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出演希特勒 队一背景 甜向 一发完

简介:

巴基本以为自己是男主角,结果却发现其实是出演希特勒。
不过他的男主角是史蒂夫。
意外之喜。

队一背景 我爱詹巴基!

我简直超喜欢傻兮兮的男孩们谈恋爱的故事。

哼哧哼哧把它们码在一起,这样比较好看一些。


01.

姑娘们将他包围,娇笑着拿小手去摸他的浅浅胡渣。巴基不知道自己已经多长时间没有深陷这种甜蜜的烦恼之中了,没日没夜的英格兰战场生涯几乎要让他浪子回头,不去想些以往充斥他脑袋里的那些和漂亮姑娘们跳舞的旖旎幻想。
现在他可是在“为国效力”呢。

巴基不会忘记上校闯进他房间,用那双鹰般锐利的眼神瞪视他的模样,而他甚至正啃着手里发硬的面包,就像每个被逮住小偷小摸的人一样吓得立马起立,用另一只手不安的敬了个礼。

上校眼睛没移开他的脸:“巴恩斯中士,这里有一项任务交给你。”
他惴惴不安的跟在对方身后,还没问个明白,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塞到了前往未知目的地的车上。
他只来得及扒在车窗上,大喊一句:“长官,我的任务是什么?”
对方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朝他道:“演电影。我们都知道你是整个营地最情绪化的男孩。”

巴基一路上都在反复琢磨“情绪化”这个词汇。
他不确定这到底是表扬还是讥讽,唯一发现的就是自从他上车,就投来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双眼神。

他沉默的把手里剩下的面包啃完,而她们就注视着他像小松鼠一样进食,最终他鼓起勇气鼓鼓囊囊的含糊问道:“所以,我们去演什么电影?”
被漂亮姑娘们热切的注视,反倒让他不安的侧身。

一个看起来有着张狐狸脸的姑娘问道:“那么你就是巴恩斯中士喽?”
他点点头,纳闷自己的名字怎么会被以这种调笑期待的语气说出。他还来不及细想,就被姑娘们凑近。
一个说:“就是他了,看看他的可爱脸蛋。”
另一个说:“我们找到法子了。”
她们咯咯笑起来。

女孩们亲亲热热的挽住巴基的胳膊,向他补充他临时接到的奇怪任务的细节。

史蒂夫,他的矮个子小伙伴,搞了个什么超级血清,然后就像吹气球一样胀气,变成一个阿波罗般伟岸耀眼的明星。就在巴基一个人在英格兰打德国人的时候,他的小史蒂夫暗暗的发芽了。眼下这个新晋的明星就要在后方扮演一个合格的美国甜心,拍摄短片来鼓舞民心(可能还要卖点国债什么的)。

巴基有点愤愤道:“该死的斯塔克,古怪科学家!这种根本就没有实验成功案例的血清,怎么能随便用到史蒂夫身上。”
狐狸脸说道:“可是这是罗杰斯先生自愿的啊。听说当初斯塔克先生想要停止,被他阻止了。”
他闻言更加生气了:“我不在的时候,小混蛋就尽干些蠢事。”
另一个姑娘捂嘴笑起来:“中士,你口中的小混蛋个头已经不小了。”

他一愣,只能坐在角落生闷气。

直到车停稳,巴基才从自己的思维里抽身,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漏了关键点:“所以我演的什么?枪海弹林里追随在‘美国队长’身后的忠诚大兵?”短暂的沮丧之后,他又振作起来,变回了那个嬉皮笑脸的中士,装作搂住女士一样摇摆一下,道:“还是说,和你们这些可爱女孩跳舞?”

女孩们被他逗的笑出声来:“当然不!虽然我们很期待和你这样的男孩共舞!但是……”

她们卖了个关子。虽然在这之前都对巴基知无不言,但此刻都不约而同的闭紧了嘴巴。
巴基只能道:“好吧,你们想看我笑话。”


他来之前绝对没想过自己会饰演这个角色。没想过是——完全没想过。
他躲开一只手,把假的小胡子抢在手里,然后费力的黏在上嘴唇上,但太过毛毛躁躁而贴歪了。那一撮可笑的小胡子就歪歪斜斜的搭在他的嘴唇上,被人拽起一角,猛地撕起来。巴基几乎要惨叫出声,伸出手捂住自己发红的皮肤,控诉道:“我可能不会长胡子了!”
化妆师笑出声来,这个女孩非常美国式流氓的摸了巴基光溜溜的下巴:“甜心,听我的。你没胡子才能完美露出你的脸蛋。”

说罢身体一歪坐在了巴基坐着的椅子的扶手上,只比划一下,就将假胡子稳稳着陆。巴基忍不住拿手摸了摸,又对着镜子端详。上了妆,他看上去就个乳臭未干又极富权势的德国佬,浑身散发着阴险狡诈的气质。
化妆师吹了声口哨:“巴恩斯,你的确很适合这个角色。”
巴基颇为郁闷的嘟囔道:“我才没有呢。”

直到他到达临时搭建起来的摄影棚,被几双手推进换衣间,面对着一套孤零零挂在那里的德国军装,他才知道自己出演的是“希特勒”!

希特勒!

被演出中队长殴打的滑稽小人,猥琐丑角。据说他的动作只有一个,就是偷偷摸摸的从短裙长腿的姑娘中窜出来,装作要袭击史蒂夫的样子,然后被史蒂夫隔空右勾拳一记打倒在地上,留下一地笑声。
巴基嘀咕道:“还挺有挑战性的。”

没等他郁闷多久,经纪人就猛地从房间那头跑过来,喘气的就好像有人在背后夺命追逐他一样。经纪人的寸短都不能增添他的男子气概,身上香水简直要呛死人了。他凑过来,拿一只手拧住巴基的肩膀,香水阴魂不散的钻进他鼻子里。
经纪人原地跺脚:“好了没有?好了没有?跟我走!队长等着呢!”
巴基甚至没来得及回答就一路打着喷嚏,被拽到了后台。

音乐声大的过分,姑娘们整齐的唱道:“谁是那个强壮又勇敢一心维护美国传统的人……”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就要推他上台。他顽强的后仰把自己和经纪人挤回帘幕内,紧张的说:“这就上?我根本还没记住动作呢!”
对方鄙视的看他一眼:“这么简单的动作都记不住?”
巴基要流汗了,这和说的不太一样。居然是现场表演。他有点焦躁的左顾右盼,咽口水道:“我还没准备好。”

就在他说话的同时,还要和经纪人做抗争,对方不懈的把他往舞台上推。
“好吧,”对方说,“我们可以等等。”
巴基松了一口气,松懈下来,看着经纪人费力的掏出腰间的东西,一把手枪。
“嘿,”他有点紧张了,“真的假的?”
对方露出微笑,把手枪拍进他手掌里,突然一推,他在猝不及防下滚出了帘幕。

观众爆发出一小阵高潮,巴基甚至听见有小孩子在尖叫:“你后面,在你后面!”
“得了,”他在心底给自己打气,“这有什么,我能演的。有这个功夫还不如担心担心史蒂夫。”
想到旷别已久的史蒂夫和自己居然在这种情况下相遇,他就忍不住想发笑。

鼓起勇气,他从地上尴尬的爬起来。然后装作小心翼翼的模样,踩着他那双新换上的娘们兮兮的发亮皮鞋,躲在姑娘背后,慢慢的挪向那个出现在视野里的金发大个子的陌生背影。

史蒂夫忙着读他盾牌背面偷偷贴上的台词,明白此刻他应该对付“希特勒”了。

他猛地回头,立刻撞上绕到他背后的巴基的眼睛,猛地呆住了。
他日思夜想的家伙就在他眼前,虽然画着几乎认不出的妆容,他还是能靠看那双始终不变的带着微微笑意的透彻绿眼睛认出这就是他。在循环演出的这些日子,他不止一次的幻想自己并非在这耀眼舞台中央,而是在巴基身边并肩作战,像以前那样调换角色反过来保护他。

台下的观众看见他们的美国队长举起右手,本该挥臂击倒坏蛋,此刻却尴尬的停在半空,一副不知道要打下去还是要搂住面前的人的呆滞模样。

他知道自己经纪人总是有点和原本好意大相径庭的奇怪想法。
但是把巴基找来,也太……太让人震惊了。
美国队长在脑海里哀嚎,他已经看到巴基戏谑的眼神在他的紧身衣和头罩上打了几个旋,这种嗓子发紧的感觉愈加强烈了。

为了这场演出的顺利进行,他最后还是挥下了这一拳,悲愤的。




02.


史蒂夫和抱住婴儿合影,搂住政客的肩膀合影,在一张张快门闪过后留下的相片上露出招牌微笑。他恨不得人再多一点——不是他沉迷于名气带来的庞大粉丝效应,而是因为他想能拖多久就想拖多久。时间紧梆梆的就像他的紧身衣,再长的队伍也有走到尽头的时候,美国队长还是要穿着这身演出行头去见他的好哥们。
他沮丧的垂着头,跟在经纪人后面。
那个矮胖的小个子还能沾沾自喜的炫耀道:“队长,我知道你现在非常迫不及待想见巴恩斯中士。”
甚至朝他眨了眨眼睛:“很期待吧?”

他们来到换衣间门口,史蒂夫可以在这里稍作休息。
一想到等下可能要见到巴基,他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
在脑海里排演想:他该说些什么?……巴基,好久不见了?这也太蠢了。
经纪人因为他的踌躇而奇怪的投来一瞥。
或者说,巴基我们比比身高?会恼羞成怒的吧。他刚刚发现自己已经比巴基高了,队长苦中作乐想。
那就,你对我的表演怎么看?不,不要唤醒这个记忆。他瞬间脸红的要爆炸。

但还没等他做好万无一失的准备,门突然打开了,有人猛地扑到他怀里。

史蒂夫下意识抱住对方,怀中的人已经抬起头不满的嘟囔:“喔噢,你比我想的还要高。”
他本来打算和好朋友来个久别重逢的温情拥抱的,现在却变成了小鸟归巢式投送怀抱。他在脚步声停在门口的时候就跃跃欲试想拿胳膊搂住史蒂夫的脖子,让他吓一大跳,结果却被好友的胸大肌撞得有点晕头转向。
巴基感觉有点怪怪的松开手,讪笑着退后一步。拧眉看了一会儿史蒂夫,对方在他的眼神下局促不安。

史蒂夫僵住身体任他打量,一会儿有点撑不住的想要移动,巴基却抓住他的胳膊:“不要乱动。”
随即面带不满的拿手去摸摸他的脸颊,摸摸他的脖子:“货真价实的。”
最后还是不甘心的补充一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斯塔克是个糟糕的科学家。真的。”

史蒂夫去捉巴基在他脸上乱摸的手,然后摁在自己胸上:“听,我的心跳。我还活着呢。”
巴基长叹一口气:“胸肌倒很实诚。”
他简直像个好奇的孩子一样转移目标,开始拿手指顺着他胸口的星星的线条比划。史蒂夫痒的想笑,不只是身上的触觉,心脏仿佛也有羽毛在瘙痒,他就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突然身后有人轻轻推了他一下。
狐狸脸姑娘探出头道:“队长,你们在门口干什么?”
他这才发现自己和巴基就在门口叙旧了。
姑娘只看了一眼,就又把头缩回去了:“哦,你们继续。”

说罢伴随着一阵高跟鞋蹬在地上的踏踏声远去了。

巴基突然凑近,把脑袋搁在史蒂夫肩膀上,也探出头看向门外:“没人喽?”
然后就是扑上来一抱,拔河似的后仰,史蒂夫顺从的让他把自己扯进房间,跌跌撞撞的时候顺手关上了门。

巴基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大兵,我要拷问你。”
史蒂夫立刻配合他压低声音:“巴恩斯特工,知无不言。”

他们小时候就喜欢玩这种游戏,不过通常史蒂夫是拷问对象,不是他放不开来演坏蛋,只是一脸正气实在难以胜任。巴基也很赞同,他可看不惯史蒂夫演出街头小混混的模样。往往他是游戏的随机发起者,他喜欢灵活的利用各种角色来打趣史蒂夫,有时候是贩毒者,有时候是走私犯,再有些时候,他需要磨练一下自己,就给自己编造一点苦情戏份——警方派到毒贩身边的卧底,不得不做些博取信任的坏事,却被友方(当然是正直勇敢的史蒂夫喽)抓住,迫于无奈只能挤着眼泪承认莫须有的罪名。

不过史蒂夫对这种情节很抵触,巴基也只好为他倔强的小伙伴妥协,和他约定史蒂夫可以大喊他的名字——他首先要装作不认识(最好回上一句谁他妈是巴基),然后再来几场你追我赶的紧张戏份,最后还是被他的好警察唤醒良知,故事以完美结局结束。

巴基严肃的问:“我来之后就一直在想了,你为什么被叫做队长?”
史蒂夫思索着回答:“可能只是些鼓舞人心的外号。”
巴基爆笑道:“我就知道你要这么回答!我都替你想好了。”
他不解的看向巴基笑的通红的脸蛋,突然噗的也笑出声来。巴基似乎一直在等史蒂夫回来,妆也卸的不太认真,故意画粗的眉毛被主人抬高时显得滑稽又可爱。巴基一愣,凑过来掐史蒂夫的脸,恶狠狠的问:“你在笑什么!”

巴基在他眼里看到自己的眼睛,和倒影。像是别样的结识了自己。他愣愣的看了一会儿,史蒂夫率先爆红了脸,可也没有动手推开巴基。
他莫名也感到别扭,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借你眼睛照照镜子。”
史蒂夫红着脸,看上去要窒息了,却还是结结巴巴的略带期待的说:“那、那你得再凑近一点。”

空气有点粘稠,让人喘不上气来。
巴基突然说:“因为你和一队姑娘们在一起。你是美国甜心,你的姑娘们的头领。”
史蒂夫这才反应过来,巴基又绕回来原来的话题。
他有点失落道:“那些姑娘们不是我的。”

巴基大叫道:“你是说,你对姑娘们不是你的很沮丧?!”
说罢猛的推开了史蒂夫,表情难以描述,千变万化,又纠结又愤怒又欣慰。

“好啊,”他嚷嚷道,“史蒂夫小纯情转性子了!”
史蒂夫震惊于巴基丰富的联想能力,解释道:“我不是因为这个沮丧的!”
巴基深呼吸一口气,换上轻浮笑容道:“好事啊。”他踱步道,“你们有没有在这里演些戏码?”说罢坏笑的挤挤眼睛。这些戏码当然是限制级的了,比如互相把衣服拉拉扯扯。
史蒂夫简直要惨叫了:“巴基!我没有!”

“好吧,我知道了。”巴基嘀咕道,“你害羞了。我体谅你。好运气,巴恩斯特工总是优待俘虏。”
史蒂夫却因为俘虏这个词汇红了红脸:“我是你的俘虏,绝不会对你说谎。”
巴基长叹一口气:“你简直不是个合格的俘虏。”
史蒂夫:“对你是合格的。”
巴基小声说道:“在喜欢的方面可不是哦?”
史蒂夫听到了,他想也不想的回答:“我也是你爱的俘虏。”

这下轮到巴基涨红脸了。他嘴张开了几次,都挤不出话来。
史蒂夫调皮一笑,乘胜追击:“还记得我们上次游戏吗?”

巴基找到不算台阶的台阶:“哦,你别提这个。”
他更加羞愤了。

他心血来潮,甚至找到莉莉借来全套化妆品,自己捣鼓半天(最后还是莉莉协助)把自己化妆成女孩子,史蒂夫则被他狠狠的吓了一跳。巴基很快进入戏份,把自己设定成一个来自纽约的浮夸舞女,接到邪恶任务要来引诱正直处男史蒂夫。他们甚至只跳了一支舞,史蒂夫就溃败了。双方都有责任,他跳女步被踩了无数次,忍不住NG笑出声来,但最糟糕的不是他毁了这场本该天衣无缝,又是一次精彩演出的剧本,而是史蒂夫,这个正直检察官,居然就那么在巴基说:“你可以吻我了。”的时候真的亲上来了。

他在那时就明白,绝不能轻易和史蒂夫开擦边球的玩笑。这个小个子只会装作听得懂他喜欢的部分。

史蒂夫又倔强的脱离他的巴基的掌控了,他说:“我偏要提。巴基。”他甚至还无耻的微笑起来。
巴基拿他没办法,只好板起脸说:“队长,你是俘虏。”
史蒂夫的眼神带着深意:“上次我们游戏时,我说过我永远只会是你的俘虏。”

而巴基已经来不及反驳他了,他的心跳的猛快,要攥住自己不安分的心已经耗费了太多力气。




03.


上次的游戏有点细节。搞砸其实相当有一部分是巴基的错误主意。他不该说些夹杂着现实身份的胡言乱语。
他说自己是史蒂夫的好朋友,青梅竹马的对象,接到这个任务之前完全不知道他就是他需要引诱的对象。面对昔日好友的纯真脸庞,他选择把两小无猜的感情进一步升华。
巴基在旋转的时候说:“史蒂夫,你是我的朋友,但是我对你有了别样的感情。”
他记得史蒂夫顿时呆住,他以为自己的戏码成功又吓了他一跳,洋洋自得的说:“说出来你会害怕的吧?”
史蒂夫颤抖着声音说:“兴许不会呢。”
巴基:“那我说了。”
史蒂夫放开他,拿那双洞穿人心的蓝眼睛深深的注视他,在等他开口。

巴基说:“你知道我现在在捉弄你。”
他指的是他的舞女身份——有点难以启齿了,但是他玩的时候才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呢。
史蒂夫点点头。
巴基又说:“但是我内心绝非如此。我只是假借这个机会看透自己的内心。”
他是说这场特务潜伏戏码,想台词花费了他一点心思。
史蒂夫已经绷不住自己的嘴角:“你现在看清了吗?”
巴基一本正经的回答道:“是啊,我爱你。不是朋友的爱。”他打算接下来说这个任务就是错误,他没想过会背叛史蒂夫。但是史蒂夫已经抓住他的手把他摁倒在地上。

史蒂夫的眼里闪着星星:“我好开心,巴基。我真的好开心。”
他想要反驳,点明此刻应该叫他丽莎,他的化名,而不是什么串戏的巴基。
史蒂夫又颤抖着说:“我也爱你。不是朋友的爱。”

场面失控了,这个小个子凑上来啄了一下他的嘴唇。然后巴基脑袋里像炸开了烟花,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烧到他的理智,让他头晕目眩差点咬到舌头。巴基有过很多吻,或是如同要吃入腹中的火热,或是前戏十足的温情款款,但都比不上这刻浅浅的碰嘴唇。他像个不经人事的少女一样无措的在史蒂夫身下攥紧毛毯,手心渗出汗水,眼睛眨个不停,连换气都险些要忘记了。

和朋友接吻的感觉好到爆炸,有那么一刻巴基在想为什么他们要浪费这么几年去演些无聊的戏码,这些的乐趣统统比不上史蒂夫亲上他的嘴唇。

巴基想自己的脸已经红了,肯定红了,一定红了。他在脑海里哀嚎,尖叫在内心盘旋。
游戏总是要结束的,史蒂夫在他身上像只小犬一样亲亲这亲亲那,他还是勉强推开了他的好朋友。

思绪回神,巴基已经呆坐一会儿了。而史蒂夫就抽张椅子坐在他对面,一眨不眨的注视他。
他有点迟疑:“为什么要提上次的游戏?”

自从上次游戏过后,他们再没玩过。巴基几乎有点躲着史蒂夫走,不和他看电影,结果这个小个子就在电影院外和乱嚷嚷的人打架,他只能拿着要前往英格兰战场的命令书狠狠揍欺负史蒂夫的家伙。
来的那么及时,也不全是巧合。
在拒绝了史蒂夫看电影的邀请后,巴基原本打算拿单车载着隔壁的莉莉溜达一圈,但是在女孩柔软的双臂搂上他的腰时却毫无激情,柔软的风吹在他脸颊上,阳光璀璨夺目,他却心不在焉的想着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史蒂夫。
然后他傻瓜似的抛下莉莉,逆着风骑单车奔向电影院,就在门口站了半场电影。

在这短暂的一个小时,他幻想了无数情形,史蒂夫不会上战场,当然不会,他的体格如果能被批准,巴基绝对要去揍那个批过的人,那完全就是送死。所以史蒂夫要乖乖待在家里,给他写信或者什么的。他可能会找到一个漂亮的姑娘赏识他过人的精神,说不定还能有几个孩子,这样收到巴基可能战死的书信不至于过于悲伤。然后他又想到了那个吻,拿手去摸自己的嘴唇,心里涌上怪异的不甘。
还好他很快的就要奔赴战场了。下次见面不是以战死的遗书,就是以战争结束。

他自己在军营里偶尔也会辗转反侧,感激又怨恨这场来的及时的战争。

史蒂夫:“我只是,在等你说明白一些事情。”
他没想过巴基会来,以这样可爱的方式闯进史蒂夫有点抑郁的演出。他演希特勒时被自己一勾拳击倒的时候露出的狡黠,让史蒂夫剩下的表演时间都有点心不在焉。他甚至在原地转了个圈,打乱了跳大腿舞的姑娘们原本的步伐,而举起机车的时候,他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傻笑,差点忘了把机车放下。巴基就是有这种让他瞬间回到十七岁傻小子的啼笑皆非的魅力。

巴基装傻道:“什么事情?”
史蒂夫眨了眨右眼:“友谊和爱情。”

史蒂夫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一窍不通。就算他原本是顽石,但是从十岁就开始构想种种,足够让他应对巴基的千变万化。如果有一见钟情和少年怦然心动的话,那他和巴基就是一部典型的两小无猜电影。从巴基搬到布鲁克林,第一次穿着小衬衫朝他伸出手的时候,史蒂夫就知道自己迟早会跌个大跟头,滚进叫做暗恋焦灼的烦恼漩涡。
但是巴基毫无破绽,叫他无从下手。直到那场最后的游戏,史蒂夫知道如果他不乘胜追击,那么他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巴基挣扎道:“友谊就是我们吧。爱情,你迟早会有的。”
史蒂夫:“但是我已经有了。”
巴基忍不住问:“友谊和爱情都?”
对方说道:“友谊自然是我和你。爱情,对方好像不愿意给我。”

巴基开始回想起歌舞团那群神采飞扬的漂亮姑娘,她们年轻的脸庞夺目耀眼,腰肢纤细柔软,仰慕的视线也稳稳的缀在史蒂夫身上。他又想起分外热情的狐狸脸姑娘,她很漂亮,无可厚非,如果史蒂夫要找女友的话,那也应该是这种样子。

他有一点,只有一点不开心:“这很奇怪哦,小史蒂夫,我不相信以你现在的情况搞不定。”
他要做他好哥们的恋爱顾问,想想就有点激动。

史蒂夫突然说:“那是我的初吻。”
巴基开始没反应过来,然后突然又意识到他绕回了上次的游戏:“那么,对不起。”他嘟囔道,心里却有些难言的兴奋。

史蒂夫却猛地搂住他,在他耳边说:“对方有点表面的铁石心肠。但好在我不会留在后方让他一个人想东想西,逃避现实。我不会永远待在这里跳些愚蠢的舞,因为我要和他并肩作战。我爱你,巴基。”
巴基呆滞了。
史蒂夫松开了他。

他还待在原地发呆,没法欺骗自己了。

史蒂夫却轻松愉悦的脱下紧身衣,换上便服,把手放在自己衣兜里。甚至能够回头若无其事的对巴基说:“换好衣服了吗?我们可以出去吃个饭。”
巴基脑子里一片空白。
史蒂夫眨眼睛了:“我记得还要拍电影对吧?我们快去吃饭,然后回来工作。”他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巴基,纯真一笑:“要不要我帮你把这身军装脱下来?”
巴基回神大叫:“不用了!”

史蒂夫长大了。

……
好像长歪了。
……

也没什么不好的。

巴基终于意识到这场对话始终都是史蒂夫掌握了稳稳的话语权,无论他的态度是什么,史蒂夫都能绕回原点,忍不住有点生闷气,不打算接下来回应史蒂夫任何的话。
史蒂夫已经走出门,只好又倒回来,手扶在门框上:“我们去吃饭吗?”
“吃!”他立即回道,气愤的。

史蒂夫则微微一笑,来牵他的手。

牢牢的捉住,最好永远也不放手。


总之,出演希特勒这个主意再烂不过了。


END

评论(12)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