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特权病患 04 (心理医生盾x双重人格冬 半AU)


04.


“罗杰斯医生。”
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打乱了史蒂夫所有的胡思乱想。他松了一口气,试探性的问道:“嘿,巴恩斯,你在哪里?”
“我在一个房间里。”他有气无力的说。

声音是从床下传来的,史蒂夫小心翼翼的蹲下身体:“什么样的房间?”
“黑的,没有光的。”他简短的说。
他已经可以确定巴基躲在床下了。

犹豫了一下,他没有立刻挤进去,只是躺在了床边的地面上。偏头能够看见巴基蜷缩在床底,眼睛却亮的惊人,他们的视线对上了,床沿就像一道分界线将他们隔开,他们对视,却像在时光的夹缝里捕捉对方的眼睛。

“嗨。”史蒂夫轻柔的说,“你的房间可以邀请我进来吗?”
巴基小幅度的摇摇头:“这不是我的房间。”
史蒂夫侧了侧身体,现在他们完全面对面了:“那这是困住你、让你忧虑的房间吗?”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是困住巴恩斯中士的房间。他和他的兵团被俘了。”他说道,“纳粹把他捆在手术台上,给他做各种稀奇古怪的实验。他很绝望,因为没人来救他,但是随着他不断的默念自己名字和隶属军队的时候,他不再害怕。因为他现在是个伟大的军人了,是反法西斯的精神象征。”

史蒂夫因为他的叙述而心底一沉,过分的沉浸幻想中只会让巴基不断的迷惑自己,使他离真正的自己越来越远。这绝对不利于他的恢复,史蒂夫得想办法慢慢引导他回到现实。

他问:“那巴恩斯中士是什么时候参军的呢?”
巴基回答:“二战。他和那些布鲁克林的小伙子们一样,都巴不得为国效力。”
史蒂夫又问:“他是多少岁参军的呢?”
巴基有点不耐烦了,他焦躁的咬着下嘴唇:“二十一岁,我想。”

“二十一岁,他总得有个家人或者好友的吧?”
巴基舔了舔嘴唇,有点无措道:“……是的。他有个好朋友。还有个妹妹。”
史蒂夫微笑:“所以他不是精神象征。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是你,巴基。”
巴恩斯却缓慢道:“我不是巴基。巴基是谁?一个新的战士吗?”
史蒂夫早就已经随时准备好袒露心扉了,他像只小虫子移动到离巴基更近的地方,对方看见他的动作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但当史蒂夫得寸进尺的想要再移一步的时候,被巴恩斯毫不犹豫的费力推出去了。他的西装被弄皱的一塌糊涂,衬衫也在地上蹭上灰尘,显得有点狼狈。
他却毫不介意,笑的像个甜心:“巴基是这个世界上最甜蜜的小孩。”

他必须要坦白,当他向巴基吐露心事,叙述他在这十年的种种想念的时候,他表面镇定自若,实际上手心却渗出粘腻的汗水,甚至自以为隐蔽的将手掌在裤子上擦了又擦。而他面对面的巴基在刚开始时露出疑惑的表情,但到后来,逐渐有了抑制不住的笑意。

“所以你就是当年那个金发小可爱喽?”
史蒂夫因为他语句中的小可爱这一形容而微微脸红了。

“你现在比我想的要高一点。”巴基说,“然后,小鹿,这是你给我取的外号吗?”
史蒂夫耳朵红透了,他腼腆的向前凑了凑,这次巴基没有再推开他。
他只是上下打量史蒂夫:“你怎么长的这么……这么……的?是不是打了什么超级血清?”
史蒂夫:“……超级血清?”
巴基打趣说:“就是那种让人像吹气球一样‘碰’的长大成你这种甜心的高科技产品。”根本就没这玩意儿,这是他瞎编的。

他们又对视了一会儿,不知道是否是史蒂夫的错觉,他感觉这次对视有什么不一样了,有另外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涌动。

史蒂夫打破沉默,试探着说:“那么房间还在吗?”
巴基像是突然生气,翻身躺平了,史蒂夫现在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听见他闷闷的说:“永远都在。”

史蒂夫却突然说:“但是马上就有人来救他了。”

巴基因为他的话猛的坐起来,才到一半就撞到了床板,发出巨响。史蒂夫吓了一跳,差点从地上弹起来。巴基呻吟一声,把背影留给史蒂夫,对方却立刻爬进床底,从背后抱住他,一边拿手去摸索黑暗中巴基的额头,却在上移过程中碰到柔软的东西。直到巴基甩开他的手,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刚刚碰到的是他软软的嘴唇。

史蒂夫喃喃道:“抱歉。”一边搂紧了巴基。他发现对方穿着单薄的病号服,手下的腰线流畅,他一时间不想放手。然而心猿意马不过片刻,他就为自己突然的臆想而面红耳赤,他立刻轻咳一声端正了自己的态度。
他需要巴基离开这里,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疗。他一定是拔掉了所有的针管,说不定下床的时候再次伤害了自己。

他的心立刻揪起来了,却听见怀中的人低声问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史蒂夫一边思考一边说:“我想巴恩斯中士一定有个好朋友,正如你说的那样。他原本很瘦弱,所以没能上成战场,但是机缘巧合,他被注射了超级血清……就是你说的超级血清,他成了一个肌肉男。所以他成功来到战场,只身一人救下了囚禁在手术台上的中士。”
巴基半天没说话,然后他终于开口了:“不能这么轻松。”

史蒂夫有点紧张道:“当然、当然不能这么轻松。他注射血清的时候快要死了,还好他坚持了下来。”
巴基突然笑出声来:“我说是的救我,不能这么轻松。”
他磕磕绊绊道:“我、他是超级英雄,是队长,肯定能救你的。”
巴基有点松动了:“队长,什么队长,他还有队伍吗?所以他不是单枪匹马了?”

史蒂夫:“他是队长,你的队长。不是说巴恩斯中士是爱国精神的超脱吗?那他就是美国队长。”
巴基嘀咕道:“伙计,这样看来你就成主角,我沦为配角了。”
史蒂夫也笑道:“不是,你是他的男主角。”
巴基梗住:“甜言蜜语也是队长的小花招吗?不能轻易让你如愿。”他突然问道:“你最怕什么事情?”
史蒂夫诚实道:“跳舞。”

他说的是实话,他并非肢体不协调,然而和青睐他的姑娘们跳舞的时候却频频出错,尽管她们把这归结于他可爱的一方面,但还是掩盖不了他糟糕的舞蹈水平。他实在怕了旋转的,贴身的,握住手的跳舞。幼年时期他曾经把关于跳舞的烦恼向巴基倾诉过,对方哼歌当做伴奏,和他在公园翩翩起舞,巴基跳了女步,还故意放慢了速度,可就算是这样,他也几乎全程踩住他的棒球鞋,尽管巴基向他表示他毫不在意,但是史蒂夫还是觉得没有比这更加羞耻的回忆了。而他长大了,还是老样子。

巴基终于毫无阴翳的大笑,他坏心的想到捉弄方法:“队长,你在加入战场之前得先跳舞,巡回演出,有长腿姑娘伴舞的那种。”
史蒂夫配合的发出哀叹声,成功又让巴基得意洋洋。

他们静静的抱了一会儿。
不敢轻举妄动的史蒂夫只敢伸出手,一边轻轻的抚弄巴基的棕发,一边温柔道:“巴恩斯中士,你被解救了。现在可以允许你的美国队长把你抱出去吗?”


我发誓这篇写完之后要写个塞满斗嘴和俏皮话的恋爱真要命·收了老冰棍吧·爱情真让人盲目·bb侠盾冬

一脸严肃真的不适合我逗比嘴炮的性格 憋死我了都 hhh


评论(12)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