手上。而你们也不打算这么做吧?”

弗瑞点头:“否则我们也不会找回巴恩斯特工。”他低声说,“我很抱歉没能早点带回他。”


他示意史蒂夫跟他走,他们快步走在走廊上。这个隐藏的分部建造在地底,非常广阔,史蒂夫初见的时候几乎吓了一跳。他们来到一间房间门口,娜塔莎没有进来。她站在门口看向史蒂夫。


“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消极的事情,”她犹豫片刻说道,“如果有互相拯救的话,那也一定是你们彼此。”她手支撑在门框上,“詹姆斯曾经跟我说过一个金发的小天使——那个时候我并没意识到那是你。他说他曾经因为作为警察的父亲因公殉职而拒绝面对现实,只能到公园里父子两人曾经戏耍的长椅闷闷不乐的呆坐一下午。但是就在一天清晨,他遇见了一个哭的抽抽噎噎的金发小男孩。他照顾对方,体贴行事,而对方也逐渐有了笑容。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感到满足,突然意识到自己还能为更多人做更多的事情。所以他终于接受了他母亲搬走布鲁克林的请求,决定不再逃避,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史蒂夫怔怔,正打算说话,被娜塔莎毫不留情的打断了:“所以,遇见你也算是詹姆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了。这不是你的错,知道吗?错的都是那些人渣。”

他终于露出笑容,真心诚意说道:“谢谢你,娜塔莎。”

对方耸了耸肩,走开了。她没打算看一遍U盘的内容,她大致猜到了。


史蒂夫把门关上,走到弗瑞身边,他示意史蒂夫坐下,然后将U盘插在了电脑上。

立刻,电脑黑暗的屏幕突然亮了起来,巴基憔悴的脸出现在了镜头里。史蒂夫立刻坐直了身体。


前半个小时录像的内容全部是细细碎碎的自言自语和焦躁不安的求助,以及混杂着俄国口音只言片语的羞辱和吃痛的闷哼声。他有些不自在,却仍旧死死的注视着电脑屏幕,努力捕捉巴基偶尔出现的那双让人心碎的绝望的双眼。这一遍遍的切割着他的心。


“他是个聪明的小伙子。”弗瑞突然说道,“他藏起了他的随身设备,录下了对我们有用的内容。”

他话音刚落,屏幕内容就变了。它刚开始是晃动激烈的让人眼花想吐,但伴随着呼啸鸣泣的疾风声一帧一帧的滑过,画面突然清晰了。这次出现的是巴基另一幅面孔,冰冷防备,只用看见他的侧脸就让史蒂夫呼吸一窒。他站在一群身着黄绿色制服的人之间。

一个人走过来,很模糊,但史蒂夫还是认出来这是朗姆洛,他点燃一根烟,放肆的喷在巴基的脸上,然后大笑。巴基面无表情,没有退让也没有被呛的咳嗽,他像冰雕一样让人感到无趣。

“首次任务。干的漂亮,士兵。”朗姆洛说道。被夸赞的人不为所动。

一个眼熟的人——总是出现在神盾局高层会议上的知名股东——皮尔斯出现了。这让他震惊。从这个录像隐蔽的角度史蒂夫看不清他做了什么,只是巴基的头立刻偏过去了,他甚至一个踉跄。

愤怒燃烧史蒂夫的理智。他突然意识到对方抽了巴基一个耳光。


“他对九头蛇还有用。”他听见这个内奸轻蔑的说道,“别弄死他了。”他的语气轻松的就好像巴基是从商场批发而来的人偶,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现在史蒂夫知道那些虐待的伤口从何而来了。


屏幕一闪,弗瑞拔出了U盘。

“这就是最重要的内容。”弗瑞说,“我们钓到了大鱼。”



我要以闪电完结此篇 开新篇嘻嘻🌝

  


评论(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