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特权病患 03 (心理医生盾x双重人格冬 半AU)


03.


神盾局总部高耸的大厦之下,有一条成型的繁华商业街。只不过史蒂夫还没在这里待过。
他第一次点了一杯不符合他习惯的甜腻奶茶,抱着杯子眼神不聚焦的凝视着虚空,直到红发女郎坐在他对面。
娜塔莎道:“史蒂夫,你在发呆?”

她惊讶的语气就要溢出了。她没见过史蒂夫露出这种心烦意乱的模样:“很糟糕?”
史蒂夫咬了一下吸管:“典型的双重人格,或许是多重人格。已经越过早期对药物敏感的阶段,也就是说,药物对他的治疗效果大打折扣。除了自我疏导、心理暗示、催眠治疗,别无他法。疏导的同时必须确保他待在一个安全无外部压力的地方。”
娜塔莎:“双重人格?”
史蒂夫道:“我们已经见过面了。”

他看见娜塔莎像是突然说不出话来,黯然的垂下头。
“是我的错。”她说。带着不易察觉的悔恨。

史蒂夫知道娜塔莎向来是个女王,她总是高傲不羁,用沙哑的嗓音散漫的吐露命令,没人不为她的魅力所折服。现在她却如此脆弱。
她告诉了史蒂夫。
她并非之前表现的全然无知,或许可以说,她和巴恩斯的失踪离不开关系。

娜塔莎来到神盾局的时候尚且青涩,而巴恩斯已经成了这里的王牌特工。他被指派成为娜塔莎的搭档,训练者,导师,作为神盾局对她能力看重的赞赏。朝夕相处让这对男女产生了很多感情,原本以为友谊之上的理所当然是爱情,但当他们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嘴唇贴在一起的时候,就跟自己吻自己的手背一样毫无感觉。巴恩斯甚至说他咬自己的下嘴唇都比这有新奇体验。

娜塔莎:“他真是个过分的男孩。”

他们毫无遗憾的分手了,关系反而比之前更加亲密。和巴恩斯斗嘴,那是她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但是任务很快就要来了。她从未想过这个任务会将他们长久的分开。

那是在一艘船上,他们表面装作需要保护一位石油大亨,实际上只是为了引出外号“交叉骨”的九头蛇特工,他对他们很有价值。神盾局小心翼翼的布置了一个局,佯装透露出消息它们需要的东西就藏在这艘船上。巴恩斯本该是个匍匐躲在暗处的狙击手,但是当有人因为娜塔莎的粗心大意勒住她的脖子的时候,他选择了开枪。娜塔莎身后的九头蛇特工被一枪爆头,这本该是救了她一命的决定,却暴露了巴恩斯的位置。他是个冷静的狙击手,应该明白什么时候该开枪什么时候应该沉默,他既然被要求一枪击毙交叉骨,就应该选择完成任务。

但是他把已经瞄准的枪口转到了另一边,救了他的搭档。

接下来就像是快镜头,他身后出现了交叉骨和其他特工,他们扑上来和他撕扯,身影把巴恩斯完全遮住了,接着他被交叉骨架起,拖到一边。她昏倒前看见的最后一幕就是交叉骨甚至得意的吻了巴恩斯的额头。她突然意识到它们需要的东西就是巴恩斯。
一个神枪手,有名的格斗天才,一度是神盾局的中心人物。

娜塔莎很快抬手擦去流下来的眼泪,她勉强笑了一下,微微仰起头:“我不敢提他。或者想起他。”她又笑了一下。
史蒂夫用温和的眼神注视她,没有加以任何评价。或许她本来就没打算让史蒂夫评价。她提起小包走了。

她的故事里有更深层的东西,藏在表面下的东西,无法隐藏的愤怒。娜塔莎抹去的眼泪不止是悔恨,或者说更多的是一种难以抑制的震惊和难以置信。他们被神盾局出卖了。在巴恩斯出任务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告诉他他才是诱饵,而在计划失败,他被带走之后的六个月,神盾局毫无作为,不闻不问,就好像已经放弃了他。

或许光是为巴恩斯提供一个有利于恢复的环境都会困难重重。

史蒂夫想起记忆中笑容灿烂,无所畏惧的巴基。他像个小太阳一样照亮了他的世界,为他带来光和热,支撑史蒂夫成长。曾经在公园长椅上枯坐的他在巴基离开的第一百天发誓,如果有一天他还能遇见巴基,他们一定要成为好朋友,他要像以前巴基对他的那样包容爱护,做他的报恩骑士,为他做一切事情,只要让他再遇见巴基。
现在就是史蒂夫履行誓言的时候了。

史蒂夫从来不轻易许下誓言,因为他知道一旦他认定了一件事情就永远不会回头。正如曾经他答应过母亲要加入田径队,就算他又瘦弱又多病,他还是坚持每天锻炼跑步,有人超过他在他身边丢下“小病秧子”的羞辱言辞,他也从未放在心里。当然他成功了,每个见到他的人都无法想象他曾经是多么的矮小干瘪。
他要保护巴基,或许巴基此刻在遇见他自有天意。
史蒂夫内心突然轻松了,他已经做好决定,绝不改变。

他不知道巴基喜欢喝什么,所以点了店里最受欢迎的三种。他准备带回病房给他喝,在走进大厦,坐电梯的路上遇见了山姆。

这是个英俊的黑人小伙,他已经退役,但还是隶属于神盾局心理疏导部。和史蒂夫不一样的是,他主要针对的是那些退役后仍存在战争阴影的人群,为他们进行心理疏导。他是个活泼热情的家伙,尤其擅长模仿各种声音,他甚至可以模仿上百种鸟鸣。

现在他就用发出几声清脆的叽喳声,然后上下打量史蒂夫笑道:“队长,你要请我喝饮料吗?”
队长是打趣的说法,他在心理学上的成功完全值得别人瞻仰,山姆经常看见新加入神盾局的心理医生绕着史蒂夫打转的模样,他简直就像是神盾局心理部的领头人。而他的确是部长。不过大多数人都愿意叫他队长,做他的队员,这种叫法比起单纯的部长显然亲密的多。
史蒂夫摇摇头:“抱歉,山姆。这不是买给你的。”

山姆佯装失落:“这么说,你是买给巴顿医生的啰?”
史蒂夫微笑:“我觉得他不能再喝这些东西了。我是买给巴基的。”
山姆恍然大悟。
他当然知道巴基是谁,队长的好哥们都应该知道巴基是谁。他也听说过了,对方在本该久别重逢之时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史蒂夫的病患。山姆是个聪明小伙,他知道史蒂夫可能已经厌烦了抱歉这一词汇,所以直接揭过了它。
他好奇的问道:“你买了什么饮料?”
史蒂夫看了一眼手里提着的口袋:“奶茶、咖啡和咖啡奶茶。”

山姆梗住了。
他很想问史蒂夫:你为什么要买了两样饮料之后,还要再买一份它们的混合?如果你的巴基不喜欢喝奶茶和咖啡,他又怎么会去动奶茶咖啡?
转头看见队长盯着手中的饮料,耳朵微微红了,他突然感觉有点心累。恰好电梯亮灯了,他忙不迭的出了电梯。
史蒂夫的目的地在上层,山姆逃出电梯丢下一句:“队长,祝你一天愉快。有机会我们再聊。”他飞快消失了。

史蒂夫则静静的等待电梯上了一层,在叮的一声之后打开。他走向巴基的房间,却在门口站住了。门半掩着,房间寂静无声。史蒂夫缓慢的将手里的饮料都放在地上,然后推开了门。
房间空无一人,窗户打开,纱制窗帘被轻柔和缓的微风吹动,静谧的过分。

而巴基不在床上了。

评论(9)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