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脸红的思春期 一发完 甜向

简介:

明天,明天他一定会鼓起勇气对隔壁的巴基自我介绍。




莎拉蹲下来,帮史蒂夫把衣领理好,检查了他的口袋,午餐钱稳贴的蜷缩在里面。
她叮嘱道:“不要起矛盾,和朋友们好好相处。”
史蒂夫:“知道了,如果他们不做些蠢事的话。”

他挺起胸膛以他母亲形容的欠打嗓音大声说。就是这个时候,一阵鸟鸣声叽叽咕咕的从身后传来,他回头发现不是鸟鸣,而是汽车轰鸣的沉重声,他该去上学了,但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稳稳站在原地,拿余光装作漫不经心的打量对方。
他的母亲在一边说道:“那是隔壁搬来的巴恩斯一家,你可以和他们的小儿子成为朋友,你们岁数相差不大。”

一双小短腿率先蹬下汽车,整齐贴身的短裤和衬衣,往上移是一张可爱精致的脸,棕卷发,绿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那双眼睛的视线要移过来了,史蒂夫匆忙低下头,嘴里嘀咕几句,几乎是落荒而逃。

他没想过和这双璀璨双眼的主人对上,正如成为朋友一样遥不可测。

朋友对小史蒂夫来说是个陌生的词汇,尽管他总是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他嘴上指责说其他男孩们愚蠢、乏味,不合他胃口,他才不屑于和他们同流合污,但独来独往意味着孤独这个词汇过早的蒙上他的心房,让他远比常人更加成熟的同时又分外敏感,而他实际上非常、非常渴望有一个好朋友,一个可以和他玩被窝树洞,属于彼此的好朋友。

他拉了一把快要滑下肩膀的书袋,暗自思考:他该主动出击吗?比方说,在他也来到学校的时候,率先来到他身边释放善意?但如果巴基和自己不是一个班的呢?

他已经偷偷为自己未来的好朋友取好了外号,就叫巴基。他那双绿意盎然宛如宝石般不朽的双眼总让史蒂夫想到森林,流水,小动物,或者什么的,就像幼鹿一样清澈无辜,他想巴基肯定也需要自己这个朋友——就算他古怪、孤僻、执着。想到这里,史蒂夫不由有点沮丧,是的,他又古怪、又孤僻、又执着,万一,巴基不愿意和他做朋友怎么办?

他保持着难过的心情来到学校,惴惴不安的为自己臆想的交友失败画面而痛苦。就连巴基自我介绍的时间都发呆过去,直到对方坐在了第一个释放善意的莉莉身边,他才回过神来。史蒂夫只能掏出钝了的铅笔,愤愤不平的在课桌上磨尖,发出卡滋卡滋难听的噪音。

女教师来到他身边:“需要我把你请出去吗?”
全班哄堂大笑,甚至有人鼓起掌来。史蒂夫涨红了脸,难堪的埋下头。他想巴基肯定在看他,或许和那些坏男孩一起讥笑他。他用力搓了搓手心的汗水,偷偷偏过头看斜后方的巴基。

对方因为初来乍到没有课本,只能和莉莉凑在一起看书。两个小脑袋挨得紧紧的,巴基垂着头,眼睫毛像两只小蝴蝶一样扑嗖扑嗖,没什么表情,他又偷偷把头转回来。拿磨尖的铅笔在自己课本上画了个小人,是他自己,手拢在一起,去捉蝴蝶。想了想,然后又添了几笔,巴基站在他旁边,看他犯傻,眼睛笑成两道弧线。

巴基肯定是他未来的好朋友,谁叫史蒂夫又古怪又执拗,认定就不会回头。

他可能还是个胆小鬼。当然指的不是史蒂夫被别人欺负的时候落荒而逃,他是个生来的小勇士,绝不对恶势力低头,只是这个勇士在某些时候也有了踟蹰不前的困窘局面。

比方说现在。巴基住在他隔壁,所以他们是走一条路回家。巴基和新交的朋友一一告别,然后才开始收拾他的书包。史蒂夫没有朋友磨蹭,早就收拾好了书包,他慢吞吞的把书拿出又塞回去拖延时间,偷偷拿眼睛去瞥巴基。直到对方收拾好,背起书包站起来,路过史蒂夫的时候,巴基顿了顿,史蒂夫一个激灵,仿佛有电流窜过全身,慌忙把头死死的低下。察觉对方想说些什么,他立刻在脸上摆出漠不关心的防御表情,把自己的画册又拿出来,掏出铅笔,装出还要呆很久的样子。

巴基的脚步声又出现了,他离开了教室。仿佛是一瞬间,凝塞的空气又重新流动起来,史蒂夫像是劫后余生似的大口的喘气,几乎要哮喘发作了。他立马把画册塞进书包,攥住铅笔,慌慌张张的跑出教室。远远的缀在巴基身后。

他头一回感觉自己像是电影里的坏蛋,偷偷摸摸又畏畏缩缩,跑上一段距离就能追上对方,他还是战战兢兢的跟在巴基身后,他走一步史蒂夫走一步,不远不近的隔着空气。

早春的树枝已经绽放花朵,微风一吹,花瓣就轻飘飘的落在他肩上,头顶和书袋里,若有若无的香味钻进他鼻中,史蒂夫脸红了,他握紧手中的铅笔,又吃力的拢了拢自己滑下肩头的书袋,眼睛生根般扎在巴基背影上。

他以后一定要学会画画。史蒂夫在内心对自己说,然后他的小伙伴巴基会做他的模特。

这对常人一天非常平凡,对史蒂夫却独独重要。晚上他做完功课,书桌正对着窗户,他把书袋里的书抽出来,却带出一捧花瓣。想了想,史蒂夫跑下楼,又很快回到楼上,他拿来了材料。把这些花瓣做成标签,压在自己的书里。

大功告成。史蒂夫擦擦汗水,眼睛又望到窗外,对面的窗户也亮着光芒。他忍不住一笑,想象巴基或许正咬着笔头,艰难的做着数学算数。他突然又奇思妙想的涌起一点冲动,从凳子上蹦起来,冲下楼去,穿好鞋子,推开门就跑到隔壁院子门前。

他在楼下徘徊,看着那一盏亮着的灯,咬咬牙捡起地上的石头。他想学别人拿石头砸巴基的窗户,然后对方会推开窗户,怒视着史蒂夫。史蒂夫会大声的解释,然后自我介绍,弥补今天的缺憾,他们很快就会成为好朋友,能够躲在一起玩些好朋友彼此知道的游戏。他把小石头在手里掂了掂,犹犹豫豫,然后又生起一丝胆怯。

如果巴基以此认定史蒂夫和那些坏男孩没什么区别怎么办?砸人窗户的确没什么礼貌。这就将会是比当堂嘲讽更让人牙酸的错误印象。

史蒂夫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攥着石头又旋风一般冲回家中。又大声踏着楼梯回到自己房间。
莎拉在他后面说:“史蒂夫,希望你今天过得开心。别这么神经质。”
他大声道:“当然了。我可没有神经质。”

史蒂夫气呼呼的把石头摆在他桌上最显眼的地方,换好睡衣,上床了,用力拉灯。
他平瘫在床上,回想自己错过的机会,忍不住拿枕头蒙住了自己的整张脸,几乎要把自己闷死了。

明天,明天他一定会冲过去对巴基大声说,我是史蒂夫,你要不要做我的好朋友?
然后巴基会拿他那双璀璨的绿眼睛疑惑的看着他:你是谁,你就是那个不和邻居打招呼,上课磨铅笔,下课尾随我,还想砸我窗户的那个史蒂夫吗?

史蒂夫被他的幻想吓醒了,他突然不那么胜券在握了。

糟糕的一天。他在脑海里哀嚎。


END


构思新文期间划个水更新一下甜饼hhh

评论(6)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