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青石✨

瓶邪盾冬99 真爱哑巴张周泽楷

【盾冬】巴基喝醉了 甜甜甜不甜不要钱 队一背景

当两片唇瓣贴在一起的时候,他的脑里炸开了烟花。很可惜不是喜悦和激动,而是绝望和难堪。
女士香水的芬芳在他身边萦绕,他本该沉醉在这美景里,却头皮发麻,瞬间清醒。
佩姬:“我不确定你再贴着,我还会忍住不打你。”

他像个被人调戏的少女一样发出尖叫(如果可以他不想回想),跌跌撞撞的跑开了。事后佩姬告诉他,他的表情太惨不忍睹仿佛被强吻的是他,让她甚至升起一抹愧疚之心。而巴基绝望的捂住脸颊,知道自己一世英名,布鲁克林撩妹大手就要在这里折翼了。
不,不是他太过纯情。
老实说,巴基是个花花公子,最擅长的就是一叠声的俏皮话和坏笑,他可以逗乐最古板的女士,让她允许他共进晚餐。也尤其擅长施展自己的魅力,他知道自己一双透彻绿眼睛洋溢着魅力和活力,只要他想,他可以读懂每个姑娘的人生之书。

但这些姑娘们不包括佩姬。
就算她有巴基喜欢的烈焰红唇和骄傲气场,一张脸蛋美艳凌厉,他也不敢升起一点狎昵之情。只因为这是他好哥们“史蒂夫小宝贝”的心上人。抢走兄弟的女人是不道德的,不得不说史蒂夫眼光出奇的好,第一次喜欢的女孩就是这种美人——不管怎样,他绝不能抢走史蒂夫的姑娘。

看啊,现在他就搞砸了。

因为咆哮突击队的首战胜利,凯旋归来的巴基忍不住多喝了几杯劣质啤酒,他本以为自己不会醉倒,甚至有空和辱骂史蒂夫是“傻大个”的大兵打上一架。但转身就在门外撞到了来找史蒂夫的佩姬女士,由于不知道什么原因,天旋地转,他一瘸腿,在门板上电光火石间非礼了佩姬女士。被酒精浸泡的大脑瞬间飞速运转,他吓得弹起来,头也不回的拔腿就跑,甚至记得把自己的脸遮起来。

他不断在回营地的路上质问自己:你是有预谋的吗?你是故意的吗?你怎么会第一时间就把脸遮住,仿佛排练蓄谋已久?
巴基悚然一惊,如果佩姬女士没有看见倒还好,如果她看见了自己捂住脸,不就是变相承认。
他只能在心里默念:巴恩斯中士,你人品没有问题,这只是个意外,不是你的错。

一直念叨到回到营地,他简直就要说服自己了。但他走进帐篷,在看到史蒂夫抬起头的一瞬间,愧疚之情瞬间扑上来将他淹没。

史蒂夫金发闪闪发光,双眼仿佛蔚蓝的天空,他像是最耀眼的星辰,指引巴基人生的方向。在这样高尚的人的注视下,他开始不安,开始愧对,开始不敢看史蒂夫的双眼。
史蒂夫立马放下手里的画册,走上前去,握住巴基的手:“嘿,巴基,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只能嗫嚅着说:“没什么。我只是酒有点喝多了。”
他撒谎了。

他撒谎是因为害怕史蒂夫生气。虽然他从来没看见史蒂夫对谁生过气。在瘦弱的时候,史蒂夫是被所有人欺负的对象,他们捉弄他,开他玩笑,趁巴基不注意的时候把他堵在小巷里殴打,但这都没能使他生气,他就是那种对身边的人都宽容的过分的人。
但这个小个子又倔强的吓人。
在打德国佬之前,他就充满家国主义似的“主权意识”,像只小动物一样对自己领地里的东西都看得很重要。曾经有一次巴基被人从背后阴了,脑袋砸的开花,后脑勺被人缝了十几针才把他的脑袋勉强恢复如初。史蒂夫愧疚的守着他,握着他的手道歉,然后转头就去找对方打架。听见消息把巴基吓得够呛,生怕对方出了什么意外。
眼下佩姬应该被划分到了他的领土里,他真担心史蒂夫会生气。

不是说巴基对他们的友谊不信任,只是史蒂夫从来没谈过恋爱。他一直不太能搞懂史蒂夫那个小脑袋在想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他对待友谊的态度太过郑重而反常——巴基真的要说,没人是这样对待朋友的。他当然谅解史蒂夫,毕竟他们只有彼此是对方的唯一超越生死的朋友,他愿意为史蒂夫去死,反之成立,没得参照。

但是,万一,就说万一,他对爱情的态度更加反常呢?
巴基不敢冒险。

他故意转移话题道:“史蒂夫,你今天可没去喝酒哦,酒吧放爵士乐,还有漂亮女孩。”
史蒂夫并没有被引走注意力,他只是皱着眉,盯着巴基的嘴唇看。
巴基:“怎么,我的嘴唇怎么啦?”
他好奇的拿手去摸自己的嘴唇,心里咯噔一下,嘴角破了。
他心里开始七上八下,提心吊胆,坐立不安,生怕史蒂夫询问。
但史蒂夫并没有问,只是颇有些闷闷不乐的坐回原地,语气委屈道:“你忘了,我喝酒没有感觉。”
这就是超级士兵的烦恼了,他超快的代谢速度也意味着他永远不会喝醉,巴基笑出声来,略为放松的坐到他身边,好奇的看向史蒂夫手里的画册,询问道:“你画了什么?”
史蒂夫红着脸摇头,不给他看。巴基坏笑,越是这样他就越要看,一边说“史蒂夫宝宝长大有小秘密了”一边奋力去抢他手上的画册,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超级士兵此时却捉襟见肘的应对巴基的抢夺,他们就在床边来了一场画册争夺战,史蒂夫一直小心的控制自己的力气,害怕伤到他,最后理所当然的输给了这个任性的酒鬼,被他一把抓过画册,一个打滚,蹦到一边。

他兴奋的打了个酒嗝,打开画册,直接翻到最后一页,一张棕卷发才露出边角,就被追上来的史蒂夫一把抢过。
但显而易见,肯定是个姑娘。
巴基问道:“你画的是谁?”语气带着他没有察觉的咄咄逼人。
史蒂夫脸红的像要滴血,半天说不出话来。
巴基继续大叫道:“是佩姬,是佩姬对不对!”
就像是被他的大喊大叫铲通了脑袋,史蒂夫虽然一愣,还是立马同样大声回道:“是,是的!”

消失的愧疚感又回到了巴基心中。史蒂夫,他的好友,只能在帐篷里偷偷的描绘心目中女神的容颜,而他,一个浪荡子,一个失败的朋友,居然就在同一时刻亲了他的缪斯!
巴基瞬间被挫败感击败,就好像狙击时没能瞄准目标一样充满愤恨和不甘。他不再说话,默默的坐回了床边,拿手遮住脸。
史蒂夫像只金毛犬一样扑上来,手掌握住他肩膀担忧道:“巴基,到底怎么了?”
他很想挥开他的手,叫他一边去,最好别搭理自己。但还是动也不动,把自己脑袋埋在手心里。

史蒂夫像是失去耐心似的,掰开他的手掌,露出脸颊。
看清他脸的同时震惊道:“你哭了?”
“我没有!”巴基愤恨道,拿手狠狠抹自己脸颊,把那张可爱脸蛋擦得通红,抽噎一声。

史蒂夫立马蹲下来看他,握住他双臂,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巴基,而巴基则不敢和他对视,躲躲闪闪的藏匿自己的眼睛。
“嘿,”史蒂夫柔声道,“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他的担心并无道理,巴基就是那种把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的人,在他眼中史蒂夫无论是瘦小还是强大,都是那个布鲁克林来的傻小子。他还记得对方为了他和别人打架,被人用砖头把脑袋砸的头破血流的样子,还要逞强的躺在床上,一边装作镇定的和护士调笑一边安慰史蒂夫。
但史蒂夫知道他怕疼怕死了,怕冷也怕死了,冬天露出上身,让史蒂夫帮他涂抹伤口,疼得嘶气还要装作呼气,模仿抽烟的样子来逗他开心。
巴基是个敏锐而镇静的小伙子,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在史蒂夫身上犯傻。

巴基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他被酒精冲昏的大脑闪现出各种臆想出来的片段。比如史蒂夫和佩姬接吻,把他抛在一边,或者,史蒂夫知道自己吻了佩姬而冷酷的要和他绝交。他本不该这样幼稚,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
他只好说道:“是我对不起你,史蒂夫。”

他的善解人意,乖巧沉稳的史蒂夫立马回道:“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巴基。”他甚至开了个玩笑,“要说对不起,那我已经欠的太多了,比我卖的国债还欠得多。”
巴基摇头道:“这不一样。这就好像我有了个男朋友,然后你亲了他。”
史蒂夫站直了身体:“男朋友?”
他脑子一片混乱了:“女朋友!”
史蒂夫追问道:“巴基,告诉我,你找了个男朋友?”
急切的简直不像美国队长。
“不是男朋友,我没有男朋友!”他不满道,为史蒂夫错误的关注点。
史蒂夫刚刚松了一口气。
巴基:“我是说亲一下……”
史蒂夫开始原地踱步,看上去像转了个圈,脸上表情迷茫而混乱。
“强吻。”
美国队长炸了。

他扑到巴基身上,像以前那样。或许他忘了自己不再是矮个子,这个姿势就像是某种色情电影的开头,但或许他没有。
“到底怎么了?”他颇为严肃的说。

这有点吓到醉酒中的巴恩斯了。
他皱了皱鼻,瘪嘴道:“你不要生气。也不要和我绝交,好不好?”最后一句话可以称得上抽泣了。
史蒂夫缓和嗓音,拿手轻轻的抚摸他的嘴角,柔声道:“当然不会。我永远爱你。”
巴基嘟囔一句:“我也爱你。”
然后又小声飞快说了一句。
史蒂夫只有把耳朵凑到他脸颊边才能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这个让史蒂夫情绪如同过山车般起伏的小坏蛋道:“我刚刚,强吻了佩姬女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就在我旁边,我摔下去的时候就亲到她了。”又是一句,“真的对不起,呜,史蒂夫。”

史蒂夫伸出手刮了一下他鼻子。

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从哪里看出来我喜欢佩姬?”
巴基立马飞快指责道:“上次我们在酒馆,你和她说话,没有理我。而且你夸她红裙子穿的很漂亮,而她的确很漂亮。”
史蒂夫大声回道:“上次在酒馆,你根本就没在我身边,你忙着和波兰的那个姑娘跳舞呢,记得吗?此外,漂亮并不能说明我爱她,外貌并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
巴基比他更大声叫道:“我知道你在强词夺理!你如果不喜欢她,为什么要在房间里偷偷画她的肖像!”
史蒂夫几乎要尖叫出声了:“我没画她,我画的是你!”

巴基偏头看见史蒂夫眼里的倒影,自己的棕卷发。
他不闹腾了,他沉默了,他滚到床尾了。
抱住枕头小声道:“你要笑就笑吧。我的天哪。”他羞愧的就要把自己羞愧死了。

史蒂夫却调皮的眨眨眼睛说:“我觉得时机可能不太对,而且,你可能会在醒酒后忘得一干二净。但是我还是想说,我喜欢的是……”

他看见巴基把外套扔在一边,爬起来抢过被子,把自己牢牢裹在被窝里。

史蒂夫只能无奈道:“好吧,我能拿你怎么办呢。我们时间还很长呢。”他半真半假的抱怨道,“你对佩姬和我的关系如此捕风捉影,这样的观察力就不能用在你自己身上吗?”
他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对着裹成一团的被子道:“我爱你。我最爱你。我最爱最爱的是你。不会有别人。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直到时间的尽头。”
说完,史蒂夫笑出声来,觉得自己的行为太愚蠢了。

毛茸茸的棕发脑袋却探出来,巴基伸出手臂,在半空中亲了一口自己的拳头,再变化手势做了个开枪射击的姿势。
史蒂夫立刻配合的做出被亲吻击中的夸张中弹姿势。

巴基道:“你作为美国甜心演出的日子对你的演技的锤炼还是缺点火候。”
他像个陷入恋爱的小姑娘一样咯咯笑起来了。
“我酒醒不会忘的,忘了你也可以提醒我,这是命令。”

史蒂夫露出微笑,在原地做了个敬礼的手势,然后捂住心脏,这是他刚刚中弹的地方。


END

评论(37)

热度(880)